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人和突然出现的狼
    听得是阿翥那边出事了,我也没有了继续训练的心情,就和燕大说明了情况,拿了点画好了符箓和黑狗血放包里,就匆匆忙忙的往阿翥的酒吧赶去。

    等我到了才到阿翥酒吧外,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现在虽说还是白天,但在我的印象里,阿翥舞团里面也会有很多的成员会到这里来练舞,而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里练舞的都是一些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在之前我和王子卫来这里玩的时候,都没见过的身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

    我走进去之后,就看见王子卫从一旁的座位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快速的跑到了我的面前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后,就拉着我示意我往后台走去,除了告诉我阿翥在后台之外,一路上都是沉着脸。

    还没有进到后台,我就被一阵猛烈的烟味给呛得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王子卫是知道我不能闻烟味的,就先进去似乎是将换气扇和窗子打开,等味道散的差不多了,这才出来将我拉了进去。

    一进去,我才看见沙发上瘫倒着一个看上去很是颓废的人,正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涂鸦,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地上沙发上都滚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看上去他这样的生活都已经持续了好多天了。

    在和王子卫眼神交流了几次之后,我才真正的确定这个颓废的就好像在战争中家破人亡的难民一般的人,居然就是我的兄弟阿翥!

    是什么样的变故,让他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我很是不解,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声:“阿翥?”

    那个人一听到有人叫他,略微有些迟缓的将头转到了我这面,死死的盯住了我的脸庞,看着看着他的泪水就这样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阿斌,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也走了,我以为你也离我而去了……”

    嗯?

    我被阿翥的话,弄得有些发蒙。什么和什么啊,阿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再次看向了王子卫,王子卫也是一脸的忧伤。指了指阿翥,再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我一愣,但转瞬间就知道了王子卫这话的意思,阿翥有心事,与其让我知道的太多。被动变主动的去安慰他,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静静的倾听阿翥的心声,这才是这个时候的阿翥最需要的东西。

    阿翥在这个时候,突然倒在我的肩膀上,安静了一小会儿之后,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阿斌,他们走了……都走了,我以前把他们当做我最亲最亲的兄弟,在他们最为落魄。在其他舞团当不上首席,甚至连二级团员都当不上的时候,是我收留了他们,让他们可以和我一起在breaking界打拼,是我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可到了现在,舞团发展反过来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都走了……

    走了,连个音讯都不留下,你让我怎么想得通。怎么想的通……都在一起打拼了这么多年,我都把他们当做我的亲人了,就算他们为了自己的发展想要离开,只要是他们说一声。我也会放他们走啊……他们却在这个时候,就这样一句话也不留的抛弃了我,抛弃了这个舞团,我真的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阿翥就这样一个人絮絮叨叨,不算很完整的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我,我才知道原来阿翥舞团的以前那些从建团开始就一直在这个舞团里面。陪着阿翥一起打拼的那些首席舞者,在这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下子都失去了音讯,阿翥想尽了办法去联系都找不他们的踪影。

    而最让阿翥发愁的是,明天就是城市对抗赛了,阿翥的舞团一下子失去了这些骨干,顿时出线的可能大大的减弱了,为了能应付明天的比赛,阿翥只能在之前那一周在各地找了一些新生代的舞者。

    这些舞者的能力还算不错,只不过斗舞的经验和技巧的衔接方面自然比不上阿翥舞团之前的那些首席舞者,再加上契合度等因素,整个舞团的总体实力真的无法恭维,再加上阿翥的舞团已经连续好几年代表这个城市进行城市对抗赛了,若是今年失误,对阿翥舞团的声誉势必造成极大的影响,更何况阿翥这个酒吧也是以这个为噱头开展的一系列活动,若是失误对阿翥而言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这些都不是让阿翥最为崩溃的,最让他崩溃的是自己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兄弟们,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了他,他们的不告而别,就好像在阿翥的心上接连不断的捅出了一个又一个喷涌着鲜血的伤口,让他久久的不能从那个阴影里面挣脱出来,若不是王子卫这段时间偶尔会来这里潇洒一段时间,发现了这个状况,赶紧将我叫来,否则我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这种事发生。

    在我和王子卫的轮番劝解下,阿翥勉强振作起了精神,毕竟阿翥作为一个舞者的时间要比我长的多,将比赛看的很重,即使知道是一场必输的比赛,也要展现出自己百分百的实力,这就是所谓舞者的尊严!

    为了照顾阿翥,我和王子卫今天晚上就住在了这个酒吧里面,看着阿翥他们抓紧一分一秒进行着排练,那不是很契合的齐舞,让我和王子卫都对明天的比赛隐隐约约有些担忧,可想而知阿翥的压力究竟是有多大。

    第二天我和王子卫作为阿翥的亲友团去观看了这场比赛,进到现场才发现,其他的舞团居然也有阿翥舞团的发生的这种现象,也就是说他们的首席舞者都在这一时间段,没有了音讯,甚至有些舞团连团长都不见了……

    比赛期间发生了这样的事,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诡异,不光是我们这些观众和舞者,就连主办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比赛还是得继续下去,由于都有这样的状况发生,阿翥的舞团和其他的舞团再次回到了同一起跑线,虽然比赛的很艰难,但是这比赛最后还是以阿翥舞团的胜利而告终。

    当主办方给阿翥颁奖的时候,一种无法忽视的存在感突然出现在了会场的通道口,我不由自主的朝那里望去,之间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穿着hip-hop风格服饰的男子,此刻的他死死的盯着阿翥的同时,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

    嗯?

    这人是要干什么?

    我的心里突然没来由的升起了一阵不安,而这个时候,那人似乎是意识到我在看他,转过头对上了我的视线……

    我一下子愣住了,即使他的帽檐压的很低,但是并不妨碍我看到他的大致轮廓,而更别说这张脸曾经让我为之痴迷……

    因为……

    这个人是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