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八章 猜想
    王慎最主要的目的恐怕就是想要得到我手中这块血玉,也就是阴穴的怨气中枢。

    而之前他就算再觊觎王峰的阴穴,也无可奈何,一来那个阴穴已经有了主人,而且这个主人还是他们王家的王峰,二来王峰可是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成为了大道士,天赋已经在王家传开了,若是贸然的进行杀人越货,反倒有些束手束脚,极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与其得不到,不如把它束缚在自己能够随时监控的范围,这也是为什么王慎会收这么一个王家的私生子,作为自己的大弟子的原因。

    而王慎之所以会动用警察的势力将我抓入国安局,甚至还不是警察局,是因为这件事情根本不能公开,如果让其他道士甚至邪修知道有一个没有主人的阴穴在我的手中,或者被他给夺走了,麻烦绝对会一波一波的接踵而至,自然对阴穴有着极其深刻的了解的阴室,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到那时候,王慎恐怕不焦头烂额,也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而且,我敢肯定,王慎并没有将阴穴这件事情给王家透露哪怕一丝一毫,甚至可以说,连王峰的死可能都暂时隐藏了下来,这次事件的性质根本就不是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是我牵扯进了王家的机密……

    仅仅是王慎为了自己的私欲,借着王家的势头,来处理一场私人事件罢了。

    可不管怎样,我现在的处境都有些危险。

    目前的情况我也有所估量,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和王慎没有谈拢,直接在局子里被弄成残废,如果我是个普通人的话,这下估计是死定了,除非我也有后台,而且这个后台要比王慎,乃至王家更加强大才行。

    而这时将我拷在他们身边的警察们,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很是自然的认为燕长弓就是我的后台了,所以对我还算是稍微客气,并没有遇到那些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龌蹉事,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为首那名骨瘦如柴,说看过我比赛,看上去像为首者的警察,又和我交谈了一番后,这才开始这番话最主要的目的,向我询问起燕长弓的情况以及背景。

    我也没有隐瞒,也并没有任何的必要隐瞒,直接将他燕家的后台搬了出来,毕竟燕家和王家一样,都是道士界明面上的四大家族之一,自然在国家的某些权利机构有自己的势力和背景,一当我将燕长弓燕家的身份披露出来之后,这几个警察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一样,憋的有些红,练大气都没怎么出一口,似乎对于燕长弓的身份很是顾忌一般,连带着他们这个时候连话都不和我说了。

    毕竟他们虽说是警察,但对于王家和燕家来说也和普通老百姓差不了多少,想要弄死他们也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罢了,从现在的我就能看得出来,只是我的运气要稍微好些罢了。

    从我这个角度来看,那些警察前倨后恭的态度,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悲凉,的确,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弱肉强食,钱权之间是可以互换的,有钱有势的人较我们这些人来说,占据了太多的社会资源,以至于大部分的权利机关里面都有他们不为人知的手段,别的不敢说,如果燕长弓真的想,让这几个警察在不明不白中死去,简直真是轻松得很……

    这个暂且不谈,如果我之前的猜想正确的话,无论我交出亦或是不交出血玉,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不管怎么样,王慎绝不会让一个无主阴穴的消息给散布出去。

    这么看来,我在局子里面的待遇可想而知了,现在身体因为阴室赐予的那颗阳气丹的原因,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一个七七八八了,应该可以在那里面多坚持一段时间,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也就像燕长弓之前说的那样,皮肉之苦恐怕是在所难免了,不过有燕长弓之前和颜悦色的忠告,于公于私,我想至少不会出现什么废我身体的可能。

    再加上,我也不算是什么普通人,王笛在我走的那一刻就回到了我的意识海,再接下来的这些时间里面,虽然有王慎给那些警察配置的道器,无法使用鬼迷心窍,但是有王笛的存在,至少可以少吃一点苦头,因为在主人受到伤害的时候,鬼仆可以替主人分担一部分的伤害,或许这也是王笛存在的唯一意义吧。

    警车很快都到达了警察局,或许是受到了上级的指示吧,我透过警车的玻璃,发现这周边居然看不见人影。

    呵呵呵……

    为了这块血玉,王慎还真是费劲了心机啊。

    若是其他东西的话,我甚至会迫于王慎的压力还有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将东西交出去就算了,可这块血玉是万万交不得的,切不提交了血玉,王慎会怎样封我的口,是威胁还是对我下黑手,这我就不知道了。

    但我知道这两个阴穴是那个操纵学校的幕后黑手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交到我手上的,若是这样冒冒失失的交出了,以后想要收回来,付出的代价那就大了。

    不过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一停,就被一个袋子蒙住了脑袋后,直接被几只有力的手给拖走了,等这个黑色的口袋被揭开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居然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不过接下来居然没有人来审讯我,惊讶之余,倒也反应了过来。

    出现这样的情景,应该是那些警察便把燕长弓的事反应给了上级,燕家如果真像燕长弓说的那样,要介入这个事件,这个性质就和之前大不一样了。

    以他们这些小警察的身份,得罪哪一边都是死路一条,照这样看,那些警察应该是在商量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吧。

    虽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商量好,但让我这样的坐以待毙,我是真的做不到。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查一查现在的状况究竟如何,说实话,在这个局子里面,我可是千万再出不得一点纰漏了。

    若是我被废了,那么短时间内就真的无法恢复战斗力了,即便是恢复了,也需要较长的时间,也就无法以最佳的状态参与到阴室的下一次的选拔了,那就真正的玩完了。

    王慎,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而我,究竟又该怎么面对即将发生的这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