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四章 精英考核和逮捕令
    这人不是燕长弓还是谁?

    “阿斌啊,你的病被看好了吗,感觉到你现在成了精神病,精神状态都好了不少啊——”

    “精神病个毛线,王笛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他——”

    砰砰砰的几声巨响之后……

    一个身影很是狼狈的倒飞了出去……

    “我艹,王笛,你到底是和谁混的啊,叫你不拦,你就真不拦啊,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几斤几两,你总知道吧,我要是能打得过他,就不会说这些场面话了,哎哟,好痛——”

    我躺在地上痛苦的叫唤着,燕长弓之前在我冲过去的那一刻,仅仅只是轻轻的一拨,一种被卡车冲撞过的感觉,直直的攀上了我的身体,在那一瞬间我就被甩飞出去。

    我在地上龇牙咧嘴个不停,但也不敢在去招惹燕长弓了,这老头看上去弱不禁风,风一吹就可以围着地球跑两圈,谁知道他随便一掌,就可以把我击飞老远,这次应该算燕长弓还没有准备好,仅仅在我的身上留下了点皮肉伤,要是再不识趣,莫说断几根骨头,小命去掉半条都有可能。

    什么年龄阶段,就应该做什么年龄阶段该做的事,该碰瓷就去碰瓷,该跳广场舞就去跳广场舞,还在家里等着入土,就在家里面等着入土,干嘛要学那些年轻人一般打打杀杀,而且最要命的事,年轻人居然还打不过他,这样严重的挫伤了年轻人积极向上,一往无前的拼搏精神的行为,还损害了年轻人应有的自信和社会发展的规律,他们这样做,是多么不利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

    更关键的是,他们还被归为老弱病残,享受社会给予的最完善的福利设施,到头来,打又打不过他们的我们,却还要在公交车上给他们让座,你觉得这样还有天理吗?

    既然燕长弓都来了,我算是彻底安全了,即使打他不成,被打一顿也还是挺值得的,至于他会不会算卦这个问题,我最好还是选一个大吉大利的日子,再去质问他,不然在这样突兀的被打一顿,我的小身板可是消受不起了。

    “师父,你是带我去执行任务的吗?”

    “本来是,但是在我对那次任务进行算卦的时候,却出了一个大凶之兆,显示问题出在你身上,但我在对你进行算卦的时候,发现这个卦象的显示似乎有点奇怪……”

    “这凶兆有多大?”

    “比赵寡妇的大一点,比王寡妇要小一点,和刘寡妇的差不多……呸,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说正事!”

    燕长弓啐了我一口,那神情要多正气,就有多么的正气,就好像那些话,不是他说的一样,但在他阴气逼人的眼眸的注视下,这个锅也只有我背了。

    “第一次的卦象显示你若是继续待在这个城市会有血光之灾,却也不致命,但我如果强行要带你走,你的命格居然会发生变化,也就是说你命中有这一劫,若是强行逃避,你以后的人生道路将一事无成,但第二次的卦象显示这一劫对于你来说,是一次福源,所以若是熬过了这一劫,你的人生这才算走上了正轨,反正我也没怎么看懂,你还是把你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给我说说,让我分析分析,看能不能让你少吃一点苦。”

    说实话,我对燕长弓说的什么卦象之类的东西,也有点不明所以,只不过从他的话里,还是知道这次我可能摊上大事了,也顾不上什么隐私之类的事了,将最近发生的事,包括将阿翥捉奸在床,阴室阴穴那档子事都给他说了。

    我在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到他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在捉奸和吃丹药那两件事上稍微上了点心,听到后者的时候,甚至发出了一声惊呼:“阳气丹啊,货真价实的阳气丹啊,他们居然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给你吃了,要买十多万一颗啊,要是换做我,锁在保险柜里面等它升职都不会拿给你吃啊,你这败家玩意儿,怎么尽做些拱白菜的事。”

    我艹,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你这半路师父做的真是尽责……

    “至于你说的那个道士考核,是各大道士门派和宗门选拔弟子的精英考核,和普通的道士考核不一样,流程虽然都差不多,每三年一次,分为道兵,小道士,道士,大道士,道君,道尊七个考核,其中道兵的考核是在每个城市的道士事务所进行考核,小道士的考核是在每个城市级别的道士考核事务所进行考核,道士在每个省级道士考核事务所进行考核,大道士以上都在道士协会总会的考核事务所进行考核。

    每一次考核,只留下前十二名,分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道兵考核过后,每个城市里大型事务所的前十二名道兵,将会全部参与各城市级别小道士的考核,而在每个城市参与小道士考核的前十二名小道士,将会去参与各省级的道士考核,每个省考核剩下的十二名道士,将会去道士协会的总会参与最后十二名大道士的选拔……”

    “三年才会进行一次,也就是说,我的时间还很充裕咯。”

    “呵呵……你的运气比较好,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开始考核了,你还是不要怀着侥幸心理了。”

    我心一惊,看来阴室的作风还是和之前一样,不会给我过多的时间准备,这个暂且不提,似乎我把一件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

    “对了,师父,你知道王峰这个人吗?”

    “王峰是王家有史以来第一个以私生子的身份,没有依靠王家财团,仅仅靠少的可怜的资源,成为大道士的天才,是王家大长老王慎的大弟子。”

    “额,如果说有人杀了王峰,会怎样?”

    “呵呵呵……那个人绝对会死的……呵呵呵……王慎这个人,最为护短,那个傻小子要是落在他的手上,死无葬身之地都算是轻的了,估计会直接弄得魂飞魄散。”

    “师父啊,如果说,是我杀了王峰会怎样?”

    “呵呵呵……别逗了,你不是只杀了王子卫吗?”

    “呵呵呵……如果我说王峰就是王子卫呢?”

    “我就说,就凭你那点本事,杀得了王峰……我艹,你还真把他给杀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快跑啊,不跑等我给你收尸啊。”

    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有消息来了,是卞振华的。

    “阿斌,快抓紧时间跑路吧,你摊上大事了,国安局已经派人来抓你了!”

    我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中反应过来,门外的走廊上穿来了重重的脚步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