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四章 阿翥出事了
    我还以为我的这柄斩鬼剑真的有那么特殊,能够斩二十七道以后的鬼魂,再说了那名头……

    好歹也是什么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和那些几十百八块钱的桃木剑绝对不是同一个货色,但当我看见了燕长弓不久前的现场直播之后,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原来我之前花一百多万来拜师,买的东西就是这成本不足两百块的桃木剑泡黑狗血套餐,再加上我是来学炼器的,不是来学骗人和坑钱的,在短时间的懵逼后,我这才反应过来,冲燕长弓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嘶吼:“燕长弓,我要杀了你!”

    当我雄纠纠气昂昂的朝着燕长弓扑去的时候,看到他那张自带嘲讽效果的脸,我真的很想一把就给他撕一个稀巴烂,只不过,我在潜意识里面还是把他和那些跟他差不多大,只会没事喝喝茶,溜溜鸟,兴致来了还会去碰一下瓷的老大爷,气愤让我忘记了他是我的师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我根本就打不过他啊!

    当下一秒,我头晕目眩的从地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的时候,只见燕长弓在不远处向我挥着手,一脸贱贱的笑着:“快过来,还有两样东西你要学一下,这两种必不可少的辅助道具,是捉鬼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辅助工具,若是学会了,必然会让你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信你才有鬼了……

    我本来都不打算再过去了,但燕长弓那尤为凌冽的眼神,让我的小心肝一下子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为了免受皮肉之苦,我也只有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这都无所谓,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幕之后,燕长弓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只要我不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我就会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力量给打翻在地上。

    于是乎,我在阳奉阴违的奉承话和将手都拍麻了的掌声中,终于将燕长弓可以放在后面的两种压轴道器学会了。

    这两种道器名字都很霸气,分别叫做血影修罗嗜血符和七窍玲珑暗影灯。

    所谓的血影修罗嗜血符,听上去很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说白了就是将画符用的黄纸在黑狗血中浸泡后,等黄纸被晒干以后,再用它来画符,有一层叠加效果罢了。

    至于那个什么听上去就有点像什么法宝的七窍玲珑暗影灯,就是拿一个刷子,蘸点黑狗血在一个便携式手电筒的外壳上涂上个七七八八,再打开电筒的玻璃盖,在灯泡附近放上一点黑狗血凝固后的结晶,这样这个手电筒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不会受鬼之类的东西的影响,不至于突然陷入睁眼瞎的地步。

    燕长弓教完我这些后,将这些东西的价格再次给我说了一遍后,就告诉我,他在市郊区的火葬场对面,开了一家丧事服务一条龙,专门卖这些东西和处理一些丧葬事务,也有人会在那里发布委托。

    那里一般都是拍燕若飞去处理的,只不过燕若飞脑子有点问题,比较傻,算不好帐和记不住产品的价格,导致燕长弓很是不满意,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再不满意总不能将她开除,让她在外面去要饭吧,再说了,就是真让她去要饭,她恐怕也要不到热乎的。

    而燕长弓要把这些炼器的手法交给我的重要原因,主要是看在我脸皮和他差不多厚,这一点和他很像,生意交给我做应该能够蒸蒸日上。

    再加上那边也会有任务委托之类,而且那边的任务委托要比事务所的任务委托要简单一些,派燕大去有些大材小用,交给我倒是可以让我练练手,积累积累经验。

    因为这些道器的成本都不算高,燕长弓的那个丧事服务一条龙,经手的生意大部分都是要进行土葬的,都是些有钱没处花的冤大头,所以修罗浴血衣和张天师乾坤服,尤其是那个阿尼玛好卖的不得了。

    由于我是属于空手套白狼的类型,燕长弓告诉我去了那里之后,每个月要随八千元的份子钱,每卖出一件道器他都要抽走三百块钱,我算了算账,这些道器只要卖出去了利润高达百分之百分之一千,即使让燕长弓抽点走,再除去份子钱,我倒也可以赚不少,虽然感觉学这炼器是被坑了,但是能赚钱倒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

    燕长弓又交代了我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带着我回到了事务所,说是要开会宣布一些事。

    等我们四人再次围坐在一起的时候,燕长弓以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宣布起了事情,第一件自然就是我接替燕若飞,去那个丧事服务一条龙做事的消息,第二件事就是他准备在五天后,带我去执行一个任务,这五天就让我自行安排,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丧事服务一条龙那一边等回来了再去,而他则是要去准备一些和这次行动有关的东西。

    我和燕若飞三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没来得及询问燕长弓究竟是什么任务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上面的名字,表情突然变得尤其的猥琐,冲我们说了一句,刘寡妇让他去帮她开光,自行安排之后,转眼间就没有了身影。

    我撇了撇嘴,燕大则是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冲我耸了耸肩,问我这几天怎么安排。

    我算了算时间,星期三和星期四都还有好几天,也就是说波浪酒店并没有开放,王笛还在学校里面上课出不来,自从那学校崩塌和张婶子他们出事后,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倒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和燕大学几手可以在关键时候,起到出其不意效果的保命道术。

    我将我的想法和燕大说了之后,燕大很是爽快的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过去后,我除了在燕大这里学了几个比较实用的道术之外,也向他请教了一些剑法之类的东西,他都一一得给我讲解了,一副知无不尽的老司机模样。

    第二天他还邀请我和他进行切磋,在他让着我的情况下,我还是在五招之类就不得不缴械投降了,就在燕大想给我讲解我为什么会输得这么快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王子卫。

    我还刚想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他急促的语气就充斥了我整个耳畔:“斌哥,不好了,阿翥这边出大事了,你快来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