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百零八章 对不起,我叫王峰
    看着眼前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血雾和因为失去了头颅,从方蓓的手上滑落下去,彻彻底底变成一个看不出原本形状的破布口袋的狼,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如果我早一点知道方蓓和狼之间的关系,在之前她想要下杀手的时候,就不应该提醒她,弄得她不得不再去回忆那些她原本一辈子都不会记起的话,就不会说出不让任何人伤害我的话,这样一来……

    局面也不会这么的尴尬,弄得一时间我和方蓓就在那儿大眼瞪小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真的,弄得我挺害羞的,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在帮助了我之后,都会说一些让我想想就觉得很是不好意思的话,要是再多经历几次,我的小心肝怎么受得了。

    想想,这就是做一个好人的好处吧,一个只为别人着想的傻子,在危难关头,总会有同样志同道合的傻子来拯救他与危难当中。

    谁叫我们都是好人呢?

    不过看到方蓓的情绪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我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方蓓也只是看了看我,就将狼的尸体直接丢在了地上。

    若是换成其他的鬼,我可能还会试着去超度他们,但是狼的所作所为已经上升到恶鬼的范畴了,只能斩杀不能超度,若是超度,不仅得不到功德不说,甚至还会有损阴德,既然狼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他积攒了许久的阴气还是存在于这个地方。

    因为他已经变成恶鬼了,这些阴气也是无法被净化,若是任凭这些阴气存在于这个地方,被其他的鬼魂发现,夺取吸收后,必定会再次产生一个更加强大的厉鬼,对这个社会必将造成巨大的危害。

    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在其他的厉鬼被吸引过来之前,就将这些还未溃散的阴气给吞噬了。我都知道,方蓓当然不会不明白,并没有过多的犹豫,指了指被她随意丢在一边的狼的屋头尸体。冲着周围的厉鬼们点了点头。

    那些厉鬼对视了一眼,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一下子浮上了让我看了都有些胆寒的狂喜,尤其是离狼最近的那些厉鬼,几乎是在那一个瞬间。争先恐后的朝狼的尸体扑了过去。

    他们的身形一动,其后离狼的尸体比较远的几百个厉鬼,都一起冲上去,互相争抢着狼的尸体,互相推搡着彼此,猛烈而且巨大的攻势,直接将狼的肢体简单粗暴的撕成了一条条丝状的阴气,囫囵着吞进了嘴里,发出一阵阵让我有些发怵的嚎叫。

    无论是从听觉还是视觉来感受,我都可以很是明显的看出狼的阴气让这些在波浪酒店困了几年的厉鬼。尤为的满意。

    而方蓓却站在一旁,看着这些厉鬼不断的吞噬着狼,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又不忍,有难过,甚至眼神里隐隐约约还有着大滴大滴的泪水在不断的冒出……

    即便是狼以自己的目的接近他,伤害她,甚至是将她一个人留在波浪酒店接受每周一次的地狱般的火刑,可是她毕竟爱过他,虽说这份爱。就是一个粉丝对自己的偶像一般,近乎于甘愿付出自己一切,冲昏了头脑的爱。

    即便是这样,方蓓就是杀了他。在短时间也无法清除狼在她心里的重要地位,这些还是要时间才能让其慢慢的淡忘的感情,亦或是深刻记忆,比起一点点的实力提升更加的重要。

    女人总是一往情深,而男人总是抱着以破坏女人这些最为完美的臆想,当作自己又魅力的表现。

    可悲……

    却也是必然……

    我也没有过多的安慰方蓓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走到一旁,将意识海里面的鬼婴叫了出来。

    鬼婴看见眼前那和去食堂抢饭没有任何区别的场景,简直快要被吓傻了。

    “你把我叫出来干嘛,莫非是要让我帮你对付他们,得了,这些如狼似虎的痴汉,看上去都不是我这个小身板能够对付的,钥匙菊花不保,我就没有脸见人了……”

    我一脚将鬼婴踹到了一边:“第一你已经是鬼了,第二你长得又危害社会,要是还给你一张脸去见人,那些人恐怕也不会愿意吧……”

    鬼婴耸了耸肩,表示对我的话,有些无可奈何,我看着他那副被打击的连做鬼的勇气的鬼婴,对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重重的将他踹到了那些还在抢夺狼的阴气的厉鬼群中,说道:“这些阴气对你大补,吞噬一点,将自己尽快恢复,早点投胎去吧,不要再拖了,这样拖下去,对你并没有好处。”

    踢开鬼婴后,我给方蓓说了一下情况,方蓓也没有说什么,和那些厉鬼进行了交涉后,那些厉鬼也留出了一个位置给鬼婴。

    鬼婴只是看了看眼前那堆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简直和一团乱麻没有任何区别的阴气,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般的激动,而是站在原地有些愣愣的看着我:“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如果你知道我之所以接近你,是有特殊的目的的话,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我撇了撇嘴角,这都是这么了,为什么这段时间所有的人老是喜欢问我这些听上去感到很是莫名其妙的话语,本来不想回答他的,但是看到他眼里不知为什么闪烁起了泪光,刻意的板起了脸,作势要向他踢去:“就是觉得你这小鬼头不靠谱,才想让你早一点离开我,快给我吃!”

    鬼婴再次深深看了我一眼,犹豫了片刻这才加入了那些厉鬼们吞噬阴气的行列,没过一两分钟,这些阴气就被完全吞食干净了,只听见接连不断满意的呢喃。

    鬼婴吞噬了一部分阴气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我,就直接回到了我的意识海内。

    而做完了这一切,方蓓告诉我,阴穴控制者的竞争是非常的激烈的,一个人单独在外,一定要做好防备,因为我的实力和另一位竞选者的实力实在差太多了。

    嘱咐完这一切后,她和周围的厉鬼连带波浪酒店大堂的虚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想必将大堂短暂的弄到这里来,肯定有很大的限制,所以她才会这么快的离开。

    随着方蓓的离开,这个地下车库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安全了,我拿出一瓶鬼精华喝了下去,顺便将仅剩的最后一瓶放好后,便向阿翥的尸体走去……

    对不起,兄弟,我没能救下你,我来带你回家……

    走到阿翥面前,刚想将他背起来,才发现阿翥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能够向以往那般的配合,便回头看向王子卫:“王子卫快来搭把手……”

    “来了……”

    王子卫应声而至,我背对着他,等着他将阿翥放在我背上,许久没感受到动静,我不由得心里泛起了疑惑,回头望去,却发现一把弯刀重重的向我的脑袋劈来……

    弯刀离我的脑门仅仅只有一寸了,我只来的一缩,弯刀从我的头皮擦过,在我的胸腹部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划痕。

    剧烈的刺痛,让我反应尤为的迅速,一个后滚翻和王子卫拉开了距离。

    “王子卫,你在干什么!”

    “对不起……我叫王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