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一章 阿翥的鬼心
    都得死吗?

    那就有点意思了,按照阴室以养蛊虫一般,培养新人的套路,若是可以通过能侥幸,连一点代价都不用付出就可以过关的话,那也就不值得我将阿丽托付兰姐照顾了。

    只不过……

    “你在这个病房里面一直和我谈论,杀这个杀那个,甚至全部都要杀光这些事,难道你不觉得很是诡异,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吗?”

    这黑衣人只是耸了耸肩,指了指周围的那些在此刻显得异常安静,像是被我们的话,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病友们,撇了撇嘴:“你没长脑子也就算了,你难道也不会用眼睛看看吗?”

    我有些发愣的看着周围的那些安静的显得有些诡异,甚至可以说已经诡异到他们的呼吸声都听不到的程度了,直到那个黑衣人轻轻的在一个病友的肩膀上重重的一推,只见那个人就像一个不倒翁一样,倒下去了,又有条件反射的恢复了原本处于的状态。

    “都是道士,连你那个鬼粮都会用的鬼迷心窍,我都没有办法使用的话,那就有些难堪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向他询问起王峰现在的情况。

    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和我说了,因为王峰当时在我昏迷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快要死了,再加上他是站在我这边的,也算是帮了我一把,不动声色的在王峰的伤口上动了些手脚,将他给干掉了。

    说实话,要是没有他的帮助的话,最后死的人一定是我,毕竟我在那一刻已经彻底没有了知觉,而王峰只是受了重伤濒死,只要干掉我,还是可以得到阴室的医治的。

    “至于他的尸体……被那个鬼婴的残魂给带走了,临走时,他要我给你带句话……谢谢你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另外让我替他给你说声对不起,让你不要太记恨他们,他们的的确确没有选择……”

    “对不起吗……”

    我的脑海里一时间有些发懵,但还是想起我之前让鬼婴去吞噬阴气好彻底修复好自己的执念时,鬼婴看着我说的那些话……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如果你知道我接近你是有特殊目的的,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呵呵呵……

    原来现在发生的一切从我们见面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可他们还傻傻的顾忌着我的感受,硬是把这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结束的阴谋,硬生生的拖到了最后一天不说,还堂堂正正的摆到了我的面前,而到头来,活下来的却不是看似占据了一切优势的他。

    “你或许还在想为什么鬼婴现在还会有残魂的存在,他是王峰的鬼仆,无法抗拒王峰的命令但是也可以在不违反命令的基础上,做一些小的调动,所以他将自爆的地点放在了你脑袋里的那些残念之间,让那成千上万的残念替你分担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冲击,不然以他自爆的猛烈程度,你这个脑袋还存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我一愣,随即心里慢慢有一种苦涩的感觉,他们的的确确都没有选择……我也一样,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只不过,现实做多了让苦命人为难苦命人的戏码。

    不知为何,我开始对我脑海在之前濒临死亡之际浮现出来的那些想法,产生有了一种很是自责,简直自责到了极致的念头……

    王峰……不,王子卫为了这个阴穴的控制者,做出了那么多的准备,可到头来却以生命的代价,成全了我,可我在坦然接受这一切的时候,想的却是什么?

    我恨的,恨不得再杀他了个一百次的人永远是那个和我竞争阴穴的控制者的王峰,而不是我认可的那个兄弟……

    我认可的那个兄弟,永远不会在我的记忆里消失……

    他的名字永远叫做王子卫!

    当我还在王子卫和王峰这两个身份身份上纠缠不清的时候,另外一个身影再次浮上了我的心头……

    那个人是阿翥!

    “你看到阿翥的尸体了吗?”

    我很是焦急的看着身旁那个无聊到已经在削苹果的黑衣人,这件事情对此刻的我,尤为的重要,若是不能及时的将阿翥的尸体进行掩埋和超度,他体内的残魂就会消散,我这次的行动也算是彻底报废了,阿翥也……

    “你们作为阴穴的候选者,在选拔期间都会有专人在关注的,至于你那个朋友的尸体,我已经帮你超度了,因为死因无法公开,只能进行火化,他父母方面不用担心,他们的记忆已经被我们处理了……不过他还有执念未了,想要见你一面,这样的情况,你也见过好几次了吧,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桌子上有阴室给你留下的疗伤丹药……友情提示,你印堂有些发黑,最近可能会有大事发生,虽不会致命,但少不了皮肉之苦,你好自为之。”

    我还没有来得及点头,黑衣人就凭空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病房的门口,缓缓的走进来了一个有些慵懒和稍显桀骜不驯的身影。

    “你这小子,命还真硬,我还以你小子真的那么有义气,想和同年同月同日死。”

    阿翥直接飘到了我的身边,狠狠的冲着我的胸膛来了一拳,弄得我龇牙咧嘴,却又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那个人在给我修补了残魂之后,让我回了一次家,将事情都处理顺便修改了我爸妈的记忆,他们以后没了我也会过得好好的,所以我倒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阿翥指了指他的胸膛,将手插入了其中,摸出了一个萦绕着白光的心脏:“那这个东西,就给你吧,你比我更需要它……”

    “阿翥,你不要那么混蛋和自私啊,老子拼死拼活的将你的尸体拿回来,超度你就是想让你投胎,特么的不是想让你魂飞魄散。”

    阿翥看到我有些愤怒的眼神,只是笑了笑:“就算是是投胎去了,下辈子我们也不能再做兄弟了,又有什么意义呢……等我长到现在这么大,你女儿都和我差不多大了,到时候想娶你的女儿,却又想和你拜把子,那不是胡闹吗?”

    阿翥的话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他把鬼心塞到了我的手中,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也有些郑重:“我也是死了之后,才知道你的使命,这东西是你应得的,不要这样哭丧这脸,不要让我魂飞魄散都散的不开心,笑一个,也让哥走的放心……”

    看着阿翥渐渐消散的身躯,我知道结局已经注定了,快速的回想起我和阿翥曾经的快乐时光,笑的很甜,也很灿烂……

    一如阿翥消散一空的身体上,最后弥留下来的笑意,很甜也很解脱……

    “阿翥——”

    看着彻底消散于这个世界的阿翥,我嘴里嘴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而此时此刻那颗鬼心没入了我的胸膛,传来一阵阵让我每个毛孔都散发出来的暖意……

    这可是……兄弟才能带给我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