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七章 燕长弓来了
    眼前的这一幕,不仅仅是将我给震撼的不行,其余两鬼的也被我弄出的这一手给弄得一脸懵逼,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指望我第一次能够练出个什么名堂,当我真真正正的拿出这一手完美的打卷之后,自然他们想不懵逼也不行了。

    王笛也就罢了,不管我做的怎么样,都一脸随时准备嘴炮打开的模样,但此刻岳鹏举的脸色就有些精彩了……

    “我艹,你弄出的什么玩意儿?”

    “哦?”我被他的话一下子弄得紧张起来,莫非练错了,“难不成我练失败了?”

    “我艹,你存心打击我是吧,我才练的时候,只在手上凝聚起一丝阳气和阴气,就差点把老命给去掉了,你就这样轻轻松松达到了现在的程度,天理何在啊,老祖宗啊,不公平啊,我才是你的后人啊——”

    说着说着,岳鹏举居然仰天长啸起来,一副受到了天崩地裂的打击的模样。

    这也不怪他,若是光凭借我自己的本事,能不能练成岳鹏举所说的那个程度都是一个很是严峻的问题,可是我的体内毕竟有岳飞英气的存在,相当于是重温一遍岳飞的修炼过程,若这样都修炼不好,那就真的是智障了。

    因为这也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也不值得骄傲,但是看到岳鹏举收到了如此巨大打击,甚至恨不得把地板给捶穿的模样,还是有一种淡淡优越感。

    怎么说呢?

    就好比一个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澡堂洗澡,当都脱光光以后,孩子就很天真的问做父亲的:“爸爸,爸爸,为什么我们下面那个东西的尺寸不一样呢?”

    然后这个做父亲的笑了笑,正想要告诉他,是因为他还没有长大的时候,不经意间扫到了孩子的下面……

    “我艹,你的怎么这么大!”

    所以,我很是理解岳鹏举的此时此刻的心情。

    忧伤归忧伤,打击归打击,不管怎样岳鹏举也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在痛哭了一阵后,勉强发泄了一下自己被打击的遍体鳞伤后的尊严之后,这才客观公正的审视起我的修炼结果。

    他死死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表情慢慢的变得严肃了起来:“说实话,你修炼出来的佛手阴阳堪称完美,阴阳的比例基本维持在一比一,已经达到了一个平衡,但是这么完美的表象下,我总感觉隐藏着一些问题……

    你体内的阴气浓度我看不出来,但你的阳气浓度,在我看来甚至要比正常人还要浓郁一点,照理说不会和阴气达成这样的平衡才对,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佛手阴阳就是要阴阳平衡威力才更强,你修炼到这样的地步,倒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了不少便利。”

    受到了夸奖,我心里也美滋滋的,正准备散功,坐下来休息休息的时候,岳鹏举立刻阻止了我这行为:“现在你的身体才适应岳家拳的运功模式,不趁此机会,将生铁铸身完成,还要拖多久,难不成你还要等到身体恢复后,再体验冰火两重天?”

    听到冰火两重天后,我的嘴角都开始情不自禁的抽搐了起来。

    修炼就修炼吧,习武之人虽说不怕吃苦,但少吃一点苦,总归是好的。

    生铁铸身虽说是一个炼体的功法,但它的原理,归根结底也是用自己的内息调动起身体里面的阳气和阴气,只不过是运作的方式不同吧了。

    再经过大致相同的步骤,身体直立,两手各自直臂垂直于身体两侧,双脚略宽于肩,平行站立,全身放松,调整呼吸,舌顶上腭,尾骨内收,意守丹田后。

    我深吸一口气,将不断沿着自身经脉不断按照岳家拳功法运行着的内息统统鼓动起来,双手握拳,照佛手阴阳的操作方法,拳心向内,将阴气和阳气逼近掌心之后,两臂屈肘从身体两侧上升至腋下。

    感觉到那种炽热和冰冷的气息在我的身躯上不断的游走,手臂的活动频率也慢慢的加快了起来,其上的动作不停,两拳各自经山尖穴横淮至任脉相碰后,阴气和阳气开始了极其快速的融合,一种全身上下都泡在一桶温水中的舒适感,在这一刻,快速的蔓延至了我的全身。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分别操控着阴气和阳气的手臂,紧贴在胸腹沿任脉用力缓缓下扎至丹田,带到阴气和阳气彻底的遁入其中后,彻彻底底的合为一体的那一刻,再次调动起自己不断运转,也不断的变得更为精炼的内息,操控着紧紧攥紧的两拳沿着之前设定好的路线行走,随着两拳的不断游走,每行至身体某部位时,某部位气感应便明显的增强。

    这个时候在继续的鼓动起全身上下的气息的同时,将丹田里面压制已久的气息给释放开来,这个时候,被我压迫在我丹田已久,像火山爆发一般,彻底的席卷了我身体上上下下的每一寸肌肤,再其上笼罩起了神秘的光晕,只感觉到全身带劲,那种感觉就好像释放除了少林绝学金钟罩铁布衫一般,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只不过这些功法虽说名字听上去吊炸天,除却佛手阴阳的阴气对于人有一点攻击力之外,其他的功法充其量也就只能对付一下鬼魂。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我们可是道士,又不是杀手,最主要的业务还是在鬼魂之上。

    总得来说,佛手阴阳和生铁铸身已经被我修炼出一个雏形来了,这两次之所以感觉上会这么的复杂,也和我第一次施展,身体没有适应岳家拳的运功途径有关,以后再次施展,只需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完成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的表现自然让岳鹏举感到天理不公,就在他好要控诉这个黑暗的社会的时候,忽然从审讯室外传来了一阵阵喧哗声,其声音之大竟然连身处审讯室的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猛烈的喧哗声的音浪让我一时半会听不到哪怕一句完整的话,只大致听到了暴力执法,无罪释放之类的话语,我也来不及和岳鹏举说这些有的没得了,让他和王笛回到我的意识海后,也不想那么多,就静静的坐在一旁,等待着越发接近这个审讯室的脚步声……

    这些脚步声,似乎是在告诉我燕长弓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