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六章 威胁
    我看着楞楞的站在我眼前,还没有从眼前残酷的现实中苏醒过来的王笛,我的心简直都快要碎了。

    之前的那一幕还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回荡着,但我知道,那一刻是真的回不去了……

    现实啊……

    你不要这么的残酷好不好,总是破坏我心中的幻想,让我真的不敢再爱了……

    特么的,明明知道王笛这个小东西,只会做出一些不靠谱的事情,而我还那样傻傻的看着她,期待她能给我带来一些出乎意料的结果,结果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这样就相当于什么都没有做好吗?

    就当我被王笛之前的行为而雷的外焦里嫩,被那个用手铐拷住了我的手腕的警察拖着走了好几步,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

    这个时候,一声宛如炸雷一般的声响,很是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回头望去,却看见燕长弓抽出了他那把永远不离身的长刀,快快步出现在我的身边,一刀将拷在我手上的手铐砍成了两半后,也不和他们多说,将那些看上去不怎么靠谱的警察,几脚踹翻后,这才在所有人,包括我在内的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刀背将还拷着半截手铐的警察拍晕了过去。

    这才用手摩挲这刀刃,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些跌坐在地上,一脸畏惧,不断发出痛苦的叫唤的警察们:“我看你们,谁敢将他带走!”

    “我艹,你这个老小子,你看我不弄死你!”

    拿着对讲机的那个警察,仅仅是按了一下对讲键,我就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上膛声,从我的不远处飘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燕长弓也没有迟疑,一脚踹在那个警察的脸上,将他彻底踹晕了过去后,拿过他手中紧紧攥着的对讲机,挡在了我的身后。

    这一系列的动作,可以说是行云流水,仅仅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那些一直用红外线死死的瞄准着我的枪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冲着对讲机说道:“王慎,如果我定要保他,你是不是连我都要杀掉?”

    “哈哈哈哈……有意思,燕长弓,想不到你居然会做出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来,你的节操莫非又回来了……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燕长弓的话,只引来了对讲机另一端的嘲笑。

    “既然大家都算是熟人,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是想给你的徒弟报仇,恐怕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命活到现在,既然都知根知底,就不要拐弯抹角了,说吧,你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对讲机的另外一端,愣了愣,再次笑着开口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敞开了说,你身边这个小子,恐怕你是保不了了,除去我那亲爱的大弟子之外,他还牵扯到我们王家的一件命案,还和牵扯我们王家一个大秘密,无论你怎么想要做什么,这个小子我是非带走不可,如果你识趣的话,就赶紧给我让开,让他和我走一遭,若是配合的好的话,我定会将这个小子完完整整的送还回来,但如果,你也要阻碍我们王家办事的话,我的手段,相信你是知道的,我劝你还是安分点,现在已经不是你之前熟悉的那个年代了,明哲保身这个道理还是要懂。”

    “你——”

    感受到王慎的不买账,燕长弓有些气短,甚至找不到可以回应他的话了,一事气急,将对讲机往地上一摔,默默看着我和他身上密密麻麻的红点,有些不知所措。

    “阿斌,我——”

    我摇了摇头,事情毕竟是我惹下来的,这其间的利害,并不是燕长弓一两句话就可以摆平的。

    更何况,我从王慎的话中,知道燕长弓现在的处境似乎并不像我看上去那么的好,在这个关头,若是再给燕长弓添上一些祸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毕竟他现在也算是我的保护伞,他要是出什么事,我也彻底的离死不远了。

    总得说来,是我的失误,从王慎的言语间,我慢慢的梳理好了这件事情的脉络,才发现我竟然将铁牛公寓这件事情都给忘在了脑后。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阴穴对于道士修炼的重要性,也并不了解那块血玉代表的真正意义,而且在得到血玉的时候,我还没有彻底的信任燕长弓,并没有将那些事及时的告诉他,现在和他的关系有所增进的时候,却又将那些我认为很是琐碎的小事给忘在了脑后,我的阅历毕竟太少了,勾心斗角方面还是有所欠缺,处理起事情来,难免会有些失误,但是现在和警察系统产生冲突却是实为不智……

    虽说王慎因为王家这一层关系和国家一些权利机构有所勾结,他可以找关系将我关入狱中,但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我有罪,毕竟王铁牛和王峰,已经死不见尸了,而且之前一切的行动,都建立在鬼迷心窍的基础上,这些执法机关能找出点端倪来,那才有鬼。

    所以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都是王慎想要借机从我手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比如那块血玉……

    而这期间,我更不能有所慌乱,必须保持自己清白者的身份,在这个时候,我更不能与警察等执法机关产生任何的冲突,要是我之前真的被燕长弓给救走了,我就彻底陷入王慎的圈套了,再被国安局定一个畏罪潜逃,被王家和警察双管齐下的追补,那就彻底没有办法逃出生天了。

    所以说……

    这个时候,最正确,也是唯一可以保住我这条命的方法,就是和这些警察去调查一趟

    “老头子,放心吧,我就和他们回去协助一下调查,你这就不要瞎操心了,我的命大着呢,你不是给我算过卦吗,这件事是我的福源,只有熬过这一次,我的前途才算走上正轨,你不是想要耽误我的前程吧,哈哈哈……”

    我拍了拍燕长弓的肩膀,接着就越过了有些发愣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燕长弓,缓缓的走向了那几名警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