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

    一时间整个审讯室里面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很是诡异,再不复之前的一个小时的那般热火朝天了。

    那名一脸阴鸷的男子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后,将那些警察叫到了身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虽说他们说话的声音很是小声,但是我从他们的嘴型可以大致分辨得出他们在说些什么。

    再加上他们此刻的表情,可以很是明显的猜到不论是局长还是那个所谓的张道长在我这个案子上的进展都不是很顺利,想必是燕长弓王慎还有卞振华的插手,让他们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拿不出处理我的办法来了。

    审讯室里面再次沉浸了好一会儿,便开始烟雾袅绕了起来。

    不管是那个一脸阴鸷的男人也好,那些参与过殴打我的警察也好,还是那两个站在一旁观看战况的人也罢,都开始抽烟起来,看上去,因为我档子事,让他们此刻的心里开始了一阵阵的不安。

    这份不安,都来自一个看上去很是普通,走在路上都不会引起他们注意的大学生,可就是这样一个很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骨头却出奇了的硬……

    而且以我现在的表现来看已经彻彻底底超出了他们的掌控了,到了这个时刻,再也不是我揣测他们究竟还要对我做什么了,因为这一切都开始反过来了……

    轮到他们猜测,我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所有的警察这个时候都站在了一切,默默的打量着彼此,从每个人的眼中,他们都看出了彼此的担忧,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算我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背景,他们也基本没可能与我有和解的可能。

    别说是什么和解了,就算我真的脑子秀逗了,当着他们的面,说我不计较这件事了,他们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因为自从他们进入这间审讯室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而局长和张道长想必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我的签字和画押,只有拿到这个才能尽快了加速案件的进程……

    但我的表现,第一次让他们开始有了这个叫做为难的情绪。

    “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这小子恐怕——”

    “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算他的背后有天大的实力,我们完不成张道长交代的任务,也只有死路一条,张道长的手段,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将手中的只抽了一般的烟猛地扔在了地上,冷冷的扫视着周围那些眼里满是担忧的警察,言语间也裹上了一丝焦躁。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警察们,听到张道长这三个字后,眼睛里面的恐惧的火苗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一时间没有人再开口说话了,顿时一股人人自危的氛围悄然在这个弥漫着血腥味的审讯室里面飘荡开来。

    “特么的,一个一个还磨蹭什么,把他给我弄起来,只能先让他签字画押,让局长把案子做死,不然等到燕长弓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吃的苦头恐怕比他现在遭受的还要多,想死想活,自己决定吧!”

    说完,他点了一根烟,站到了一边。

    其余的几个警员听到这个男子的话后,脸色都有不好看,对望了一眼,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利害关系后,将被他们打的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这是谁的我给抬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审讯室的桌子上。

    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也不再多说话,将之前的那个被随意扔在一边的文件捡了起来后,看了一旁的几个警察,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一个警察咬了咬嘴唇,抓起了我的手,在我的伤口上重重的一按后,用其中一个手指在画押的地方点了一下,这个文件上,就有了我的指纹,算是生效了一般,至于签名想想办法就行了。

    见到一直不肯屈打成招的我,对一个警察拿着他手指在那文件上画押的行为,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反应后,那个一脸阴鸷的男人显然很是惊讶,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了之前毒打了一个多小时没能拿到的东西。

    “早这样就好了嘛,你也可以少挨一点,还真特么的是一个贱骨头啊,现在好了,打也被打了,到头来还不是招了,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个一脸阴鸷的男人从我的手中拿回了那个盖有我指纹的文件,将我随手一推,重重的摔在了地面后,冲着周围的警察使了使眼色之后,将手中的东西放好,拿出手机拨弄了一下,就转身向审讯室外走去。

    “呵呵呵呵……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应该不是我吧……”

    我躺在地上也没有打算起来,就这样以这个极其怪异的角度看着那些稀稀拉拉的朝外走去的警察们,不知为何,我居然笑出了声来。

    在我的不是很大声的话语,出现在这个审讯室的时候,所有的往外走的警察们的身体不知为何,都微微一滞,似乎隐隐约约还有着颤抖的迹象。

    但这也没有持续多久,这没有让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反而让这些警察的动作顿时快了许多,与其说是离去,还不如说,是他们恨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仅仅是几个呼吸间,整个审讯室就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默默躺倒在地上。

    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在进这个局子的时候,被那些警察给搜走了,鬼精华也在其中,唯一还在我身上的就只有那块血玉,在之前,就叫王笛给吞了下去。

    我的伤光是从外表来看,就已经非常的重了,虽说阴气给予了我的身体尽可能的保护,但肚皮之下的所有脏器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内伤,而那些被挫伤了的软组织,只要身体轻微的移动一下,就觉得很是疼痛,不过至少关节没有受到损伤,就是万幸了,到时候只要服用点鬼精华,再休养段时间这些伤势,不用多久就会恢复了。

    所以对于这些伤势,我并不是很在意,因为我伤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那些殴打我的人……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点良知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