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七章 分离
    说实话,这几名警察刚才真是被吓了一大跳,按照常理来看,一个老头的战斗力会有多少?

    可燕长弓这种看上去弱不禁风不说,连摔倒在地上都没有人敢去扶的糟老头子,居然就这样轻飘飘的几拳几脚,把他们给打翻在了地上。

    本来他们还只是按照惯例的逮捕人而已,根据情报上而言,也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叫做王慎的道长,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情报,让他们了解到,我目前正在住院中,还特么的是在精神病院,所以他们根本没以为我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当燕长弓忽然挡在他们面前时,那种如果他们敢将我带走的话,他就敢用手上的长刀,将他们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敲爆,那种手上不知道染满了多少鲜血,才能在行动时不经意间释放出来的肃杀气息,几乎把他们给瞬间震住了。

    那种处于人灵魂深处本能中,被捕食者对捕食者天生的敬畏和恐惧,让他们身体在潜移默化中顺从了燕长弓所说的话,从我对他们面部表情的观察来看,他们是从心底里对燕长弓臣服了。

    他们的内心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敢移动一下,那就绝对是被这柄弯刀硬生生的敲碎脑袋的下场,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他们的冷汗此刻都还在他们的脸颊上不住的流淌着,看上去不像是他们要来逮捕我,而是他们要被我逮捕一般,直到我滑缓缓的走到他们的面前,有意无意的将燕长弓挡在了我的身后,他们才有了一种终于可以呼吸的感觉,身体猛地猛地放松,彻底的瘫软在了地板上。

    当我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这几个警察这才一改之前恐惧到无力的形象,对视了一眼,再次看了看燕长弓,发现他已经将那柄弯刀收拾了起来之后,这才颤抖着摸出了一副手铐,半天才稳稳的拷在了我的手上。

    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即便是将手铐拷在了我的手上,也没有立刻将我带离,因为这个时候,燕长弓突然笑着开口了,笑的很是爽朗,但在那些警察的眼中无异于来自地狱的咆哮。

    “你们都是警察,我不知道王慎和你们这些权利机关,做出了什么样的交换,但你们局里的内幕,或者说是黑幕,你们恐怕比我更了解吧,虽然我感觉你们的脑子都不怎么好使,但是作为王慎的走狗,倒也是足够了,以我对王慎的了解,我这个小徒弟,虽说是进去协助调查,但是进去之后,恐怕就不是协助调查那么简单了。

    你们来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些原本不应该出现的杀意,所以我的这个徒弟进去之后,难免会被你们给下黑手,所以我在这里先告诉你们几句,王慎有王家给他做后盾,能给我给不了你们,所有想要的好处,可我不一样,我没有什么给我做后盾,但我能给你们所有你们不想要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算给你们对我这个小徒弟下黑手的报酬,这些好处,我不会少给,只会多给,现在我这个小徒弟进你们局子前,是完完整整的,如果少了点什么东西,我也不动你们,就去找找你们的家人,先说好后不乱,少一个地方,就杀你们每人一个亲人,如果不幸死了,你们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世吧!

    先考虑好后果,再决定听我的还是听王慎的,觉得我在吓你们,最好问问王慎,我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听明白了,就给我滚吧!”

    燕长弓冲向这几个警察笑的很是爽朗,要不是场景有些不对,我都会怀疑燕长弓正在和他们进行着愉快的交谈,他那模样别提有多像邻家老爷爷了,只不过他这样故作的和蔼可亲,让这些警察们越发的胆战心惊。

    几名警察刚才已经感觉到了燕长弓身手的恐怖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只能陪着笑脸点头称是。

    这个世界其实很简单,就是弱肉强食罢了,若是个普通的糟老头子敢对他们说这番话,那么自然是请进警察局里面好好的教育一顿,若是考虑到他脆弱的身子骨,恐怕有极大的可能将他就关在这个精神病房里面修养修养,再怎样,总不能让你威胁警察吧?

    可燕长弓自然就不属于那些被压迫的对象,且不论实力,冲他能和王慎分庭抗礼,就知道他不是他们这些小警察所能够得罪的,国安局有这么样,对于燕长弓王慎而言,还不是就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虾米罢了,得到燕长弓放行的许可后,上前铐住了我,拉着我就向外走去,一路上不敢有任何的停留,生怕再不及时离开,燕长弓反悔,将他们永远的留下来,那就倒霉了。

    “放心吧,师父一定会尽快将你救出来的,就当去做一次马杀鸡,反正你皮子都松了,让他们帮你紧紧。”

    在我即将走出病房的时候,燕长弓这才看向了我,他的笑容又恢复了我印象中,一如既往的贱笑,虽然这话的的确确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但是不知为何,却让现在的我,心头浮上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感动,我也只能回复他了一个更贱的笑容,就被这几名警察飞也似得,拖拽着离开了。

    这几名警察刚才被燕长弓狠狠警告了一番,虽然不知道这个燕长弓的底细到底是什么,但是慑于刚才那阵威势,此刻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了,一路他们都很是无语的带着我走上了警车,而直到那辆警车飞速上路后,其中一个警察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冲着我说道:“我以前去看过你的比赛,说实在的我挺喜欢你这个人的,要不是我不来的话,工作就没了,我是真的不想来抓你,你好好的跳你的舞不好,非要去蹚这些浑水,王道长是王家的人,你似乎和他一样也是道上的人,王家的底细,恐怕你比我更了解吧,你惹了他们不说,还牵扯进了他们的机密,你好自为之吧,一会儿好好配合,也好少吃点苦。”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其他的话,心里却苦笑了起来。

    呵呵呵……

    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王慎可不是想让我吃点苦,这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