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七章 选择
    “我艹,你这特么的就是个无可救药的二傻子,既然你非要这样做,我也管不着,那现在你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了,使用招鬼的方法,用脐带把他给引过来,然后,尽你所能,将他给干掉吧……记住,打不过就特么的给我跑,千万别做出些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来。

    这个任务并不是非完成不可,但是你完不成我特么的看不起你,招鬼的方法,我发你手机了,好好干,我看好你哟。”

    燕长弓有些模棱两可的交代完这些事后,就干脆地挂了电话,虽然那话时而刻薄,时而欠揍,但语气里还是带着关心的。

    我叹了口气,话不投机就是干,在我的身上可谓真的演绎的淋漓尽致。

    在山路上吹了会儿冷风之后,终于接收到了燕长弓的短信,看了看他那个招魂方法,发现在这个荒郊野岭,无论如何都是凑不够招魂所需的一些东西的,比如说蜡烛。

    所以绕过来绕过去,我还是得回到毛小孝的家里。

    几分钟后,我再次回到了毛小孝的家外,走到门口才发现大门已经被一个硕大无比的锁给锁死了,最弄得我还是把这屋子的窗户给敲碎,这才走了进去。

    一进门才发现,屋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就罢了,居然连那些稍微值钱一点儿的东西,都被他们打包收拾走了,整个屋子里面杂乱的就像一个犯罪现场一般,零零散散的只剩下一些他们认为用不着的东西,幸好蜡烛这些我需要的东西,还没能入他们的法眼,不然我真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我将屋里所有的蜡烛都扫到了一堆,脱下衣服将这些蜡烛都包起来以后,将它们统统运到了客厅中央,稀里哗啦的将它们抖落在了我的面前,再次确认门已经锁死了,这才坐回了这堆蜡烛的旁边。开始按照燕长弓发给我的那个招鬼法布置了起来。

    不过要我来评价一下燕长弓这个方法的话,我不得不说上一句,真特么的艹蛋。

    就是在阴阳八卦阵的基础上,把镇守的阴面的鬼魂换成了那个装满了鬼婴脐带灰的布包。

    原理就很简单了。鬼婴不能靠近阴面,就只能通过阳面,来和我正面对决。

    不过这燕长弓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毕竟鬼婴之前才吃过这个阴阳八卦阵的苦,知道这个东西可是易守难攻的。他想要的东西在阴面,而因为阴生阳的原因,他是不能接近阴面的,只能通过阳面来破这个阵。

    然后对于他而言,最为坑爹的剧情就来了……

    无论他怎么破坏那些蜡烛,只要我将灭掉了的蜡烛点燃就好了,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他如果愿意做第二次,那真的只能说他们家族的遗传基因真的是太奇葩了。

    而针对这个问题,我还是想出了一个对策。将阳面的蜡烛撤除几根摆放在各大出入口处,一来我让这个阴阳八卦阵的阳面,有了破绽,让这鬼婴起码不至于不敢进阵,二来我可以借助摇曳的烛光来判断鬼婴的位置,不至于被偷袭。

    想到这里,我从阴阳八卦阵的阳面抽了几根蜡烛,前门点一根,几个窗户旁各点了一根,又在走廊上点了一根。最后自己手上再拿上了一根,这才算彻底的布置完毕。

    这些蜡烛可以让我确定鬼婴是从哪边进来,行动的大致方位究竟怎样,职业这样就不至于被鬼婴搞一个突然袭击了。弄完这一切哄我,我关掉屋子里所有的灯,就静静的看着眼前真的显得尤静谧的烛光。

    由于阳生阴的缘故,阳面的寒冷让我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清醒,也不知道究竟坐了多久,我的腿就快坐麻的时候。大门外突然穿出了一阵动静,可那摆在门前的蜡烛却并没有动静。

    “咔擦——吱嘎——”

    只听得门外传来一阵锁头弹开的声音,门一下子开了,一个很是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直直的朝着阴面的那个布包冲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身影就晃到了我的身边,我也没有多想,一斩鬼剑就朝着他戳去。

    当这一剑,戳在他身上,我才知道坏事了,因为斩鬼剑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他原本的效果,根本就戳不进那道身影的身体里,所以说……

    这东西根本就不是鬼,而是人!

    我抓起一根蜡烛举到了自己的眼前,这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这人居然是毛小孝的父亲。

    我艹,你还来为虎作伥啊!

    我都没有计较你之前向我展示你全家优良传统的事,你坏我一次好事,还特么的临阵脱逃就算了,特么的现在还要玩上瘾了是吧,你以为你中了再来一瓶是吧,管你是不是被控制了,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我心里那个气,一拳就砸在他的后脑上,将他很是干脆的砸晕了过去,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把那个装有脐带灰的布包,扔出了阴阳八卦阵的阴面,一个娇小的身影猛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一口吞下了那个布包,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艹,可恶,又特么的上当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情绪波动,他笑的很是开心,在他笑的同时,我看见他脸上之前被我戳中的地方,依旧有一个大洞,仅仅是靠一层皮给蒙住的,看上去很是渗人:“谢谢你啊,把我想要的东西还给我了,礼尚往来我还是懂的,等着……”

    他话一说完,忽然就窜出了门,不见了。

    我顿时觉得纳闷,他这是要做些什么,又跑?

    不过他一走,我心里还是一松,也没想那么多,坐在地上喘了口气,可我还没有来得及揣测一下那鬼婴的意图,门外又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一眼看去,才发现鬼婴又回来了。

    但这一次,他手上抱着个正在不断的啼哭着的婴儿,谁知道他是从哪里顺来的。

    “你这是要做什么?”

    鬼婴也不回答我,冲着我冷笑道:“来吧,杀我还是……要他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