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九章 车库里面的尸体展示
    “不——”

    我疯狂的嚎叫起来,但是我的速度和反应力和已经身为厉鬼的狼相比显然是微不足道,阿翥的身体转眼间就漂移到了车道与空地的拐角处。

    阿翥似乎是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我的喊叫,他开始了剧烈的挣扎,仿佛像是一个坠入了江河中的溺水者一般,在不断地挣扎着。

    在那一个瞬间,我丝毫没有停下脚步,拼了命向前冲去,去只来得及看到阿翥抓在拐角处的那双手正在一寸一寸的向外移去,指甲壳被刮翻过来,看上个去人的求生本能在此刻被挥得淋漓尽致,即便指甲全被掀翻,鲜血不断的从指甲盖上面止不住的流动着,但阿翥依然依然死死的抓在拐角处,他看着我拼命冲来的模样,很是凄惨但是很是解脱的笑了笑。

    “阿斌,听我的话,快走,不要管我……是我的兄弟就给我好好的活下去,别特么的跟过来送死,给我走,不要再过来了,滚啊——”

    我没有听他的话,依旧向前拼了命的奔跑,而阿翥的手指却在这个时刻,被一丝一丝拉扯磨烂掉了,就听得呲啦呲啦,不断发出了的几声摩擦声,还有一声近乎于绝望的哀鸣,也不知道是我发出的,还是从阿翥嘴里面发出的。

    这恐怕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我只用了不到五秒就跑完了,可还是没有快过狼,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阿翥,最终还是被拖进了不远处的过道里,一旁早就因为废弃了很久,而显得异常杂乱和斑驳的墙壁上只留下了七八根血色指拇印,还有几乎都已经深深的嵌入墙壁里面的小沟槽……

    整个车库里面,此刻都被阿翥那凄惨至极的嚎叫和骨肉分裂的声音给充斥满了,久久的在我的耳畔回荡个不停。

    而阿翥的惨叫声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包含着一丝一毫可以让我察觉出的求饶与示弱,仅仅是人的身体因为极度的疼痛,本能发出的惨叫,而他也并没有向我发出任何的求救,自始至终他说的都是……

    “阿斌……赶快离开,不要管我……”

    当我还没又来得及跑进那个车道,阿翥的嘶喊声就这样夏然而止了……

    阿翥……

    还是死了吗?

    这个时候,王子卫也跑到了我身边,不过他不是陪我的,而是想要拉着我往回走的。

    “阿斌,阿翥既然已经死了,你就别进去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阿翥也不希望你这样冲进去,然后被那个丧心病狂的厉鬼给杀死,如果你死了,阿翥之前拼了命的拖延了几秒钟来劝诫你,不就白费了吗,这个时候你不要太任性了,跟我走,找别人来解决!”

    我一把将王子卫的手打开,冷笑了一声:“逃,你以为我逃得掉吗……狼在盯上阿翥的时候,就已经把下一个目标定为我了,就算狼没有盯上我,我也得进去把阿翥我的尸体给夺回来,人死不能复生是对的,尸体里面其实是有部分残魂的,如果像这样暴死在外,是不能去投胎的,我绝对不会容忍我的兄弟死后,就这样变成孤魂野鬼,再不济,我也要将他带回去诵经超度……喊人是来不及了,等他们来了,狼早就把阿翥的尸体给带走了,他就是吃定了我这一点,才敢这么的肆无忌惮!”

    王子卫被我的话给弄的有些沉默,他虽然再次死死的拉着我的手,但其上的力气已经消了,看得出来他也知道我的心意已决,是不可能动摇的了。

    “那我跟你一起进去!”

    我再次将王子卫的手打开,回头看了他一眼,很是耐心的说道:“我是道士,那个鬼虽然比我强很多,但是我还是有对付他的办法,若你是个普通人,我也就随你行动了,但你也是一个舞者,若是我失败了,你再被盯上了,那就麻烦了,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了。”

    说着,我就将王子卫推到了一边,捏着斩鬼剑向拐角处的车道走去。

    还没有走出几步,我的肩膀被轻轻的一拍,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王子卫。

    “你跟来干什么,我不是叫你赶快离开的吗?”

    王子卫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想要离开,只是想跟着你多走一段距离罢了,可跟着你走进了这个车道之后,我就发现身后多了一层类似于结界的东西,才发觉出不去了,莫非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要赶我走不成?”

    我看了看王子卫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很是无奈,这家伙完全是没事找事做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暖暖的。

    我想了想既然都这样了,既然他都已经回不去了,再做作也有点过了,于是沟通了一下意识海吩咐了鬼婴几句便转向王子卫:“那个狼可不简单,你跟在我身后一定要机灵一点,到时候,我会叫你弟弟保护好你的。”

    “我弟弟?”

    王子卫很是震惊的看向我,我同样无奈的耸了耸肩,将鬼婴从意识海里面放了出来,冲他做了一个很是夸张的鬼脸,吓得他腿都在发软之后,这才拉着他往车道的深处走去。

    这条车道在之前应该是这个车库的主干道吧,很是宽敞和悠长,只不过这里不像外面的那边空地有着自然光,这里一片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的光亮,显得很是深邃,就算拿出手电筒,都只能看见周围不到一米的范围,也就是说,也只能照亮脚下的路。

    这条车道上满是厚厚的尘埃,走起路来都是一阵噗嗤噗嗤的响,行走间弥漫起一阵厚厚的灰尘,可纵使有这么浓郁的灰尘侵蚀了我部分的嗅觉,可还是有一阵难以忍受的血腥味从四面八方向我席卷而来。

    我的承受能力要稍微强上一点,王子卫就不用说了,直接蹲在地上就开始干呕了起来。

    他也只呕了几下,就停止了动作,愣了一会冲我说道:“斌哥,我似乎按到这个车道的总开关了……”

    在他说话的同时,车库的顶端突然闪烁了起来,周围的黑暗开始慢慢的退却了……

    我的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还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整个车库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周围的车位顿时尽收眼底。

    周围的车位都空无虚席,并没有想象中的虚位以待……

    因为那些车位上,都站满了一道接着一道的人影……

    不,是一道接着一道的尸体!

    那些不知道去哪里,早就没有了音讯的舞团首席们,全都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