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六章 可以杀了他吗
    狼被方蓓突如其来的一掌给击飞了好几米远后,重重的撞在一旁的墙上,发出了一声尤其响亮的撞击声,然后待在原地缓了好几秒钟,这才有些发懵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狼满脸都是大大小小的腐蚀痕迹,多半是在之前被那些冤魂吞噬撕裂后留下来的,总之现在的狼已经面目全非了,以至于曾经和他有亲密关系的方蓓居然在这个时刻并没有将他给认出来。

    他全身上下都在发抖,不过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愤怒,换了谁在自己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给破坏了,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加上方蓓可以一掌将他打飞几米远,虽说偷袭占了大部分的原因,但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方蓓实力的强悍,恐怕就算不如他,也不会差太多,有她的介入,而且她似乎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这样看来狼至少不能像之前那样轻易的将我们干掉了。

    狼此刻的表情甚是阴沉,死死地看着方蓓,语气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妨碍我。”

    方蓓一看自己的手下败将居然还敢这么的嘴硬,原本很是温柔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尤其的阴冷,开始慢慢的变得沙哑了起来,狼并不知道方蓓现在语气变化所代表的含义,但我知道她是真的动了怒:“好吧,我之前的语气似乎让你没有明白我究竟想要说些什么,那我现在换一种方式再说一次……你这垃圾,离我的朋友远一点,越远越好,如果我觉得你离得不够远,我就会让你后悔现在的没有尽快的离开!”

    “特么的,你居然敢和我这样说话,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狼一听到方蓓叫他垃圾,顿时暴跳如雷,他生前生后,都将自己归位成功者和强者这类的范畴,从来没有人叫过他垃圾。

    方蓓这一句话,算是触碰到他的逆鳞了,他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卷起一股子阴风就向方蓓冲去,那架势似乎是根本不把方蓓放在眼里,那一开始就放的狠招,似乎不打算保留,就要尽全力将方蓓灭杀。

    方蓓的实力其实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能当上阴穴的一个领头鬼,实力怎么可能会差,再看看狼,就算他以前要比方蓓强上不少,但是他之前毕竟被那些冤魂给撕裂吞噬过一次,仅仅凭借阿翥身体内残留的些许怨念,得以侥幸重生,但不成他此刻的阴气程度还会比方蓓强?

    方蓓看着狼尤为凛冽的攻势,仅仅是冷哼了一声,同样卷起一阵阴风朝着狼正面冲击了过去,两鬼一经碰撞,就开始冲着对方发出了一系列的猛攻……

    两人的战斗进行的很是猛烈,以我对鬼魂的熟练程度来看,这战斗完全是属于一边倒,方蓓比狼要强上不止一点点的阴气浓度,在这战斗中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可虽说是这样,但狼的应对也丝毫不显狼狈。

    因为即便是被方蓓压着打,狼还是能够丝毫不乱阵脚,在防御一段时间后,甚至还可以狠狠的反击一把,让方蓓很是头疼,却也无可奈何,这战斗的演变,越来越有,狗咬乌龟,不知道从何下手的意思了……

    打着打着,狼的身体爆发出了一阵尤为剧烈的黑光,硬生生的将方蓓推开了一小段距离,然后趁此机会他也和方蓓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冷冷的看着方蓓,突然笑了起来。

    “你的实力和我全盛的时候,有的一拼,但是有一点你不能否认,我的战斗经验要比你丰富的多,你若是不拼命,你是绝对不可能击杀我的,而我的临死反扑,是绝对可以将你杀死的,要不做个商量,将你身后的那两个人交给我,我和他们有点私人恩怨,你若是识相,到还没有什么……你若非要死缠烂打,就是拼了这条残魂,我也要击杀你们三个!”

    方蓓被他的这一席话,弄得一时间沉默了起来,看上去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说法,就连挡在我们之前的身体都缓缓的让开了……

    “算你识相……哈哈哈……”

    狼看到他说动了方蓓,脸上再次挂上了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呼啸着提着阴气匹练,就朝着我们冲来。

    但狼还没有冲到我们的面前,甚至我都还没有来得及惊恐和责骂方蓓没有义气,我们的身边再次传来了啪的一声巨响,狼的身体居然很是诡异的往后抛飞了去。

    这又是怎么一回儿事?

    抛飞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啊?

    我和王子卫愣了片刻,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方蓓,只见她这个时候才将抬的很高的腿收了回来,看样子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定和她脱离不了关系……

    “你……怎么出尔反尔?”

    狼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的方蓓,简直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呵呵呵……你没听说过女人心海底针吗?”方蓓笑的很是才灿烂,可下一瞬间,脸色一下子变得很是冷酷,“你说的不错,对付你,光靠我还做不到,所以——”

    方蓓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背后突然传来了很强烈的寒意,冷的我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回头看去,才发现我身后原本很是宽阔的停车场,慢慢的起了变化……

    也就是那么几个呼吸间,我居然发现波浪酒店的大堂竟然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我身后,它并不是是一点一点出现的,而是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从其中冒出来的那强大的让我有些不寒而栗的怨气,很是迅捷的渲染开来。

    方蓓冷哼了一声:“虽然只能持续很短一段时间,但是收拾你已经足够了,孩儿们,操练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直至密密麻麻的将狼周围的空间都给侵占了。

    曾经那些在波浪酒店大堂里面舞动的就快爆炸的厉鬼们陆续从教室里走出来,他们站在方蓓身边,脸色凶狠地看着眼前的狼,一副只要方蓓一声令下就要将狼撕碎的架势。

    “那现在呢?”

    狼早已吓破了胆,在一旁瑟瑟发抖,哪里还敢回答方蓓的话,再全然没有刚才那嚣张跋扈的气势,哪里还能用狼来称呼……换做丧家之犬还差不对!

    “你想怎么处置他?”

    方蓓看向了我,我也没有想太多:“可以杀了他吗?”

    狼看着方蓓,眼里满是祈求。

    方蓓看着我,很是遗憾的摇了摇头,狼顿时大喜就要挣扎着站起来。

    “可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