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七章 短暂间隙
    接下来的时间就没有什么好提的了,我就像一个沙包一般,不断地被打过去打过来,有一点和沙包不是太像,那就是我一直被两个人给死死的拽着,根本没有一丝可能离开他们的攻击范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被打得昏迷过去好几次了,只是在我每次都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一盆透心凉的冷水,就会从我的头顶上一下子浇下来,让我在一瞬间从那会让我永远沉沦进去的黑暗中挣脱出来。

    在这么短时间内,我就这样被他们不停的击打着,若是换个普通人的话,不被恐怕不会像我这样昏迷过去那么简单,很有可能眼睛一黑就被打死过去了,要是运气不好,没有死个痛快,直接被废了,那才真是半死不活。

    那个一脸阴鸷的警察,还是一如既往的使着黑心眼,三番五次的朝着我的下身进攻着,只不过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似乎是找不到任何的成就感,就勒令抓着我的胳膊和大腿的那几个警察废了我的手脚。

    要是我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说不定我就真的彻底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我在心里不断燃烧着的愤恨中,还是生起了一丝庆幸,幸好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不是一个人在受苦,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的身边还有王笛在陪着我,守候着我。

    那几个人在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的指示下,不停用力试图将我的关节给扭松,毕竟他们觉得我看上去比较瘦弱,骨关节应该比较脆弱。

    可是他们的想法并不可能得到实现的,首先我是一个练breaking的舞者,骨关节的韧性和承受能力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再加上就以他们这样的力道根本不足以抗衡王笛作用于我身上的阴气。

    毕竟阴气和阳气不同,阴气虽说对于鬼魂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伤害力,但是对于以阳气为主的人来说,阴气入体可不是什么好玩的。

    这些阴气虽说只是王笛用于凝结成一个类似于防护罩的东西,将我的身体保护起来,但在那些警察击打到那个屏障的时候,少量的阴气还是会进入到他们的体内,干扰到他们的阴阳平衡,虽说因为王笛的实力的确太弱了,短时间内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随着他们的和这些阴气的接触时间的慢慢增强,他们的力气和精力就会下降的非常快,就像现在这样,即便是他们想废我,就没有那个力量了!

    这些警察在几次死了命的扭动后,都没有成功的将我关节给弄出那怕一丁点儿的松动,他们狠狠心,干脆不停打击我的关节处,企图打碎我的关节,只不过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那效果也只有让他们失望的份。

    这一来二去,从一开始到现在,反倒是我越来越轻松,倒比他们还能抗了。

    王笛的阴气本来就不多,能保护一下我的下身和几个关节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至他们要打我的其他地方,我也只能苦苦忍受,期间甚至有几次王笛都是用她仅存的本源阴气,以损害根本的方式,给我施展了最后的防护,勉强保住我的关节。

    所以直到他们对我彻底没辙的那一刻,我除了一身都是伤之外,终究还没有被废掉什么地方,倒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到了这个时候,那个一脸阴鸷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终究不是我熟悉的冷漠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紧张,毕竟我的表情让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想必在他这么多年的暴力执法里面,还没有看见这样硬的骨头。

    在他看来是惊讶,但在我看来这是他的荣幸,因为这虽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看见,但恐怕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了……

    而其他几个警察就没他那么镇静了,兴许是在道上混的经验没有他那么足吧,眼里的惊恐更是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在对望的同时还摸着自己的手腕,发出阵阵很是厚重的喘气声。

    而且他们发出的喘息声甚至比我还要大声……

    实际上打到这个份上,他们不仅是打累了……更是打怕了!

    我的同学的父亲,以前也在看守所之类的地方待过,也旁听过一些审讯,所以我的同学把一些审讯的内幕也给我们说过。

    如果是一般的犯罪,态度好点,也就罢了。

    但是进了局子里后,还要耍横和不招供的,都会派人给他们进行退神光仪式,也就是打,打得他亲妈都不认识的那种打……

    再这样的连续毒打下,没有什么人能够承受的下来,因为承受下来的人都已经算不上人了……

    而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几个人,毕竟是从国安局掉下来,彻查这件叶添龙死亡事件的专案组成员,相信见过的场面比我那同学的父亲要大的多,审讯的可不是什么小偷小摸,小打小闹,都是一些恐怖分子,或者是国际毒贩之类。

    在他们看来这些在外界谣传的硬汉,在一阵毒打下甚至还比普通人更容易对付,在一顿毒打,都不用利诱的恐吓下,就会服软了,因为这些人知道自己的罪行已经离死不远了,就算被打死在狱中也不会有人关心,知道自己再无幸免的他们直接就招认了,甚至有些不是他们的罪也都认了下来,只求一番痛快,这样的地狱般的痛苦,只有经过监狱或被审讯过的人,才会明白其间的滋味。

    正是因为这样,我这样被断断续续打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都不吭声的人来说,他们还真是没见过,首先且不论我的意志是否坚定,单凭抗打击的能力程度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在这个时候的他们也不敢再打了,虽然口头上说着居然和张道长就是想让我死,但是在那局长没有把案子做死之前,谁也不敢将我打死。

    到了这个份上,更加害怕的反倒是他们了。

    这一回合的交手,终究是我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