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一章 失误
    斗舞?

    我看着眼前不像在开玩笑的狼,扫了扫阿翥被扔在一旁的尸体,点了点头:“斗舞就斗舞,我赢了你,就按你的来,不过我也不会杀了你,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去见我的师父,任由他处置,如果我输了呢?”

    狼冷笑了一声,似乎是认为我在说一个很是好笑的笑话一般,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丝暴虐的弧度:“那你就和他们一样……永远的留在这里!”

    反正要说和你打,我也打不过,斗舞那就不一定了,这样一来我存活下来的几率反而要比单纯的打杀要高上不少。

    虽说狼的舞技却是在breaking上达到了一个近乎于巅峰的地步,但斗舞并不是纯粹的看你的舞技,因为衔接,危险程度,美观,力量,是否有失误都会成为评判标准,这也是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一直呆在世界冠军的座位上的重要原因。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我对狼这个人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种奇怪的同情,甚至是可以说是可怜。

    这一个在活着的时候,每天都死了命的找人和他斗舞,每一场都想要赢,到后来,他每次去参加非官方的斗舞的时候,都说是不敢和他斗舞,认为结局已经注定了,其实大家都明白,之所以很少有人和他斗舞,并不是不敢,而是不想,不愿意,只有狼被蒙在鼓里了吧。

    斗舞的含义是让人在和人切磋的时候,找到自己的不足,吸取别人的长处,从而改善自己的套路的流畅或者是新颖程度,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享受舞蹈带来的快感和结交更多的朋友,而不是像狼那样为了赢而去和其他人斗舞,输了就恨不得去死,赢了就认为所有的舞者就是渣。

    以这样的无趣的态度。去做一件原本让所有参与的人都应该感到极其的开心的事情,就是为了得到一种类似于独孤求败的感觉,这简直和一个精神病患者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看着狼此刻眼里不断闪烁着对斗舞的渴望,实则是一种嗜血的光芒。总觉得很不是滋味,真不知道我以前怎么会把这个人当做我的偶像。

    老实说,那件事以我现在的感受来说,就好像我以前还追过tfboys一般,完全特么的是人生的污点!

    我再次看了看阿翥的尸体。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不管赢还是输,我都要将阿翥的尸体给带出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好吧……你可以放音乐了!”

    我冲着狼说道,并且在说话的同时,开始做起了热身运动。

    狼饶有兴味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对不起,没有音乐!”

    没有音乐?!

    狼的话一说完,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倒不是音乐对于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我毕竟是一个powermover,又没有音乐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跳的时候的感觉要稍微差上一点,而没有音乐这一个条件,对于阿翥他们的舞团,可以说在一开始就给他们判了死刑。

    因为阿翥他们舞团的所有舞者,都是走的style风格,也就是说他们都是玩音乐的。跳舞的感觉完全都是来自于每个节奏的强弱,从而才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一个引爆全场的酷炫动作,若是让他们在这么大的压力下面。而没有音乐,那还怎么跳?

    “可恶,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你明明知道阿翥是玩音乐的,若是有音乐,你绝对不可能赢得了他!”

    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拧紧了拳头,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的脑袋打碎。

    “对啊……我也那样觉得,阿翥的实力,可以说和我不分伯仲,若是真让他有音乐,说不定我还真的会输……”狼很是坦诚的看着我,不过这个坦诚近乎于冷漠,“所以我必须得想办法赢,所以死的人才是他,而不是我!”

    “你——”我被狼的话,弄得有些气闷,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觉得多说无益,脚一用力,身体前倾,就像他冲去,“那开始吧……”

    我和狼的距离不算远,而随着我不断的前进,身体越发的前倾,这时候左腿一抬,右腿一收,往下用力一方,借着惯性向他滑动了几步,身体看向右侧,右手用力一撑,下半身腾空,右脚膝盖顺势放在右手肘关节上一顿,左手往上一抛,右手用力反推一下地面,身体借势腾空,呈倒立状,右腿由上往下由右往左,猛地一扫,接地的手掌,立刻换为手掌的右下方,急速旋转后,双手一推地面,稳稳地站在地面,抱住双臂。

    狼看了我一眼,用力朝我肩膀一推,再将我推开了好几米远之后,他反倒借力腾空一个后空翻,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双手猛地撑在了地上,腰一提,整个人的身子就这样停顿在了半空中,顿了一秒之后,左手往上一抛,右手一撑地面,右腿一扫,左腿往上一踢,一个托马斯就成了就旋转了两圈,他就在腿即将扫到前方的时候,右手猛的一推地面,整个身体顺势腾空,左手接地,右手接地,周围复返,循环之前动作两周,再次到了自己的身体被抛到腾空的时候,不再左手接地,直接用背着地,双手环胸,在地上疯狂的旋转,最后用头接地,一个前滚翻,站在了我的面前。

    一个回合过去了,我才知道局势对我究竟有多么的不利……

    因为没有裁判,并没有任何人能够谁胜谁负,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情况下,都有一定的实力,并不能在舞技上碾压对方,也就是说只能一直比到谁失误为止……

    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是,最要命的是,他是鬼,我是人,我会觉得疲惫,而他不会!

    这样下去,我绝对会输,绝对!

    又进行了两个回合,我开始有一些喘气了,而狼看着我的眼中,戏谑的光芒开始越发弄重……

    我此刻急的焦头难额,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看来只有出奇招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一软,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没有在有任何动作……

    失误了!(未完待续。)

    PS:  最近写多了,有些发吐,下周也要实习,不过还有五十章存稿,不会耽误大家看的,会继续四更的,小诚爱你们希望你们多多支持小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