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八章 答应我,要好好的……
    阿翥不见了?

    我在震惊之余,也不忘询问王子卫与之相关的细节:“阿翥怎么可能会消失,我不是叫你盯着他的吗?”

    王子卫被我这么一问,好半天没有开口,许久之后,我才从电话的另外一段听到了一声叹息:“电话里面说不太清楚,我给你报一个地址,你赶快赶过来,他是在几分钟前消失的,你抓紧时间回来,指不定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我看了看手机,要是现在赶去波浪酒店,起码还要用个十多分钟,再加上回去的时间,少说也要用个半个多小时,若阿翥真的被狼给抓走了,等到那时恐怕尸体都凉了,即便我最后让方蓓来帮忙,还能干什么,给阿翥报仇吗?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的最想要的,是让阿翥好好的活着!

    想到这里,我当即让司机按着王子卫给的地址开去,十分钟以后,出租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目的地。

    付了钱之后,我朝着站在不远处焦急地等待着的王子卫跑去,王子卫看见我来了之后,那副焦急的模样立刻缓解了不少,在我的再三询问下,这才将阿翥突然消失的具体情况给我详细了说了起来。

    王子卫别的暂且不说,但是我安排他,他也答应了的事情,倒是完成的挺好的,即便是阿翥对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做出的事情还心有芥蒂,但是王子卫知道我安排他这样做是为了阿翥的安全,就真的死死的跟在阿翥身后。

    说夸张点,就连阿翥去上厕所,他都硬是守在了厕所的隔间外,一开始阿翥还有些要发火的迹象,王子卫实在是熬不过后,还是把我的大致意思告诉了阿翥,不过自然是省略了鬼怪之类的东西,阿翥也知道我们俩这样做是为他好,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很快阿翥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什么话也不说,就往外冲。王子卫由于站的地方比较近,再结合阿翥的回答,隐隐约约猜到是有人用他以前的那些舞团成员的生命来威胁他。

    因为有我的安排,王子卫自然就跟在阿翥后面,本来都跟的好好的。知道阿翥走到了这片区域,路况就开始比较复杂了起来,到处都是小巷子,几绕几绕的就跟丢了,这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就立刻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王子卫的话一说完,我心里顿时有了一个结论,王子卫在路上肯定是被鬼迷心窍了!

    不然以他出租车司机绕路的天赋,绝对不可能有谁能将他给甩掉,但是不管怎么说。阿翥还是消失了,而且将他带走的还是狼,这下真的麻烦了!

    仔细想一想,在这段时间消失的似乎都是一些在各大舞团里面,实力水准都比较强的首席舞者,而整个breaking界,最热衷于斗舞,应该是热衷于胜利的人也只有狼那个疯子,生前都是这么一个人,死后化为厉鬼了。本身的特点只会变得更加的夸张,所以说,用阿翥舞团里面的人的性命来胁迫阿翥和他斗舞,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只有现在的狼才能做得出来!

    只不过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情况是,就算我知道了这些事情的发生背景和幕后黑手,但我也找不到狼和阿翥的所在。

    正当我有些焦头难额的时候,我猛地一拍脑门才想起之前回到小山坳的时候,鬼婴已经回到我的意识海内了,只不过现在是大白天他不能出来罢了。再加上他本来就比较傲娇,不找他帮忙,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替我分忧解惑的。

    我沟通了一下意识海,询问其他这里是否有厉鬼存在和大量的阴气残存的地方,因为只要稍微仔细的想想都可以隐隐猜到,那狼之前少说也杀了大大小小好几个舞团几乎全部的首席舞者,再说了,他之前用阿翥舞团里面的首席舞者的性命来威胁阿翥和他斗舞,虽说我不知道那些舞者现在是否还活着,但是我还是可以很是明确的知道阿翥和狼此刻所在的地方,就是之前狼杀害那些人的场所!

    所以我只要找到这附近阴气流动比较大的地方,就可以顺利成章的找到阿翥的所在。

    鬼婴听了我的话后,似乎是在感受阴气的流动,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才给出了三个他认为符合我的要求的地方。

    第一个地方是一个医院,医院每天都有不知道多少的人实在那里面,所以又很是强烈的阴气流逝倒很是正常。

    第二个地方是一个电影院,电影院里面,尤其是放映厅,近乎是一年四季都处在黑暗中,是那些孤魂野鬼之类的东西最喜欢去的地方,所以吸引了大量的鬼魂,会被鬼婴提出来也很正常。

    但这两个地方,绝对不会是一个以生命为代价的斗舞最好的进行场所,不管你选的位置再隐秘,那里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很容易被发现,更别说,那些地方时不时还会有道士去抓鬼仆,对于狼而言,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去处。

    而第三个地方居然是在地下,是一个早就已经废弃了的车库,而那个废弃的车库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是一个非官方的cyper场所,阿翥极有可能被狼给带到了那里!

    我冲着王子卫点了点头,就往那个废弃的地下车库跑去,因为来过很多次,所以我对这个车库的环境还是比较的熟悉,驾轻就熟的走到了经常用于斗舞的那块空地。

    当我跨入那片空地的时候,发现在那个空地的中央,静静的坐着一个人……

    而那个人,就是阿翥。

    正当我想要朝他冲去,阿翥对我比了一个不要过来的手势,然后一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阿斌……你就不要过来了,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是一场斗舞,呵呵呵……只是失败的人,输掉的不是所谓的荣誉,而是命罢了,不过让我唯一欣慰的是,我的兄弟们并不是抛弃了我,我也到了该去见他们的时候了,你不要过来,不要管我,好好的活下去……”

    “不……”

    我拼了命的朝他冲去,只看到一道黑影从我眼前快速的闪过,阿翥就被这道一闪而逝的黑影拉入了一旁幽深的隧道……

    “阿斌……答应我,要好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