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二章 时间紧迫
    在这么一个紧张的环境,进行一场不是生就是死的赌斗本来就是一件叫人提心吊胆的事,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居然还输了,似乎还摔的很重,一声惨叫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从我的嘴里面,止不住的发了出来。

    更让我心寒的是不远处的狼的眼睛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来收割掉我的性命,我的死就只是在这很快就要过去的几分钟了。

    我在后背上传来一阵一阵抽搐一般的疼痛着的情况下摸索着站起来,不知道之前躲在那里的王子卫这个时候,快速的爬了过来,将我扶住,很是担忧地问道:“斌哥,你怎么样了,没有什么事吧?”

    整个车库里在此时此刻显得很是安安静静,可我并没有回应他,因为不管我的身体有没有事,但因为输了这一场的原因,我的生命早就已经被狼攥在手肿了,随时都有可能被他给收割掉,或许的就在下一秒。

    我朝着狼之前站立的位置望去,以为会对上狼那双嗜血的眼眸,才发现狼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连忙往不远处的摸索去,想要将我之前丢在一旁的斩鬼剑拿过来,这样在应付他的过程中,还可以稍微坚持久一点,这样才能将阿翥的尸体夺到后,交由王子卫将我带出去,无论我是死是活,阿翥的尸体必须要带回去掩埋和超度!

    忽然间,车库里响起了一道阴森的声音,自然是从狼的嘴巴里面传来的,不过比之前要阴冷许多。

    此时我已经走到移动到了斩鬼剑的旁边,快速的伸出手去将斩鬼剑死死地攥在手中,这个时候王子卫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斌哥,小心身后!”

    我也来不及转过头,顺手就将斩鬼剑往后面扫去,却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效果,反而被一股大力重重的压的贴在了车库的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灰尘扑棱棱的腾飞着,呛得我不住的咳嗽。

    我拼命地挣扎,却发现自己并无力挣脱,不过在我不住的扭动的过程中。我还是看到我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说这一幕让我有些胆战心惊。

    狼此时正站在我的背上,冷笑着看着我,不住地活动着自己的手腕,看上去并没有要立即置我于死地的征兆,只是让我有些胆寒的是。他的手指上的指甲,就如同之前那些厉鬼那般,还是不断的生长,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尤其的闪耀和晶莹,就好像在手指上装满了锋利的手术刀。

    就在我为我的处境感到尤其的不安的时候,狼并没有说多余的话,这双手,就已经刺进了我的身体内。

    我的身体在这一个瞬间,就被他的手给戳破了……

    不知道是划破了哪根动脉。鲜血就像喷泉一般,直截了当的喷射了出来,在这个有着昏暗灯光的地下车库,喷射出来的鲜血溅射在四周的地板上,和灰尘的地面合为了一体,原本很是殷红的鲜血,从现在看来,居然是黑红黑红的,看上去尤为的令人心悸。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用力握着狼的手指。使出全力往外推着,不让他刺得更深,要是刺破了某些脏器,我真的就要在这里对这个世界告别了。那时候别说超度阿翥,恐怕我都要沦落到被超度的地步了。

    可我的力气在之前的斗舞中已经消耗了太多,再加上现在的受伤,力气根本没狼的力气大,所以那手指还在继续往里面刺,我一只手抓着他的手指。另外一只手使劲儿的握着他的指甲,不让他在继续的生长。

    而这个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吼叫声……

    我顺着声音望去,王子卫不知道从哪里将我之间被狼打落的斩鬼剑捡了起来,就朝着狼冲了过去,将手中的斩鬼剑朝着狼的脑袋狠狠砸去。

    但狼对于王子卫的袭击似乎并不在意,只见他仿佛随意地抬起手,竟然直接抓住了王子卫的手,而狼的的手就如同老虎钳子一般,无论王子卫多么用力地都无法抽出自己的手,自然这样也限制了王子卫对于斩鬼剑的使用,让他不能再次对狼发起进攻。

    这个时候,被我命令保护王子卫的鬼婴,迅猛的从我的意识海里面冲了出来,狠狠地对着狼抓住王子卫的手,就是一击,迫使狼放开了王子卫。

    鬼婴虽然和狼并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这次主要胜在出其不备,一击得手,便再次回到了我的意识海内。

    王子卫见到攻势并不明显,趁着狼被攻击了一下,处于一种还在戒备的状态,冲到我的身边,用斩鬼剑狠狠的将他的指甲给斩断,抱住我,往后用力一扯,就带着我后退两部,狼的手指自然就这样离开了我的身体。

    鲜血从我胸口喷了出来,止不住的流着,王子卫见状连忙用手帮我捂着,不让伤口再继续扩大,我看着王子卫手忙脚乱的模样,有些艰难的地说道:“王子卫,快跑,带着阿翥的尸体快跑啊,我叫鬼婴带着你一起走,他会帮你破坏掉那个结界。”

    狼听到了我的话,只是看了我一眼,冷下了起来:“你以为我只是针对你吗,只要到这里来的人都得死!”

    “什么都得死,我看要死的人都是你!”我低吼着说道,狠狠的将还在那里给我处理这伤口的王子卫,往外推,可王子卫依然无动于衷。

    狼却仿佛没听见我的话,朝着我慢悠悠地走来……

    我有种感觉,我们一开始似乎就踏入了他的圈套,在这个地方,似乎就是他的地盘,无论我们做出些什么,他都可以轻松而戏谑地玩弄我和王子卫的生命,死亡对于我而言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我有些艰难的看着不断向我靠近的狼,还有对我的话充耳不闻的王子卫,心里也是焦虑的很。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十分钟……

    我还需要十分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