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九章 鬼婴自爆
    王峰……

    “你是王峰?”

    我看着眼前这个也算是和我出生入死过好几次的男人,视野一下子朦胧了,不知道是因为被那把弯刀割破皮肤的疼痛,还是被这个男人终于将他的真实名字告诉了我之后,感受到自己再次被欺骗之后的心痛。

    王子卫是王峰……

    呵呵呵……

    王子卫就是王峰,就是一个我从开始莫名其妙的被卷入道士这一个行业之前遇到的第一个活人,第一个愿意陪着我出生入死,第一个除了杰少三人还有阿翥之外,真正意义上把他当作兄弟的人。

    当我以为我和这个男人可以一直这样作为彼此最后的陪伴,作为最后一个还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死去兄弟!

    可就在我目睹着和我一起长大的发小,死在我的面前,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和我这个唯一还活着的兄弟一起为阿翥收尸的时候……

    他却想要用他此刻紧紧的攥在手上的弯刀,将我的脑袋劈成两半!

    然后在我还抱着一丝我都不敢置信的侥幸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王峰……

    和我一起竞争阴穴的控制者的王峰……大道士王峰!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然后我一时间感到整个世界,都开始颤抖和模糊了起来,不是因为伤势,而是因为我对这个世界真的已经快绝望了……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王子卫……不,王峰慢慢的向我走来,手里那把闪烁着阴冷寒意的弯刀,离我的距离也越发的近了……

    这个时候,我和王峰在一起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如同一幕幕电影快速的闪过,除去那些和我在一起出生入死的画面,那些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颇为诡异的场景也慢慢的被我整理了起来。

    我看着他缓缓的向我走近。摸出了一块沁着血丝的血玉,感受着其上不断散发出来,尤其阴冷,却刺激着我的思维变得极其敏锐的寒意。忽然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这块血玉和之前在学校那个大阴穴里面的怨气中枢如出一辙,很显然这两块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血玉,绝不可能是什么巧合,再加上王笛之前在替换那怨气中枢时所说的话……

    这块血玉里面有怨气残留……

    当时我还没有把她的话的话当做一回事,现在看来。那块血玉有极大的可能也是阴气的怨气中枢,也就是说……

    这块血玉也对应着一个阴穴……

    而他对应的阴穴,只有可能是铁牛公寓!

    所以掌控了一个阴穴的他,自然知道阴穴的存在对于道士修炼的作用,再次参加波浪酒店的选拔,这倒也无可厚非。

    兰姐之前也说过,这座城市里,还有着两个没有被阴室控制的阴穴,我之前所在的学校自然是其一,可我万万没想到铁牛公寓就是另外一个。而且它的主人还是王峰!

    想必王峰抢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手,不仅仅是想要完成阴室控制者的选拔,而且还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走这一块之前为了掩盖他的身份而给了我的血玉,好吸取铁牛公寓这个阴穴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阴气,准备为最后的选拔做准备,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也仅仅只有一个月了。

    既然梳理清楚了大部分的脉络,看着眼见已经和我近在咫尺的王峰,有些凄凉的说道:“既然我和你的相遇。注定是要互相厮杀,注定只能留下一个,那你为什么不在之前我还被蒙在鼓里的时候就将我杀掉,而要拖到现在。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特么的把你当做我的兄弟啊……让我死的不明不白,难道不好吗……非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一步一步的将我杀死,我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也正是把你当做我的兄弟,所以我才把这场厮杀硬生生的拖到了今天,你以为我还有的选择吗?”当我企图逃脱的时候,王峰移动的速度尤其的快。一刀背就将躲闪不及的我打翻在了一边,用力的踩在了我虽然在之前服用了鬼精华恢复的差不多的胸口上,高高的举起了那柄弯刀,重重的向我劈来,“以你的实力,我还让你活到了今天,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呵呵呵……

    王峰这话一出,一种名为凄惨的感觉再次从我的心底里升腾了起来……

    呵呵呵……

    原来他之前的软弱都是装出来的啊,而我却还在和那些远远超过我自身实力的鬼魂对战,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的时候,还傻傻的替他着想,把一切可以安全逃脱的机会都优先留给了他……

    呵呵呵……

    而他看到,那些对于他而言仅仅是小菜一碟的渣滓将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就在我心甘情愿的将后背交给他的时候,装作担惊受怕,而且心安理得的接受我的庇护,做出的最大的牺牲,也仅仅是为了不露陷,上演一场拼死也要救我,却无能为力的苦肉计罢了……

    呵呵呵……

    最可悲的事情,我还把他的掩饰当做了兄弟之间,不计较生死,只为了一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承诺……

    呵呵呵……

    去你妹的仁至义尽,我还是太过于天真了,以为付出了就一定会有结果,可还是陷入了肉包子打狗的宿命轮回……

    如果我们两个只能活下来一个,而那个活下来的人,并不是你……

    弯刀离我只有不到半米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头一偏,肩膀一侧,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但弯刀还是重重的砍在了我的肩膀上,直接将其上的血肉给削掉了,露出了森森白骨。

    王峰见一击不成,抽刀再砍,这一次的力道较之前更为猛烈,一副要将我劈碎的架势,似乎是用力过猛,他的身体有些微的前倾……

    就是这个时候!

    我一咬牙,双腿死死的夹着他的腿,让他的身体重心在这个时候,彻底倾斜,手中的弯刀也重重的落下,仅仅离我的脑袋只有一厘米左右,直直的砍在地面,即使是这样还是将我的脸划破了一条口子。

    而这个时候,我捏着斩鬼剑的左手,重重的戳进了王峰的左眼眼珠,在他被这剧痛弄昏了头脑的时候,一脚踹在他的小腹,将他硬生生的踹翻在了地上,夺过他的弯刀,也不多说,朝着他的心脏重重的戳去……

    去你妹的大道士,也只有一个脑袋和一个心脏,被刀戳碎心脏,也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你唯一比我强的只有道术,而我却并不是鬼!

    就在这一刻,躺在地上的王峰居然笑了……

    “你以为你就赢了吗……弟弟,动手!”

    我的意识海里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叹息,依稀能听到一声若不可闻的抱歉,然后我的意识海便轰然爆开了……

    鬼婴自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