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八章 你的执念溃散了
    “阿斌……你没事吧?”

    虚掩着的大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两道身影伴随着一道有些清丽的女声出现在这个静谧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的审讯室里面,这突然出现的状况,虽然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但还是将正在死死的盯着审讯室大门的我给你弄得一愣一愣的。

    他们真的来了……

    当我适应了审讯室外的较为柔和的光线后,我才发现燕长弓和燕若飞早就走进了审讯室,来到了我的身旁。

    燕若飞一进来,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模样,也没有像之前那般的没心没肺,而是和燕长弓对视一眼后,噗嗤一下的笑出了声来……

    “阿斌……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但放在你这里,怎么才一天我的眼睛都快装不下你了……”

    然后这一老一小就在我的眼前对于我此刻的长相开始大发评论,简直没有把我在审讯室里面受到的那些苦头放在眼里,就好像我来这里是体验生活一般。

    我被他们两个没心没肺,不对,简直就是没有大脑的行为给弄得一阵无奈,就在这个所谓的无奈开始慢慢的向愤怒前进的时候,就被他们敏锐的直觉给察觉到了,也就在那一个瞬间,开始对我体贴入微了起来,弄得我一腔怨气无处发泄,连肺差点都要气炸了。

    燕若飞走到我身边拿出了一小罐鬼精华还有一些看上去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膏,就这一张很是柔软的手巾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擦了起来,这些东西一接触到我的脸上的伤口还有那些散发着阵阵刺痛的淤青,一阵清凉的感觉顷刻间在脸上散发了出来那些伤势顿时缓和了不少。

    燕若飞的动作看起来甚是温柔,就好像经常做这些事情一般,整体上看,颇有一种贤妻良母的感觉,此刻她的行为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将我的心里对于她的的恶劣印象,改变了一个天翻地覆。

    可现实总归是残酷的……

    燕若飞帮我擦拭了一会儿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再让她帮我这样的擦拭下去绝对会出一些我不想看到的状况,她这熟练的手法然后我觉得很不安,因为在我印象中以她那迷迷糊糊的性子,没有人会愿意让她帮忙擦拭药物,恐怕只有我……

    见得擦拭的差不多了,我正想要让她就这样算了的时候,她的手指突然重重的拍打在了我脸上的青肿处,剧烈的疼痛顿时又迸发了出来……

    “燕若飞,你究竟在干什么,是想要在麻痹我之后,在进行预谋已久的谋杀吗?”感受这脸上传来的比之前还要痛苦好几倍的疼痛,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将燕若飞从地上提了起来,近乎于冲她咆哮了出来,说实在的燕若飞这一手弄得我真的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诶诶,你这是要干嘛,我好歹是为你好,你以为我想给你擦那些淤青和脓包啊,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时时刻刻催着老头子来救你,他说不定都还要和刘寡妇打几圈麻将,至于最后那一下子也不怪我,最近我在练习拍黄瓜,有些职业病……”燕若飞再看到我近乎于绝望的表情后,还是一脸的俏皮,一副吃定了我的的表情。

    天哪,我这都是遇到了一些什么人啊,我心如死灰的将燕若飞放到了一边,蓦然回首,看见燕长弓在灯火阑珊处出自顾自的在那里,不知道和那个寡妇打着电话,我的小心肝真的都要崩溃了,这里可是国家机关啊,你们能不能有个正经的模样啊……

    我们三个人正在审讯室里面做这些几家欢喜几家愁的事情的时候,审讯室外再次传来了尤为密集的脚步声,七八个身影也从大门处走了进来,这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之前对我进行了暴力审讯的警察,当他们再次进入这件审讯室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都是一副死了妈的表情,估计开始觉得这件事情有点难办了……

    呵呵呵……

    若是他们知道这件事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难办之后,而是他们的命都快没了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后悔之前的做法?

    那群人的中间是一个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一进门就冲燕长弓打了招呼:“燕叔,事情搞定了!”

    还没有等到燕长弓的回应,就看见我鼻青脸肿的模样,脸色一下子变了,转过身就冲着那些警察咆哮道:“我们燕家的人,是你们能够随便动的吗,被你们带到警察来协助调查也就算了,还被你们弄成这模样,我怀疑你们涉嫌暴力执法,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你们——”

    “这位兄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我打断了他的话,转头对在一旁拿着手机和王寡妇你侬我侬的燕长弓说道:“师父,抓紧时间把我弄出去,别的事情延后再说……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呢。”

    燕长弓见到我喊他了之后,虽然情话还没有断,但还是无可奈何的冲着那个称呼他为燕叔的年轻人挥了挥手,示意他照我所说的做,自己却是一副拿我没辙的模样。

    那个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的男子得到了燕长弓的指令之后,点了点头,飞起就给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就是一脚。

    “走啊,没长耳朵吗,是不是还要我来请你啊!”

    这个之前在我眼里表现的不可一世的男人,被踹了一脚之后,连大气都不敢出,急忙招呼着周围的那些警察埋着头,逃也似的从审讯室中走了出去。

    此时,整个审讯室内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人,燕长弓在这个时候,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了一边,让燕若飞在外面等我们,这才示意我都到他的身边,递给我一张纸让我先把脸上的血污给擦拭干净,等我做完了这一切,他这才说道:“阿斌……你现在的状况很是不正常啊,虽然你面对我们的时候,和以往的你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你其余的时候,你的眼里总是带着无法掩饰的绝望……出乎我意外的是,你的实力变强了……

    但是你的执念却开始溃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