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六章 佛手阴阳
    岳家拳若是要以我这样的零基础的人来学的话,恐怕没有个三五两年,连入门的门槛都摸不到。

    只不过我幸运的地方在于,我受到了岳飞残魂的亲自点播不说,还是以执念传授这种手段,直接作用于我的执念内,把我需要三五几年才能融会贯通的要点串通起来了不说,还让我的身体有了对岳家拳套路的肌肉记忆,虽说还是要在长时间的研习和实战中才能彻底的把这些东西变为我自己的东西,不过也好在算是达到了可以修炼岳家拳真正意义上的功法的基本条件。

    岳家拳谱上记载着的功法,总共有十二篇。

    分别名为佛手阴阳,仁贵担山,天王托塔,元霸举鼎,玉骨顶心,浪子划船,生铁铸身,张飞擂鼓,童子拜佛,猛虎扒地,铁禀锁喉,天门封顶。

    虽然岳家拳这些功法里面大部分都是与攻击有关的招式,不过除了佛手阴阳是直接的攻击手段之外,其余和攻击有关的招式都是属于辅助。

    除却这些攻击功法,其余的都是炼体功法,但目前对于我来说,效果最为明显的只有生铁铸身之外,其余功法都要用很多辅助的配套锻炼方法,先且不提我能不能坚持下来或者找到那些配套的设施,但我只知道光靠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是绝对练不出什么名堂。

    所以在这个短短的一个月,能够让我实力有较大提升的也只有佛手阴阳和生铁铸身了!

    有了目标和大致的思路后,让他们两人去把我在搜身的时候,被搜走的鬼精华拿了回来,调理了一下身体的伤势,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之后,又向岳鹏举请教了一下练习方法,这才调理好了气息,按照功法的指引开始了修炼。

    我将身体拉伸的尤其笔直,两手各自直臂垂直于身体两侧,双脚用力的踩在地上,宽度略宽于肩,平行站立,让下盘集中了半个身子的力量后,身体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按照以气催力的宗旨,不断地调整着呼吸,为了防止泄露内息,我死死的把舌尖顶住上腭,尾骨内收,硬生生的在保持现如今的状态的同时,将身体缓缓的拔高一大截,让执念中不断涌动着的英气缓缓的在我彻底疏通的身体里面,快速且本能的流淌后,这才将我沉浸于意识海的意念,缓缓的下沉至我的丹田,并且死守于其中。

    我的身体似乎是感受到了我此时此刻的变化,原本还有些紊乱而有些不听使唤的内息,在我的意念死守丹田之后,一下子变得极其的乖巧,跟随着我体表不断流动着的那股岳飞残魂留下来的神秘气息,按照某种以我现在的层次还看不懂的行进线路,极其有规律的流动起来。

    每在我的身体各个经脉流动了一个周天,我对自身的内息的控制力就多了一分,甚至之前一直存在于我的体内的阴气和阳气也开始慢慢的活跃了起来,看着这些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失去后才会觉得他们的重要性的阳气阴气,随着我的意念不断地游走跳跃着,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慢慢的爬上了我的心头,似乎在此时此刻,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将他们调动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全身上下的所有气息在我的经脉里面穿行的速度越发的快速,原本以前运行需要一个周天的的时间,现在却可以运行两个周天了,而随着时间的推进,和我对这些气息控制的越发得心应手后,运行的效率还在不断的产生质变。

    同样在这些内息不断快速的运行中,也在同样快速的消耗着,而与之相反的时候,我体内的阳气和阴气却开始越发的膨胀和不受控制起来,分别占据了我身体的一侧。

    所以在这个时刻,我的体验瞬间从天堂跌至了地狱,一侧身体被至阳至刚的阳气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来的温度灼烧的苦不堪言,那感觉就好像身处烈火的炙烤一般,血液甚至骨头都快要被焚烧殆尽了。

    而身体的另一侧被至阴至柔的阴气肆意的侵蚀着,如附骨之蛆一般的阴寒死死的缠在我的骨头上,缓缓的朝着骨头内部涌去,那透彻进灵魂深处的寒意,甚至让我有了一种骨髓都被冻成冰的错觉。

    同时处于阴于阳的交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阴阳融合后,抵消各自给身体带来的痛苦,而是同时体会这阴阳气息融合后,叠加至让我近乎于昏厥,甚至触及灵魂的苦楚。

    呵呵呵……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

    果真让人死去活来!

    这个时候,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按住我身体的两侧,试图按下有些暴动,不再受我控制的阴气和阳气,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个时候,我脑海里闪现出了佛手阴阳的修炼步骤,才明白这修炼已经达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紧紧的咬住牙关,将死死的按住我的身体两侧的手,从身体两侧直臂上举至头上方后,鼓动着身体里面还残存着的内息,让手臂牵引着,沿任脉下按至丹田部位,与此同时,手背朝上,十指相对,大拇指内扣,双臂紧挟两肋。

    让这些虽然数量上少了不少,但质量上已经有了量变的气息,带动着牵引着处于我身体两侧的阴阳气息上动,同时嘴微张吸气,气吸足后提踉震踵注入丹田,全身带劲,双手用力下按,气在丹田内运行。

    而这个时候,双手掌心再次向上,从身体两侧直臂上举至头上万十指相对,沿任脉下行至丹田,双臂紧挟身体两肋,上动同时,嘴微张吸气,气足提跟下震,全身用劲,咬紧牙关。

    此时阴气的阳气分别沿着身体一侧的经脉,分别往我左右手呼啸着涌去,然后被身体的本能压制于掌心,一开始我还照着功法,死死的憋住自己气息。

    但从手掌上传来来的剧痛,任凭我有再坚强的意志,也忍耐不住了,将死死憋住的内息全部呼出。

    同时睁开了眼睛,脱离了意识海,而此时此刻,手中的剧痛瞬间消失了不少。

    当我将视线转到我的手掌时,才发现此时的异变……

    一只手上被一股金色气息所弥漫,散发着旭日般的光芒,而另一只手上被一股黑色气息所侵蚀,散发着万年寒冰一般深邃的幽光……

    一手阴,一手阳,此招名为佛手阴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