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五章 被打
    想到这里,我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亦或是冷了下来。

    我低头默默的坐在椅子上,什么也不想,发着呆,感受这审讯室外,越来越大的动静,估计他们已经有了相应的对策了吧……

    没有等多久,审讯室外就走进来了几个警察,很是巧合的是,就是之前从那个医院将我逮捕到这里的那几人。

    他们一进来就先关上了门,接着其中为首的那个骨瘦如柴的警察,就把一张类似于文件的东西摆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拿起来一看,原来上面列举的是我的罪状。

    我随意的扫了一眼,才发现这个类似于文件的东西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一一列举好了,除了我的口供外,就连犯罪的事实,起因经过结果,动机,作案的手法的等细节都弄得天衣无缝,说句实话,如果我真的是犯下了这件事的话,甚至连补充都不用,直接就可以签字认罪了。

    因为这东西列举的极其的详细,只需要签字就好了。

    不过,他们似乎本来就只是要让我签个字,然后就可以定罪了。

    “看够了吧。”

    那位骨瘦如柴的警察还没有说话,一旁一个一脸阴鸷的警察突然冷冷的冒了一句话出来,冷笑着看着我,似乎认为给我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我依然低头不语,让王笛把她体内的阴气借给我一点,好在之后的发生的那些事中,占一些先机,偷偷的阴他们几下,反正就是拖时间,自然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要是能闹出一点事情来,引起上级的主意,那自然对我也是有利无害。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我真在审讯室弄出些什么幺蛾子,警察局里面出了些什么事。要是被坐镇这个警察局的那个六星大道士知道了,定然会把目光完全集中到我的身上,到时候再给我置顶一些什么特别的优惠政策,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燕长弓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我也不清楚,如果贸然行动,造成一些无法弥补的后果,那结果还真是无法想象。

    “砰!”

    就在我低头沉思,不知道现在该从何做起的时候。那个之前开口的那个阴鸷男子,冷哼了一声,没有在和我说一句话,直接一拳重重的锤在了我的鼻梁上,顿时我的鼻梁发出了咔擦一声脆响,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其中缓缓的流淌了出来。

    而后我更是在这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拳带来的惯性给打翻在了地上去,剧烈的疼痛还有流进我口腔的鲜血,让我一时间有些发蒙,而这时候。为首那个骨瘦如柴的男子,挡在了我的面前:“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怎么能够用暴力的手段胁迫嫌疑人认罪?”

    似乎是有意无意的,一张纸条滑落在了我的身旁。

    我探身过去一看,上面只写了短短的一行字:

    不要意气用事,忍,卞振华留。

    这个人居然是卞振华的人?

    我有些疑惑,但也放心里去,将那张纸条不动声色的撕毁之后,将手上的阴气如数返回给了王笛。看来这个皮肉之苦,恐怕是真的逃避不了了。

    而那个满脸阴鸷的男子笑了笑,脸上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耸了耸肩:“别再这里假惺惺的了。局长已经把任务交代的很清楚了,特么的,从警校毕业的人就是这么的磨叽,不动手,那就麻烦你滚到一边去,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说着将那个骨瘦如柴的男子推到一边去了之后。冲着周围的几名警察挥了挥手,当然其中还是有一名警察摇了摇头,也走到了一边,想必这个人也是一个没有和黑势力有勾结的警察吧,而其余的几个估计就是叶添龙的走狗了吧,我在心里记住了这些人的长相,然后看着这些人狰狞的神情,心里发的冰冷起来。

    这些人围过来后,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般,直接用脚将我踩在地上站不起身来,反倒是将他从地上给架了起来,调整好了角度和姿势之后,这才熟练的冲着着他肚子上一个劲儿的猛打。

    从他们的熟练程度来看,恐怕他们做这些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们这样的打人手法,就好像小时候看过的还珠格格一样,只打不用见人的软处,若是穿上衣服绝对是看不见身上究竟受了多么重的伤。

    而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更是呵呵呵的笑着,一脚又一脚的踢着我的下半身,那出脚的力度疼得他差点昏迷过去,这几脚,简直弄得我气血都有些不受控制了。

    说实在的,这样狠毒的做法,让我差一点都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就想直接将他们弄死在我的眼前。

    可这个时候,卞振华的那张字条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小不忍则乱大谋……

    不能出手……

    绝对不能出手……

    我就这样拼命的挣扎着,但奈何双拳难抵四手,更何况,我的周围并不是仅仅只有四手……

    我死死的咬着牙,硬着身体将这些击打全部承受了下来,一时间感觉到全省上下的骨头都有些松动了,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崩溃的迹象出现了,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我不被他们打死,都会被废的,我一定要想办法,一定……

    而这个时候,那个一脸阴鸷的警察,再对我一阵拳打脚踢之后,再次将攻击的范围瞄准了我的下身时,我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了,这时灵光一闪……

    既然我并不能借助阴气对他们进行反击,但我至少可以用这些阴气在我的体表形成一个类似于屏障的东西来作为防御的手段,以便抵消这些攻势的伤害。

    王笛和我心意相通,瞬间就将阴气布满了我的全身,但为了不被他们发现,就将这些阴气全部存放在我的皮肤之下,王笛这一手刚布置好,周围雨点一般的攻击带给我疼痛瞬间变得极其的微弱起来。

    而那个一脸阴鸷的警察实实在在的踹在了相同的地方,但我并没有感受到疼痛,就好像他这几脚根本就没有用力一般,这却让我心里的压力顿时大减,而这个时候王笛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本来有所放松的心情,再次感到严峻了起来。

    因为王笛的阴气似乎不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