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可以赚钱的本事
    一套拜师礼下来,我和燕长弓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有了师徒之实。

    但说实在的,我们本来就算师徒了,只不过补了下礼节罢了,就和已经领了证,补办了婚礼差不多,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只是各自补充了一下面子上的虚荣罢了。

    这之后,我们还是再次坐上了车,在山路上稳稳当当的朝着燕长弓的事务所,也就是小山坳驶去,只不过这一趟的氛围较之前有些尴尬罢了。

    “师父,你之前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我刚才说了什么?”

    “就是你说你要护着我,让我长出足够翱翔天际的羽翼那句……”

    “够了,不要在孤男寡男的情况下,说这些肉麻的话,不然你以后连让我碰瓷的机会都没有了。”

    “咳咳咳……”

    燕长弓之前说的那些话,就好像一个秘密埋藏在我们彼此的心底,因为说给别人听,别人都不会相信,一个只会敲寡妇门和给少妇开光的糟老头子居然说得出这么让人掉鸡皮疙瘩的话,幸好他还没说什么要为我颠覆天下之类的豪言壮语,不然我的小心肝绝对会害羞的当场爆掉。

    小山坳离这里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既然我和燕长弓的之间萦绕着的氛围已经尴尬的不行了,我就索性在车上睡起了觉,毕竟那张正骨符和鬼精华只是治好了我表面上的上,组织上的挫伤还是需要身体的深度睡眠来恢复的。

    因为疲惫和受伤的原因,我几乎是闭眼就睡着了,等我被燕长弓叫醒的时候,才发现汽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事务所的正前方,看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了。

    也就是说,这短短的两个小时的路程燕长弓硬是开了三四个小时,只是为了让我可以多休息一会儿,我很是感激的看了燕长弓一眼。燕长弓摆了摆手,开口了:“我之所以让你多睡一会儿,因为今天的事情比较多,估计没有让你补瞌睡的时间了。既然你已经正式的拜在我的门下了,所以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给你。”

    我点了点头,跟在了燕长弓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燕大和燕若飞在那里给我们准备着早饭。见我们坐下之后,急忙招呼我们一起吃。

    一落座,燕长弓就指了指燕大二人,冲我说道:“你今天算是正式拜入我的门下了,这两个以后就是你的师兄和师妹,就不做过多的介绍了。”

    燕大和燕若飞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欣喜,燕若飞更是开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燕长弓微笑道:“老头子,既然阿斌已经是你的弟子了。你总可以教他点什么东西吧,老大老二都教的那么好,这个老三才来,实力太弱了,你不多教他一点保命的招数,指不定哪天出门就被干掉了。”

    呵呵……

    虽然我知道燕若飞是在帮我说话,但是听上去总觉得很不舒服,总觉得她话里面,满满的都是对我毫无保留的恶意……

    不过我从燕若飞的话里面还是听到了一个似乎只有我不知道的消息……

    “老三?”我很是疑惑的看着燕长弓他们,开口问道。“难不成我还有一个师姐或者师兄?”

    我的话刚落,就看见眼前这三人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甚至我还能看到燕长弓的眼中还闪出了一道莫名其妙的光芒,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忧伤。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就算我再不会察言观色,也知道我似乎说错了什么话,于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对着眼前还算丰盛的早餐,进行了狼吞虎咽的侵袭。

    片刻之后,他们也被我豪迈的吃相给震惊了。也不顾是否开心了,也加入到了吃早饭的行列,因为再不吃,就没得吃了。

    只不过,让我很是遗憾的是,他们似乎真的不想提及那个未知的大弟子,可能他真的就是这三人永远不想触及的伤痛吧,也罢,老三就老三,至少比二师兄好。

    饭吃饱后,我就有点正襟危坐了,毕竟燕长弓这个时候已经算正式的收我为徒了,一身上可捉鬼砍人打小三,下可替少妇开光夜敲寡妇门的本事可得教一些给我吧,我好歹也是一个道士了,总不可能还要我像现在这样拿着刀剑,像小混混打架一样的去捉鬼吧,你不觉得low,我也觉得害臊啊。

    燕长弓兴许是看到了我很是真挚的目光,似乎是被呛了一下,猛烈的咳嗽了一会儿,也觉得我这样或许有些影响他的食欲,一脸厌恶的提醒我,用抹布将桌子上的口水擦一下后,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鄙人脸皮虽厚,但说话却也算数——”

    “呸,老头子你就是不要脸,这话都说的出口!”

    “傻姑娘,老头子他本来就没有脸!”

    燕长弓还没有说到一半,就被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给打断了,面露尴尬,装作没有听到他们说的什么,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你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算是可以进行学习了,你想要学什么?”

    我很是激动的看着燕长弓:“我想要学习捉鬼的方法……或者道术!”

    “说实话,这些我不怎么会,我只是身手好些,经验丰富些罢了,道术那些我还没有燕大懂得多,只是我要求他在除了生死关头,或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才能使用道术,你要学找他去……”燕长弓听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换一个吧……”

    我楞了一下,然后就说我想要学习看风水判吉兆,他也摇了摇头,说燕大会。

    我说我要学画符箓,他也摇了摇头,说燕大会。

    我终于忍无可忍了……

    “要你何用?”

    燕长弓近乎是窒息了一下,才艰难的说道:“我会炼制道器啊。”

    我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谁之前说的那么大义凛然,道器乃身外之物,要尽快提升实力来着……学了有毛用啊!”

    要这样说,我还不如直接找燕大学道术算了,至于身手时不时要他提点一下就行了,我转身看向燕大:“燕大,要不今天开始你教我些道术吧。”

    燕大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燕长弓的脸色此刻难看的像一坨翔,看着我渐渐离开身影,尤为艰难的说道:“阿斌,你要学,我可以教你啊……”

    “我再也不敢相信你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再整我,再说了学制作道器有什么用?”

    “额……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你感兴趣吗?”

    “钱和道术能比吗……别逗了……师父那什么时候开始教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