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章 住院
    鬼婴居然自爆了……

    我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这一瞬间,我只感觉到我的脑海在这个瞬间,就像有一个炮弹在里面爆炸开来了一般。

    整个头颅内部给我一种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给弄成了一团浆糊的感觉,什么也感受不到,什么也意识不到了,只感觉到我的周围陷入了一片难以形容的空白。

    不知道是从我已经感觉不到,但似乎还是从隐隐约约能够察觉到还睁开的眼睛中看到的这一切,还是已经彻底陷入了一种什么都看不到的恍惚状态中。

    与此同时,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如同潮水一样向我迅猛的席卷而来,那种尤为强烈的感觉,甚至已经盖过了鬼婴自爆后产生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只要我一放松,就会彻底的失去知觉……

    虽说我不知道,要是我彻底的失去了意识,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但有一点我还是知道的,若是不在这个时候将王峰干掉,两个人中只能存活下来的那个人,就是王峰而不是我了!

    “呵呵呵……没有办法了吧,你的实力本来就差的不像话,能伤到我,还能坚持到这个地步,说句实话,你已经把你八辈子攒下来的福运给用光了,你也最多只能走到这个程度……所以,你还是去死吧,阴穴在我的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因为阴穴的控制者,绝不可能是你这样的弱者能够企及的!”

    朦朦胧胧中,我感受到了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夹带着对我无尽的嘲讽和略微有些庆幸的声音……

    是他……

    他还没有被我手中的弯刀给砍中……

    鬼婴在我意识海里面自爆,造成脑海里剧烈的震荡,所造成的后遗症是非常严重的,尽管我用尽了我所能想到的所有能够恢复清醒的办法,甚至连已经感受不到现在在哪里的舌头,都被我试着咬了咬,我的周围还是一片,无论怎样都看不透的白色空间。

    说句实话,我甚至连我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的脑袋都已经感受不到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在之前,在鬼婴自爆时候,已经被彻彻底底的给炸开了,不然我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状况。

    甚至我还有一个我最不想它成为现实的猜想,是不是此刻的我已经只剩下执念了……

    就在我此刻所在的状态产生了深刻的怀疑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作用于了我的身上,使劲儿的摇晃着我,那摇晃的剧烈程度,甚至把我周围那片白色的位置空间都给弄得摇摆不定。

    这究竟又在发生什么?

    王峰的伤势我还是知道的,仅仅是被我戳瞎了一只眼珠和踢中了小腹,这种看上去很是严重的伤,兴许在短时间会对他的力量起到极大衰弱作用,但是现在的他至少还保留着清醒的意识和较为清晰的视觉,对付现在的我,可谓真真正正的手到擒来。

    因为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根本无法判断出他的位置不说,就连我现在是否还握住了那把弯刀都还不知道,还怎么谈置他于死地,被反杀还差不多。

    而这个时候,我周围的震荡越发的剧烈起来,更夸张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从可以勉强忍受的摇晃,一下子加剧为难以忍受的天旋地转,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再次攀上了我的感官,尽管现在的我并不知道,经过了鬼婴的自爆后,我是不是还有头这个器官……

    “特么的,快把你的手松开,老子要杀了你……”

    松开手?

    意思是现在的我还拿着刀?

    谢谢你的提醒……那么别了,活下去的人,终究还是我啊……

    周围的摇晃还在继续,综合那在我耳畔一直不断响起的话语,这些接连不断的摇晃,恐怕就是王峰在抢夺我手中的那柄弯刀吧。

    如潮水一般的倦意再次向我袭来,这时的我,并没有再次抵抗,任凭那些倦意在我仅存的意识上肆虐……

    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一下子吞噬了我的意识,只不过,在我彻底丧失了自己的意识前,一阵尤其短暂,很快就戛然而止的惨叫却很是及时的传了出来……

    呵呵呵……

    看来我是赌对了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猛地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我身处在一个医院的病房里。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破败不堪的地下停车库,和鬼婴在我脑海里面自爆的那个时刻,猛然间,看到周围都是白茫茫的病床,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就要从病床上跳下去,但还没有彻底调动起身体,一阵强烈的疼痛感从我的身上各个地方接二连三的传了过来……

    “啊——”

    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尤为痛苦的哀嚎。

    这声哀嚎吸引了病房里面所有人的注意,直到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病房里面的其他病人才将注意力从我的身上转移了开去,纷纷看向了那个黑衣人。

    “你醒了?”

    我并没有回答他,首先且不论这是一个白痴的问题,再其次这个黑衣人居然就是之前兰姐身边那个跟班!

    “你怎么在这里!”

    “你以为我想来啊,我是来给你报喜的,你在第一轮的选拔中取得了胜利。”

    “呵呵呵……这我还是知道的。”

    废话,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不会躺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废话了。

    不过之前我将所有的运气都压在王峰和我的位置在弯刀的攻击范围内,以他当时的那个身体状况是肯定经受不住我倒下去那一下瞬间的冲击,再加上弯刀的的特性,只要没入他的身体,他定难逃一死。

    虽说不久前发生的一切有侥幸成分在里面,但是不管怎样,能活下来,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很明显,这些阴室的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下一轮的考核依旧是一个月以后,规则和之前一模一样,只不过就不是非分出一个你死我活不可了,只需要你们两个,在下个月的道兵考核中至少要的一个进入前十二名,谁的排名在前面,谁就获胜,当然也不阻止你们进行厮杀,毕竟无论怎样,你们两人中都只能活下一个。”

    “那要是两个人都没有进入到前十二名怎么办呢?”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黑衣人,而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的开口了,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如果是这样,那两人都得死……因为阴室不需要废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