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章 助我成道君
    他究竟是要我帮什么忙,甚至连阴穴都不要了,还要主动招我为徒?

    要是,一开始他就把这件事情挑明,不在那医院上演那样的闹剧,能摆脱一个未知的麻烦,只要他当时敢这样说,我就敢答应了。

    只不过,现在我心里的困惑越发的严重了起来,再加上之前他和燕长弓在对讲机里面是怎样称呼我的?

    这个小子,那个小子的说个不停,相反到了局子里,坐到了这个审讯室里,不但没有出现预科之中的那些暴力行为,反倒他的态度和行为,一下子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开始小兄弟小兄弟的称呼了起来。

    再看他提出各种好处,甚至开始对我展开了金钱攻势,还想要我做他的徒弟……

    在这一时间,我可以说真的有些懵圈了。

    据我所知,道士可以说是极其讲辈分的一个行业,只有辈分低的人,尊称辈分高的人,从来没有反其道行之的。

    我何德何能,能让王慎这个六星大道士尊称一声小兄弟?

    我何德何能,能让王慎这个六星大道士不顾身份展开金钱优势不是,还想要主动找我为徒?

    要是他在道术界,放出话来,指不定有多少道士挤破头,即便是只能给他****,都要不顾一切的拜倒在他的脚下,而他如今却这样做……

    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有求于我,而且还求的深沉,其二就是心里有鬼,还有……

    就是两者兼有!

    不过,除了这些插曲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情,在我心中久久的萦绕,挥之不去。

    “王先生,王峰毕竟是你的徒弟。还是大弟子,就这样死了,你难道一点也没有想要追究我的责任的想法?”

    “哈哈哈哈……王峰,你是在说王峰……哈哈哈哈……就是那个王铁牛的私生子……笑死我了。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我会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来找你的麻烦,一个无足轻重的臭虫被其他人给碾死了,我还要给他报仇。小兄弟,你也想太多了?”

    哦?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的王慎,有些摸不着头脑,燕长弓不是说王慎最为护短吗?

    可他为什么会在我提及王峰的死之后,说出这样的话……还臭虫……还一个无足轻重的臭虫被碾死了罢了?

    我看着王慎脸上的笑,心里不知为何升腾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怒。

    “王铁牛,也仅仅是处于王家一个随时都可以开革出族谱的分支罢了,那他的儿子,呸,私生子。在王家又算个屁啊,就算他通过了大道士的考核,在王家也算不的什么,王家什么不多,就是钱多,只要肯用钱来砸,多少大道士都能砸出来……最后是谁给他的机会,是我……要不是他手上有我需要的东西,他这种败坏门风的小杂种,连条狗都不如!”

    呵呵呵……

    从他的话里面。我总算是明白他护的短是什么短了……

    原来只要你对他有利用价值,就是人,就是小兄弟,就可以得意洋洋的对外宣传你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替你出头,帮你摆平一切的困难,而只要你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你就是臭虫,一个随时都可能被碾死的臭虫……

    甚至他还会在别人面前得意洋洋的介绍你,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呵呵呵……

    如果我听信了他的话。这条早就铺下的路,就是我最后的归宿。

    说真的,我真的有些同情起王峰来了。

    可悲……真的可悲。

    所谓的身份真的就这么重要?

    王慎说到这里,笑声慢慢的停了下来,或许是察觉到了我此刻表情上的变化。

    “小兄弟,你可别把我的话往心里去……”

    不放心里去,才有鬼,被伤害的心还可以爱谁?

    “一个发现了一个阴穴的大道士,即便是孕养出了一块上等的血玉,居然两三年,都没有将那个阴穴给拿下,不是废物是什么,要不是阴穴有自己认主的特性,再加上王峰那段时间风头正劲,杀不得那东西,绝不会在他的手上蒙尘。”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着看着我越发难看的脸色,似乎是在安慰我,然后话锋突然一转……

    “小兄弟,你和他不一样,血玉既然落在了你的手里,更何况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到阴穴,而且还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说明那个阴穴,从一开始认可的就是你……”

    难不成王峰之前将我带入铁牛公寓,就已经打算将我彻底的留在里面,却不料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呵呵呵……我说过我不会从你手中抢夺那块血玉,就不会抢夺,这点你可以放心,而且如果你愿意,我甚至可以出手帮你将阴穴给彻底掌控下来。”

    “你帮我把阴穴彻底控制下来?”

    王慎这是在闹哪一出?

    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小兄弟,你还不信任我不成,我再怎么也是一个六星大道士,掌握的道术是你暂时还无法企及的,阴穴里面的鬼魂的道术都不是很高,给你创造一个去掌控阴穴的机会,我还是能够做到的,再说了,这个阴穴的消息,若是被别人知道了,给你带来的麻烦也不是以你现在水平能够解决的……而那些麻烦,我可以帮你解决,虽说这个世界上比我强大的人很多,但是不长眼来找王家麻烦的人,倒还没有,怎么样愿意和我合作了吗?”

    合作?

    合哪门子的作,你葫芦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我都还不知道,就要谈合作,你的诚意何在?

    虽说,我本来就不打算和他有什么牵扯,但是这样一直将我的心吊一半起来,我真的按耐不住了。

    “王先生,你说了这么多,究竟像让我帮你做什么,究竟要怎么帮,再这样绕下去,只会让我觉得有些不安,所以,你还是直接说好了。”

    “我只需要在你彻底掌控了阴穴之后,把阴穴借我使用一段时间……助我成为道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