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 诡异炼器
    燕长弓看我同意了之后,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孺子可教之后,让燕大他们在事务所里面待着,带着我走到了事务所外一间的四合院的高墙外,从外观上看内部的空间应该挺大的。

    推开门,还没有跨过门槛就觉得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向我扑了过来,那味道差点就把我熏晕了过去,这感觉不是去什么道器加工的地方,而是进入了一个很是落后的屠宰场。

    和屠宰场不怎么相同的是,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血淋淋的场景出现,只有几个和酿酒的东西看上去差不多的大缸,大缸上面只是马马虎虎的用一个盖子很是随意的盖上。

    至于那股血腥的气息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燕长弓慢慢的踱着步,走到那个大缸旁,示意我站在他的身边,然后以一种对不起,我又骗了你的姿态,没脸没皮的开口了:“我是一个道器师不假,但是由于身份的特殊性,我的本事并不能教你太多……”

    我看着燕长弓有些欲哭无泪,特么的你究竟是要闹哪样啊,你之前说的那般豪言壮语,就是在放屁吗?

    还是说,你特么的本来就有点老年痴呆?

    “不过,毕竟我们师徒一场,钱也骗了……呸……也收了,什么东西也不教你,我都看不下去了,简单的基础道器我还是要教会你……”

    燕长弓看到我万念俱灰的模样,话锋一转,从零零散散的堆在一旁的杂物中,随意的抽出了一件看上去很是普通的布衣,似乎还是麻布做成的,然后顺手将一旁的那个大缸子上的盖子掀开,扔到了一边。

    顿时空气中一下子被浓郁的血腥味填充的分外紧凑,简直是顷刻间占据了我所有可以感受到气味的细胞,弄得我就快要窒息了,适应了一小会儿后,我这才有些面瘫的看向那口大缸,才发现那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粘稠的的血液。

    一开始我被这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了一跳,还以为是人血,潜意识里还把这地方当作了凶案现场,等片刻的惊讶过后,我才从那粘稠度和血液的腥臭味,还有较为明显的光亮度,这些细微差别中,辨认出这些都是道士经常要使用的黑狗血。

    燕长弓看着我一脸发愣的表情,知道我肯定在想他究竟是杀了多少条黑狗,才积攒了这满满几大缸子黑狗血,笑了笑解释道:“要打造出最好的道器,就要有最好的原材料,这些黑狗血和你之前用过和见到别人使用的黑狗血不同,这些黑狗血的原主人都是我从附近的集市上搜罗来的,有致命残疾或者是患有快要死去的重病的黑狗,等他们死亡之后,念诵佛经超度之后,这才开始收集下来的。

    与寻常道士使用,宰杀后收集的黑狗血相比,这些黑狗血的原主人在死前没有一丝的怨恨,留下的都是感恩,所以这些黑狗血里面没有怨念的残留,能充分的发挥它的作用,是炼器和画符最好的材料,售价三百一瓶。”

    听燕长弓这么一说,倒还是有那么一点科学依据的,那之前燕若飞泼的十多瓶黑狗血,就来源于这些缸子里吧,这些黑狗血卖三百一瓶,以她之前那大手笔,几千块就出去了,再加上她连简单级任务都完成不了的水平,这几千块恐怕就是她几辈子才攒下来的积蓄了,想想都觉得心疼。

    燕长弓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将手中这一件看上去质量很差的麻布衣随意的扔进了这个缸子,用手按着它,让它完全浸泡在水中后,这才看向我,不紧不慢的说道:“这衣服是从成都荷花池批发市场批发来的,陈年旧货,五块钱一件,加上跑路费那些成本在十块钱左右,下面我教你防鬼服的做法。”

    要是燕长弓不提及成本的话,我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但他一提及到所谓的成本,我总感觉到周围萦绕着的氛围开始慢慢的变得诡异了起来……

    我还在那里傻傻的看着燕长弓,指望他像玄幻修仙小说里面露一手,来点什么以用血给道器赋予灵气之类的点睛之笔的时候,燕长弓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恶狠狠的问道:“我在教你炼器了,你发什么呆啊。”

    啊?

    我被燕长弓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给弄懵逼了,结结巴巴的问道:“师父,你不是说要叫我防鬼服的做法吗,你还没有演示啊!”

    燕长弓白眼一翻,将那件麻布衣从那个装满黑狗血的大缸里面抽了出来:“我还没有演示,那这道器是怎么炼成的呢,你是傻还是瞎啊!”

    我艹,就炼成了?

    之间燕长弓将那件被黑狗血浸润透了的麻布衣在我面前甩了甩,弄了我一脸的黑狗血后,这才用很是郑重的语气对我说道:“这衣服可挡第三十道以后的鬼魂,名为修罗浴血衣。”

    什么……

    修罗浴血衣,明明就是修罗狗血衣好吗?

    “售价八百八十八……”

    扣去成本,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泡,就要七八百,暴利,绝对的暴利。

    我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燕长弓又从那堆杂物里面抽出了一件衣服,只不过这次的衣服料子要好上不少,他将那件血衣扔回那个缸子里面,将盖子放回原处,又马不停蹄的走到另外一个缸子面前,将手中这件衣服扔了进去,泡了一会儿后捞起来告诉我,这衣服也可当第三十道以后的鬼魂,名为张天师乾坤服,售价一千八百八十八。

    “请问有什么不同吗?”

    燕长弓像是听见了很好笑的事情一样,瞪着巨大的眼睛望着我,似乎是我说了什么让他不敢置信的话:“你是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这些衣服可是名牌!”

    我看了上面歪歪扭扭的标识,勉强认出似乎写的是阿尼玛,有些哭笑不得。

    告诉我这尼玛是什么名牌……

    看着燕长弓悉心教导的表情,我终于开始恍然大悟了起来……

    “哦,师父,你这是在教我如何坑人钱对吧……”

    燕长弓也不否认,只告诉我一句更坑的在后面之后,重复了一下之前的动作,将手中的这件阿尼玛,扔回了缸子之后,又从那堆杂物里面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再把这把桃木剑扔进了下一个缸子,等它沉淀了一会儿缓缓的捞了起来,很是隆重的看着我,似乎是要给我介绍一件尤为了不得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从燕长弓似笑非笑的表情中感受到了一阵深深的恶意,以及一种让我觉得就快要窒息的不安感……

    而这时,燕长弓开口了……

    “我只一剑,就可斩仙屠魔……此剑名为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

    啪嗒……

    一声清响传来,我手中曾经引以为傲的斩鬼剑,一下子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燕长弓……我要杀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