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三章 一边倒的战况
    而让我吃惊的是,狼并没有进行任何我预料当中的猛烈进攻,只是双手随意的舞动了一下,,从指间分出了一大串匹练一般的黑色气息。

    那黑色气息,直接了当的朝着我袭来,对就是朝着我袭来,丝毫没有把王子卫划入他的攻击范围。

    这样,虽然我觉得很是满意,至少王子卫不用受到伤害,可以帮我完成我交代他的任务,但是其实我的内心里面是拒绝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人生来就是平等的,你凭什么这么看不起他,不一起把他给干掉?

    光一个人死,说真的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些觉得不公平,即使高尚如我,都会这样想。

    说实在的,其实我是知道这东西的,所以才并没有把这次的攻击放在我的心上,因为我之前在事务所,让燕大也教了一些和鬼有关的知识,他时候有说过,这些鬼可以在攻击的时候,随意的调动一些黑色的气息来作为攻击的手段,这些东西就是所谓的阴气,但是由于现代的人本来就开始朝阴盛阳衰的反向发展了,所以光用阴气,是伤不了人。

    所以我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想东想西,看着王子卫一脸震惊,但是还是义不容辞的挡在我的面前,我也没有劝阻他,任由他帮我挡住了这一道阴气。

    当这黑色气息进入到王子卫体内的时候,我只看到王子卫缩了缩身体,下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似乎他只觉得有些冰凉,看来燕大说的是真的,这些阴气对于人其实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拿来吓吓人罢了,亏我以前对那些鬼的阴气袭击还那么的在意。

    可在这时,我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了脸上,一阵剧痛的出现在了我的身体上,让我一个没忍住。居然闷哼了出来。

    王子卫连忙转过头,震惊的看着我的胸口。

    “斌哥,我不是帮你挡下了吗,怎么会这样……”

    我看了看自己的胸前。才发现看见那些黑色气息,竟然诡异地穿过王子卫的身体,直接打在了我的胸口上!

    也就是这一个呼吸间,黑色气息撕裂了我之间被狼戳出来的伤扣上,就听见的呲啦呲啦的崩裂声。本来有些凝固迹象的血液再次的飞溅了出来,哗啦啦的洒满了王子卫,之前被甩开到一边被灰尘沾满了的白色T恤上,显得尤其让人恐惧,就像受伤的是他而不是我……

    王子卫有些惊慌地抱着我,满脸的不感相信,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燕大说的难道是假的?

    我很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将手凑到眼前,从那染满鲜血的手上,明确的感受到了这一切是真实的。并不是唬人的。

    也就是说,即便这个使用阴气直接攻击的方式只是用来唬人的,而狼还是将我之间打成了重伤,也就是说,狼的实力和之前我遇见过的那些鬼,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我和王子卫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同样的惊惧。

    这……

    我们这到底是惹了个多么强的家伙!

    狼究竟是有多强?

    我死死的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昏过去,如果在这个时候昏过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在这段时间,千方百计弄出来的布局,就彻彻底底的白费了!

    我死死地看着接近我们的狼。让王子卫抱着我一步步后退,此时我们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了,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打赢他,只有这样憋屈的逃。

    在这个追踪与被追踪的时候,狼呢喃着说道:“你不应该只有这样的实力,你觉得不会在斗舞的时候。出那么简单的失误,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王子卫紧抓着我的手臂,脸色很是苍白,似乎已经默认自己已经快要死亡,甚至连逃跑的心都没有了,我按着自己不断出血的伤口,看着王子卫有些喘着粗气说道:“我的命,只有我自己能收……在我没有收走我的命之前,我是绝不会让你死的!”

    “我还没有下杀手,你居然还敢说大话!”

    狼似乎被我所说的话给刺激到了,忽然将朝着我就是重重一拍,他手在这个时候忽然变长许多,直接重重的拍在我的头上,但是他即使是下这样的重手,却也没有把我的脑袋拍碎,只是把我打得倒在了地上,在恍惚间被打翻在地上,松开了王子卫的手,但还是下意识的拿走了散落在他身旁的斩鬼剑,然后不由自主的滚到了一边。

    我摸了摸有些头痛欲裂我的脑袋,看了看几乎是快要昏迷的王子卫,有些摇晃地站了起来,即便是我真的就快要晕倒了,但是我还是死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然后从袜子里面里抽出一张修罗嗜血符,沾了沾自己身上的血,贴在斩鬼剑上就朝着狼冲去。

    “我艹,你还有完没完,还想反抗!”

    只听见狼很是愤怒的骂了一句,忽然加快脚步,还不等我有任何后续的动作,转瞬间冲到了我的面门,跳了起来,重重的两脚踹在我的膝关节上,然后就抓着我死死的攥着斩鬼剑的右手,朝着我的狠狠一刺!

    剧烈的疼痛从我身体的三个不同的部位猛烈的传了出来,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我直接倒在了地上,膝盖甚至都翻了出来,右手被他捏的就快要没有知觉了,所说斩鬼剑仅仅只是一把木剑,但是在狼的大力下还是破开了我的皮肤,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胸膛,即使只是只没入了短短的半厘米,还是让我疼的撕心裂肺。

    “哈哈哈哈……”

    在模模糊糊中,我看见狼在一旁肆意的笑着,随后只听见一阵噗嗤的声响,斩鬼剑被我的手抽了出来,再次用力的像一个方向刺去,在我惊恐的目光中,刺穿了我的左手掌,那巨大的力道,甚至将我的左手钉在了水泥铸就的地板上,转瞬间,我便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斌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