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三章 放手去做,弄死他
    叶添龙?

    这人……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这才一下子猛地醒悟了过来。

    这人就是鬼婴的生父,在很久以前,为了将那个鬼婴超度,我曾带着他去找他的生父生母,找到叶添龙之后,谁料那家伙出言不逊惹怒了鬼婴,最后东躲西藏的和我们躲猫猫,最后被一个神秘的黑影,抽取了心头血,惨死在了家中。

    “可他的死,并不是我造成的,所谓的那笔巨款,也不在我的手上啊?”

    “呵呵呵……这种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见证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谁想清楚呢,再说了,如果我之前想要抢夺你的血玉,你还不是会说,你不曾看见过那血玉,就这么说吧,在想要的到你身上某样东西的人的眼里,无论你说的再多,都是对那事实的掩盖。”

    “可……”

    “多说无益,虽说这次从卜算结果来看,我不能将你带出去,可这也只是其一……,其二则是国家结构为了执法的准确和快捷性,或者说为了让有些悬案得以迅速解决,再加上警察局里面秘密枪毙的大部分都是所谓的恶人,死后大部分会化为恶鬼滞留在警察局里面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国家专门请了一些道士坐镇其中超度亡魂,净化恶念,也正是这样警察局里面才能够正常的运作,很遗憾的是坐镇这警察局里面的也是一名六星大道士,虽说他的家室背景,并不如我和燕长弓,但是毕竟他是给国家办事,就算是我们的家族,也不得不卖他一个面子,如果不是我在这件事情里面插了一脚,那你怎么可能还在警察局里面呆着,早就不知道被带到那个秘密的审讯地点了……因为那个六星大道士之前就是叶添龙的走狗!”

    说话这些,王慎推开大门就走了出去,在他走出大门的时候,我依稀听见了一句弱不可闻的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我以前留下的祸根还真不少啊。

    这叶添龙的事情,我是真的忘记了,这个失误犯得有些不应该了,只不过这也和那个时候的经验不足有关,毕竟我之前也不认得卞振华之类的人,又不是经常碰见死人的事,更何况那人又不是我杀的,我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现在既然进入到了警察局,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之前还抱有侥幸认为这局子里就只有一些普通人,一些大胆的念头还是生起过,不过现在得知有一个六星大道士坐镇之后,这一切都得从长计议了。

    这样的话,和警察系统产生冲突恐怕就有些不智了……

    麻烦大了……

    我这个时候,急需要的是一些关于这个警察局的信息,不然到时候,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被那些警察牵着鼻子走,掉入了圈套都不知道。

    于是我将王笛从意识海里面叫了出来,让她去打探一下情况,好在这段时间,她和燕长弓也有所接触,对我们之间的联系也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一些鬼仆和主人间的秘术她也掌握了不少,比如说,这次我们要用的视觉共享……

    她只需要将一部分的执念留在我意识海里面,当她的行动范围超出我的视觉范围之后,我便可以利用自身执念和她的执念进行融合,以她的视觉来看到我看不到的地方,由于我们之间有主仆契约的关系,这样的融合并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相反还会加深我们之间的联系。

    再加上王笛充其量只是一个鬼粮,和孤魂野鬼相比也强不了多少,而警察局里面的孤魂野鬼多了去了,那个六星大道士的职责只是斩杀恶鬼,超度冤魂,至于这些孤魂野鬼,他才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

    王笛冲我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审讯室外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并没有人在外面观看,想必都去送王慎了吧,所以王笛也没有过多的在外逗留,直直的往最大的办公室走去。

    那个门是虚掩着的,王笛侧着身子就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人在那里打电话。

    “张道长,那个陈斌,我们终于将他抓到了,谢谢你给我们提供的线索,要不是光凭我们的侦查,以叶老大的死亡现场那点蛛丝马迹,想要抓住他可不容易,只不过有点超出我们的预计的是,王慎在其中插了一脚,没能将他带到秘密审讯室,只能将其带回了警察局……”

    这个人在说完话之后,电话的另外一端沉默了一下就开口了。

    “局长你也是客气了,没有你们的帮助,这人我也拿不下来,这小家伙和叶老大的死有脱不了的干系,所以他的事情还请你要多多想想办法,叶老大死后留下的钱,大部分我已经查出所在地点了,钱我可以不要……甚至绝大部分都可以交由你安排,他的产业在这之后赚来的钱我也可以和你进行分红,但要从叶老大所有手下那里将这些东西夺回来,那这个陈斌,恐怕就必须得死了!”

    “对,张道长所言极是……”这个胖的不像样的局长,一个劲的对着电话点头哈腰,那样子看的我真的想吐,“若是换做其他人,想多久弄死他,就能多久弄死他,可这个小子似乎和王慎还有一个叫做燕长弓的人有关系,特别是王慎,在刚才居然把对那小子的指控给撤销了,我甚至有些怀疑他知道了我们的安排,想要借机保护他……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些麻烦了,我们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王慎……还有燕长弓?”电话另一端的人很是吃惊,沉默了许久,才继续说道,“这两个人的背景都有点强,要不是我是替国家办事,估计他们也不会将我放在眼里,但不管他们再想保他,恐怕最快也要一两天,所以你这两天就得将他的案子给做死了,再不济也得把他给废了,你的调令我已经帮你弄好了,尽管放手去干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