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八章 偷孩子的人?
    “我艹,你要干什么?”

    他的话一说完,就没有和我过多的纠缠,再加上我回答的话可能不是那么的对他的胃口,他只是嘴角挂上了一丝冷酷的让周围的空气都瞬间变冷的笑容。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抓住那婴儿的脑袋,那双又小又干枯的手,似乎上是渐渐用力了起来。

    因为我看见那原本还在哭泣的婴儿,被他抓住了脑袋以后,一下子止住了哭泣,看上去就好像被吓着了,一开始我还真是这样想的,所以还在试图和他沟通。

    但过了两三秒种,我才发现事情的危急……

    因为那个孩子原本很是红润饱满的脸,突然的浮上了一片很是病态的猪肝色,就好像是什么东西给卡住了喉咙。

    我是一个医科生,自然知道脸上突然出现了这种类似的猪肝色,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呼吸道因为异物在进入食道的时候,被人体本能的反应所排斥下,给卡住了……

    第一种自然不可能,至少不会在现在这个关头发生,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在外力的作用下,人体被迫产生的机械窒息!

    我艹,话都还没有说两句,就特么的开始动手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那鬼婴真的不是在威胁我,而就是真真正正的要逼迫我做出之前他说出的那个选择!

    而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犯贱到拿婴儿来威胁我,特么的真是把他们家的优良传统展现的淋漓尽致。

    眼看一下孩子要有危险,我连忙叫道:“先把他放开,有什么冲着我来,这孩子可是无辜的!”

    “嘎嘎嘎……”这鬼婴听我这么一说,发出了一阵阵和表情一样狰狞的怪笑,丑陋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一种掩饰不住的愤恨和时不时会迸发出来一点儿的杀意,“他是无辜的……特么的,我就不会无辜的是吧,他一出生,就得到众星捧月的待遇,而我只要被道士发现,就特么的被当作过街老鼠,恨不得就要将我就地超度……我犯了什么错,是我自己想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吗?”

    这鬼婴虽然在说着一席话的时候,脸上一直都都挂着笑容,若非是那眼睛里面的冷意,我真的会把这场景当作朋友之间的愉快交谈。

    现在的我死死的注视着鬼婴的一举一动,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的死死的,但却不敢往前移动哪怕一丝一毫的距离,因为鬼婴的手上并没有任何的放松,更别说,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致我于死地的机会。

    “哈哈哈,你是不是觉得特么狡诈和残忍对吧,如果我告诉你,我之前为了恢复实力,在其他地方已经吃了好几个婴儿了,这样的话,你此刻的心里是不是觉得很是自责,恨不得之前就把我弄得魂飞魄散对吧……哈哈哈,那些可怜的宝宝们的死,都是因为你之前一个劲儿针对我,想要致我于死地造成的,你这个伪善的弱者,有本事就来杀我啊,反正都死了那么多个对吧,多死一个又怎样,哈哈哈……”

    我看着鬼婴手中那个被死死的扼制住的婴儿,脸上多半难看的紧,若是我再不采取行动的话,在一会儿,或许就是下一秒,这个无辜的孩子,恐怕不是窒息而亡,就是要被捏破脑袋,死在我的面前。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也来不及多想,将斩鬼剑往前一扔,就朝鬼婴走去。

    “放了他,冲我来。”

    没有预料中的狂喜,这鬼婴看了看被我扔在一边的斩鬼剑,只是冷笑了一声,戏谑的看着我:“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好,你把斩鬼剑扔到一边,我本来就不能触碰,到时被你再刺一个窟窿,这似乎就是你想要的效果吧……如果想要救他,就把你放在内裤里面的那张保命符箓拿出来,好好的做一个选择……”

    我的身体这个鬼婴的话,给弄得有些发颤,那张符箓,他是怎么知道的,甚至还知道的那么详细,连我放在内裤里面都知道,这东西,在上官紫冷临走前偷偷的交给我之后,我连燕长弓都没有说,居然还被他给发现了。

    “呵呵呵,就凭你的那三脚猫的本事,若是没有那张符箓,你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跟你谈条件?”

    也对啊,要不是他提到符箓,我都没有察觉到这个鬼婴居然这么好说话了。

    “那你现在究竟想要怎样?”

    “这保命符箓可以隔绝一个特定的鬼的袭击,我可以感觉到那张符箓针对的那个鬼,就是我……但你只有一次转移的机会,所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不撕掉这张符箓,捡起那把斩鬼剑,杀了我,而我就捏爆他的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救他,将符箓给他,至于你就听天由命,我给你三秒……一……二——”

    看到他真的要下手了,我脑子里想都没想,连忙伸进裤子里,将那张上官紫冷给我的保命符箓,贴在了那婴儿的身上,一把抱住了他。

    鬼婴见我真这么做,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一掌向我的脑袋抓来,我身体后仰,一脚用力踩在剑柄上,顺势一挑,斩鬼剑跃升到了我们之间。

    鬼婴由于冲击的过于猛,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借着惯性顺理成章的撞在了剑尖上,被干脆利落的戳掉了一大块皮肤,攻势也为之一阻。

    呵呵……

    我没有告诉你,我以前可是耍过花枪的,这点必备技巧我还是会的,不然用什么去撩妹?

    我一把抓住斩鬼剑就要朝他砍去,鬼婴惨叫了一声,就窜出了这间屋子,我因为抱着婴儿不敢大意,也不敢追击,站了一会儿,这才给燕长弓打了个电话。

    “老头子,这下麻烦了,鬼婴跑了,脐带灰也被他夺走了,我彻底拿他没有办法了。”

    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一阵劈头盖脸的嘲讽,其后才很是无奈的安慰我道:“虽说我真的很看不起你这个废物,但是那个鬼婴确实也难对付,你先回来,我到时候让燕大去一趟就好了。”

    我应了一声,正要挂电话,看见还被我抱在怀里婴儿,忙给燕长弓说道:“老头子,那鬼婴之前拿了一个婴儿来威胁我,还好被我救了下来,这孩子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先带回来?”

    听了我的话,燕长弓一愣,然后很是急促的说道:“阿斌,快把这个婴儿放在一边就跑,跑的越快越好,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

    这婴儿还会给我带来危险不成?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还有……

    一阵尤其愤怒的话语,似乎是……

    “终于找到了偷孩子的人,特么的,非把他打死不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