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九章 帮我个忙
    说真的,在审讯室坐着真的是一种煎熬。

    美剧那些我也看的挺多的,也知道在我的周围始终有一面墙其实是一面只有审讯室外的人才能看得到里面的镜子,虽说我身边空无一人,但指不定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看着我,就是不知道王慎在不在审讯室外的人群中了。

    进局子之前,我就被搜过一次身了,手机之类的东西都统统被搜走了,甚至就连我穿着的polo衫上的几颗扣子,他们都硬生生的扯了下去。

    我也看不到现在的确切时间,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的快慢,就这样静静地坐在里面,感受着周围若有若无的注视,我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当我面前那扇紧紧关闭着的大门,突兀的打开的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我就像一个临刑的犯罪一般,已经在这个审讯室里面坐了不止一个世纪后,这才等来了这迟迟没有到来的审判。

    这扇门仅仅也就开启了一瞬间,就再次关上了,而这个原本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的审讯室里面,却在这个时候多出了一个人,他微笑着看着我,然后缓缓的朝我走来。

    这个人的脸上虽然一直挂着礼节性的微笑,但死死盯着我身体的眼睛里却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极其锐利的光芒,审讯室里尤其明亮的光线,都丝毫压制不住他眼里的神采。

    更让我感到有一点心惊的是,即便他在缓缓向我走来,但举手投足之间却夹杂着让我全身都有些颤抖的杀伐之气,这情形就好像之前那些警察面对着燕长弓一般,虽然我的总体素质要比他们好些,也知道他并不是刻意的在针对我,只是久经杀伐,身体本能的气势外露罢了,但即使是这样,我的心里也已经开始有些发虚了。

    人的本能就是欺软怕硬,下位者天生就敬畏下位者,这是客观规律,一点也不丢人。

    这人估计就是王慎了吧……

    从我的直观感受来看,这王慎恐怕不是一个善茬,指不定比燕长弓还要变态许多。

    不过,以我的主观来看,尤其是用视觉去感受这个王慎的为人,却很身体本能察觉到的大相径庭。

    这人长得简直可以说得上英气逼人,人模狗样,可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连棺材见了都要自动开盖,若不是身体是诚实的,我真的就要觉得他比燕长弓看上去更像好人,至少没燕长弓那么的猥琐。

    他坐下之后,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挥了挥手,身后走出了一个面相忠厚老实的鬼魂,冲他点了点头后,身上散发出了一阵黑气席卷向了天花板角落里的摄像头,还有那面单向镜子后,便消失不见了。

    “好了……那些碍眼的凡人们都被隔离了,说话那些就不用藏着掖着了,首先自我介绍下,我是六星大道士王慎,相信你在之前并没有见过我,但现在恐怕对我这个人却也有所了解了。”

    这人冲我人畜无害的笑了笑,来了一个自我介绍。

    “六星大道士?”我疑惑的看着王慎,王峰就是大道士了,怎么他的师父才是一个六星的大道士,不是个道尊,也得是一个道君吧。

    “呵呵呵……小友,我懂你在想什么,道君和道尊可不是通过考核就能成为的,除却相应的能力之外,还要有道君的证明还有道尊的证明。”

    王慎似乎是看到了我脸上疑惑的表情,呵呵笑着给我解释了起来,丝毫没有之前和燕长弓说话的时候那种桀骜的锋芒,再加上他人畜无害的外表,像极了一个和我已经熟络了多年的兄弟,端的一番和颜悦色。

    虽然我很想问这什么证明和你把我弄到局子里面来关着,有个毛线的关系,但看着他那和蔼可亲到极致的笑容,却还是只能一脸晕线的问他:“道君的证明和道尊的证明究竟是什么?”

    王慎就像专程把我弄到局子里给我普及道术知识一般,很是慢条斯理的开口解释道:“道君和道尊的数量从那些最开始接触到道术的人将自己归类为道士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固定了,不知道有没有夸张,那些人宣称道尊道君的资格是由天颁布的,中国有三十四个省级自治区,也只有三十四个道尊,这些道尊也就是这些省的土霸主,而道君的数量就要多一点,每一个省,有多少个市级城市就有多少个道君,这些道君就受各自省的道尊管辖。”

    还有这样一层秘密,难怪燕长弓之前没有告诉我,道君和道尊的考核。

    不管是不是真的,此刻的我都不是太过于关心,我关心的是……

    “王先生,我想知道,你把我带到这个局子里来,不应该是要这样主动的给我普及道术知识,这么简单吧。”

    “呵呵呵……是我唐突了,我好久没有和道士进行过这样的交流,一时间多说了一点,望小友不要觉得突兀,当然,我请你来这里,自然也是有其他目的的,只要小友好好的配合,这也算的上是你的一场福源。”

    王慎也不尴尬,还是一本正经的像我解释着,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眼睛更是散发着微光。

    “福源?”

    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小友你不会是忘记了吧,你似乎是认得王铁牛的吧,他也是我们王家的一个分支,不然你以为光凭他那几下子,能混黑那么久还没有事?”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王铁牛死后他的遗产,应该是落在小友的手里了,这点我没有说错吧?”

    “若是王先生想要追回,我可以立刻就还给你。”

    “不不不,我并不在乎这点钱,相反,我还要送你钱,我可以给你王铁牛遗产的十倍!”

    我看着他急切的有些夸张的神色,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先生——”

    “不不不不,不用叫我先生,你完全可以叫我师父,燕长弓教不了你什么本事,我可以教你一些很高深的道术……甚至只要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就连你身上的血玉,甚至那阴穴,我也可以不要!”

    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