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五章 我来帮你
    看到狼已经消失,我再次望向之前被我用血祭这一道术召唤出来的这些阴气里面的冤魂,虽说这些冤魂因为已经死去了多时的原因,看不太清楚他们原本的模样,但是从他们的大致形态还是能够模糊的认出其中我的大部分,因为这些冤魂在生前都和我有过接触。

    这个名为血祭控阴的道术,是燕大之前教我的三大保命道术其中威力最大的一个道术。

    血祭控阴顾名思义就是用自己的鲜血里面的阳气作为祭品,来召唤出周围一百米之内,所有的冤魂,来进行攻击。

    说句实话,要是换在其他的地方,就算我能够召唤出这么的冤魂,也不能发挥出他们所有的力量,因为冤魂和人一样都有着自己的思想,他们虽然无法投胎,但也不可能任凭你操控着去魂飞魄散。

    而刚才我召唤出来的那些冤魂都是被狼所残害的那些舞团首席舞者,也亏得狼将他们的尸体摆放在这里,虽说残魂已经没有多少了,但是附在尸体上的冤魂保存的还算完整,再加上这些舞者都和我认识,也和我一样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才这么顺从的接受了我的安排。

    看着在空中即使报了自己的深仇大恨,却也始终盘旋着不曾离开的怨念们,我也是叹了一口气,毕竟我也和鬼魂打过不少的交道了,他们心里所想的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于是拖着有些残破和失血过多的身躯,向前走了一步,冲着他们鞠了一个躬:“都散了吧……谢谢你们的援助,因为你们尸体被摆放在这里太久了,残魂已经溃散了,恐怕已经投不了胎了,不过我会让我的师父想办法给你诵经超度,你们的家人我也会尽力的去照顾的,请相信我!”

    周围的冤魂都愣在了半空中,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一双双因为阴气的流动,不断闪烁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又过了好半天,我才听到一阵又像叹息,又像解脱的道谢声……

    “谢谢了……”

    “好好的活下去……”

    “照顾好我们的家人……”

    寂静的地下车库只是嘈杂了一瞬间,就再次安静了下来,因为头顶上不断盘旋的那些阴气还有冤魂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望着再次变成空空如已的车库,也是一阵唏嘘,将王子卫从一旁拉了起来。

    王子卫用一种很是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斌哥,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没有多说话,指了指我身后的地面,王子卫有些疑惑地点点头,看向地面,随即发出了一声抑制不住的惊呼。

    因为在刚才我被狼用我的斩鬼剑,将我的左手死死的钉住的那块地面上,竟然画有一个还在不断的吸收着血液的道符。

    王子卫很是震惊的看着我:“斌哥,难道刚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个道符并不是用血液汇聚的,而是你在左手被贯穿的时候画出来的?”

    我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了笑:“我哪里有那么厉害,你还记得之前我不是在斩鬼剑上贴了一张血符吗?”

    王子卫点了点头。

    “我就是抢在那个时候画出来的,所以我就一直在找机会,将那张符箓贴在地上……不多说了,只是演戏罢了。”

    “哇……那斌哥,既然这个道术这么厉害,那你以后岂不是什么鬼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向刷小怪一样的干掉咯?”

    看到王子卫那颇为崇拜我的眼神,我撇了撇嘴:“这个道术起码要消耗三分之一左右的血液,还要用十分钟的时间,换做其他的鬼,我早就被弄死了,只是我摸清楚了狼的原则,他一定要光明正大的赢的对手,从来不接受对手所谓的放水,所以我才故意做出一个失误,让他暂时不会杀我罢了……”

    “那你就不会害怕万一行动失败吗?”

    我看着王子卫,看着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没有说话,但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起来:“我们是男人,就是被打的遍体鳞伤,也要在这个过程中,筹备好自己反击的獠牙……”

    说完,我也不管王子卫的表情拉着他就往阿翥尸体的所在走去,尽管我借着那些冤魂的力量将狼给干掉了,我总觉得事情的经过太过于顺畅,心里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领人心悸的不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必须得尽快的离开!

    当我的手就快要接触到阿翥的尸体的时候,一道黑影突兀的横亘在了我和阿翥的周围,一股大力直接将我推到了一边,就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脑袋重重的磕在的地上。

    我很是艰难的抬起了头,试着摇晃了一下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这才看清楚再次站在我的面前的那道身影……

    居然是狼!

    “你怎么还没有死?!”

    不管是我,王子卫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怎么可能?

    狼不是才在不久前,被我用血祭控阴这一道术召唤出的那些冤魂给撕碎了吗?

    “呵呵呵……”这个时候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狼,较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看上去似乎是要虚弱了一点,但眼里的嗜血光芒似乎较之前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我本来是应该死了的,你的那个道术将我体内被那些冤魂带来的力量,全部剥离了出去,甚至还让他们反过来吞噬了我……也幸亏我将这个小子的尸体留下来威胁你,不然我也不能靠这个小子的体内的冤魂再次存活,就真的栽在你的手里了……我承认,我之前小看了你,但是我不相信你还能再用一次那个道术,所以你这个垃圾……给我去死吧!”

    我还没有来的及反应,狼的手就一把捏住了我的喉咙,我的喉间顿时传来了骨头崩裂声……

    “我活着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输过……我就是死了,也没有人能够赢我!”

    王子卫发了疯一般向我冲来,试图救下我,结果同样被狼捏住了脖子,两声清脆的骨头崩裂声,在我们身上传了出来……

    死亡,即将来临……

    要死在这儿了么?

    真的是很不甘心……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寒意,然后的喉咙上巨大的压力瞬间消失了,只听得三声轻响,我和王子卫跌坐在了地上,而狼却诡异的飘飞到了几米开外,重重的撞在墙上。

    我回头望去,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激动的就连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因为方蓓正站在我的身后,她表情很是淡漠,但那声音却温柔进骨子里了:“都连续三个星期没来波浪酒店了,原来是被欺负了……不过别怕,我来帮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