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三章 获救
    “你们是在进行什么活动吗?”

    这一句话很是突兀的出现在我的身边的时候,就好像一束来自清晨的阳光第一时间穿破密密麻麻的树丛,从稀稀拉拉的缝隙中照射在了我的身上,然后轻轻的抚慰着我,就快被这些精神病人折磨的想要选择死亡的脆弱心灵。

    而此时此刻,那些死死的握住我的喉咙的手带来的压力,顷刻间消散一空,我的喉咙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畅,梗在我喉咙间的那颗我一直都想吞下去的丹药,顿时没有了那些压力的阻隔,很是顺利的沿着我的食道进入了我的腹中。

    这颗丹药一进入我的腹中立刻散发出一种很是让我感到舒适的暖意,那种暖意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猛烈,直直的顺着我体内每一个细胞,散发着它应有的药效。

    怎么说呢?

    因为经常锻炼,身体比较好的原因,没有怎么得过病,也没有怎么吃过药,但是因为我是一个医科生的原因,还是大致感受到这个丹药的药效。

    它大致是一进入到我的体内就被我身体各大消化器官所溶解,化为一股又一股,尤其精纯的阳气,这些阳气虽然比较微弱,但好像一个引子,带动起全身上下所有仅存的那些因为最近接二连三的以命搏命,变得尤为的微弱的阳气,迅速集结起来,对我体内,各大受损的脏器进行由内而外的修复。

    一时间我整个身体都感觉到暖洋洋的,一股倦意也慢慢的浮上了心头,很明显这丹药的修复,和阳气的调动还是消耗了我大量的能量,让在之前和这些精神病进行了殊死搏斗的我,一下子感觉到尤为的疲惫,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我现在感闭一下眼睛,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彻底的熟睡过去了。

    这丹药,效果真的好。那个黑衣人,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大这个丹药的效用,阴室出品,果真非同凡响!

    要是换在其他情况下。我可能真的就这样睡过去了,但毕竟我又不是猪,除了吃就只会睡,看清楚眼前的情势,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虽说现在有个人来帮助我,但是那些精神病的实力和不要命的本事还是让我有些后怕。

    但大战之后,身体之类的都比较疲惫,连带我的大脑反应速度都被极大的削弱了,虽说之前想起的那声音我比较熟悉,但是不看见那个人,一时半会儿我还是想不起来是谁。

    我也来不及再次检查身体的变化,就顺着声音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视野里面,这个人不是王笛还是谁?

    从我遇见王笛那一刻起。说真的,我没有一分一秒会如此高兴的,看见王笛一脸贱笑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后,还没有生出想要一脚把她踹飞到天边的冲动。

    说实在的,她在这个时候出现,我都有些热泪盈眶了,因为此刻的她在我的心中就是光,就是电,就是唯一的神话,就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superstar!

    “王笛。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既然这个丹药已经把我的伤势给医治的七七八八了,而我的身手也不再受伤势的影响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不管现在那些精神病处在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处在鬼迷心窍的情况下,自然也是顾不上那些所谓的道义了,拎起一个看上去很是厚重的板凳,快速的周转于那些精神病之间。在不断穿梭的时候,乒乒乓乓挡在他们后脑勺重重的敲下,就好像以前经常玩的,打地鼠之类的游戏一般,很是轻松地将这些徜徉在他们自己五彩斑斓,天马行空的世界里的精神病,接二连三的敲翻在了地上。

    看着他们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的时候,一股成就感顿时浮上了心头,做了一个自以为很是帅气的姿势后,将手中的板凳扔到一边看着一脸无奈的王笛,摸了摸鼻尖,开口便直接询问道。

    “嗯?”王笛很是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摸了摸没脑袋,这才很是疑惑的说道,“你不是发短信给你的师傅,让他看到短信后,尽快来这个精神病院接你吗……当时我们收到你这个短信之后都觉得很开心,毕竟我们一致认为你的脑袋是有一点的问题,不放弃治疗,总归是好的,看到你有这样的觉悟,我们大家都很开心,还是欣慰,你终于长大了。”

    “麻烦请说人话!”我手一伸,就死死的抓住了王笛的耳朵,将她拖到了我的面前不断的加大着,作用于其上的力道,疼的她不住的龇牙咧嘴。

    “你师父收到你发的信息后,给你算了一卦,因为他毕竟是人,行动方面,自然会有很多限制,所以他就派了一个鬼仆来学校里面通知我,给了你大致的地址,让我尽快赶到这个地方,凭借我们之间的联系,让我尽快的找到,因为他觉得他之前给你占卜出来的那个卦象,让他觉得不是很放心,说实在的,也亏得是你的师父会算卦,不然我再晚一点来,指不定你就被这些精神病给弄死了。”

    以王笛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在我捏着她的耳朵的手再加大了几分力气之后,她这才关闭了她火力全开的嘲讽模式,乖乖的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我。

    虽说我很是感激燕长弓为我做出这一切,但我从王笛所说的这一席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尤为重要的信息,燕长弓特么的居然会算卦!

    那特么的那之前是谁告诉我,他只是身手好,只会炼器,不会太多的道术,也不会算卦,看风水,你特么的,什么都不坑,就特么的只会坑熟人啊,燕长弓,我艹尼玛了个逼!

    “阿秋——”

    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这个时候,晃晃悠悠的走进了这间像经过了暴力袭击一般,到处都是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穿着病号服的病友们的病房。

    “我艹,是谁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