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六章 釜底抽薪
    说句大实话,若是刚才那一剑击实,那鬼婴早就魂飞魄散了,哪里还有逃跑的机会,他这一跑,直接把本来都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的我,彻底的打回了解放前。

    人家都说了,本来就没打算再找我报仇了,他都已经不计较了,我特么的没成功就算了,现在一失败,反而又把旧怨给勾了回来,弄得我一下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若是进,那鬼婴的实力已经恢复到和我不分伯仲的地步了……而至于退,那就更不靠谱了,一来没有完成燕长弓交给我的任务,而来心惊胆战的将后背暴露给随时有可能对我再次进行偷袭的鬼婴,我还是不太放心。

    归根到底,造成现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将我们之间的距离干脆利落的拉到了十米开外不说,更是直接导致了这次计划的失败。

    原本我计划得特别好,进展的也尤其顺利,因为那时候那鬼婴根本没起疑,只要我一斩鬼剑冲着他丑陋的脸狠狠地戳下去,他就再也不会存在于这个人世间了。

    可是……

    我在想,这姑娘应该是被当时的情景给吓怕了,应该只是躲到某个地方藏了起来,等到她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之后,她一定会回来,她的道歉我并不在乎,只是想从她哪里得到一个可以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解释,毕竟要和鬼婴进行新一轮的周旋,还是不得不需要和他们进行再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合作。

    虽说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心里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鬼胎,但为了顺利完成这个燕长弓亲自交给我的任务,不被他看扁成一个连残废鬼婴都解决不了的废物,我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

    十分钟,二十分钟,我在地上整整坐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那个姑娘回来的身影,我才觉得事情有些超出我的意料了。

    我拿出了手机就准备拨打他们的电话,之前我在这儿静静的坐了半个小时,而并没有给他们打电话的原因,仅仅是想让他们不尴尬,可以再次没有任何心里顾忌的和我进行这最后一次的合作……

    只不过当他们手机已经关机,座机没有人接听的时候,我彻底明白了,这一家人开始的时候把自己的面子和心里的恐惧渲染的尤其的淋漓尽致,弄得我虽然很是讨厌他们,却还是自愿和他们合作……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仅仅是为他们的逃走,埋下了一个顺应情节发展的伏笔。

    他们一开始就做好了逃跑的打算,只是缺少一个替死鬼,有些焦躁罢了,亏我还以为那是对于未知恐惧的担忧。

    原来这特么的,都是套路啊,我艹。

    想到鬼婴之前离开的时候,给我说的那些话,虽说还不至于能够吓到我,但一想到一个神出鬼没的小崽子随时都有可能要来找我麻烦,我就头皮发麻,毕竟我现在已经可谓没有了任何选择,非要把他给干掉不可了。

    此时我死死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思来想去,只能无奈地给燕长弓打了电话过去,将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说了个清清楚楚。

    燕长弓听后,有些惊讶地说道:“不错啊,小伙子,就是看了我一次帅炸天的除鬼表演,就脱胎换骨,能自己除鬼了不说,居然就可以想出这么好的计策,阿斌啊,虽说我的魅力的确很大,但不得不说,你真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就是脑子和燕若飞差不多。

    一开始你就该觉得不对劲,怎么可能有人傻到听一个野道士的偏方,都不考虑报警,还傻傻的每天丢黑猫除鬼的,再说了你也太相信那几个人了吧,你想想鬼婴和鬼婴的妈都是些什么货色,那三人难不成就会和毛小孝有实质性的差别?亏你还把他们当作好人,你以为谁都可以出淤泥而不染啊。”

    我无奈撇撇嘴,急忙打断他的话:“这时候就别挖苦我了,老头子,你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帮我把那鬼婴给找出来吗?”

    “这么点时间,我也没时间赶到你那边去,你以为百鬼夜行那么容易就解决了啊……”燕长弓想了想说道,“以你的角度来看,这下事情是有点麻烦了,毕竟鬼婴由明转暗,光凭你这个十米之内才会的感应,找到他恐怕有点困难,现在有两个办法,一是马上离开这个地方,让鬼婴自己来找你……”

    我一听他这么说,连忙着急地说道:“老头子,你是在开玩笑吧,我呆在这里还没什么,一旦有离开这里的趋势,那鬼婴绝逼不会放过我,而现在他能准确的找到我的位置,我却和睁眼瞎没有什么区别,万一走着走着,就被爆头了,那乐子就大了。”

    燕长弓饶有兴味的听完我的话,这才慢悠悠道:“所以还有第二个办法……现在的问题是,你招惹了他,他也对你撂下了狠话,这其实不是因为非常恨你,毕竟他也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从你所说的那些话来看,他其实已经恢复了不少了,你之前和他的距离那么近,力都使不上,能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再说了你以前也和他交过手,他的抗击打能力你难道还不知道?

    他这样做的目的,应该不是真的想和你死斗,而是让你不要再阻拦他吞噬那三个人,只要你不去插手这件事,他也不会那自讨没趣了,至于杀他……倒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要你抢在他之前,把那三个人捉回来,我再教你几种阴招,用在他们身上后,让那鬼婴吞吃了他们之后,实力不会有所增加反而会再次受到重创。”

    我听后连忙拒绝:“那不行,我做不出这种事。”

    “阿斌啊,你这人的脑子完全有问题,你学什么不好,就特么的要学做一个烂好人……”燕长弓说道这里,透过手机传出来的音浪,简直要把我的耳膜给弄破了,“他们一家子人,可害了你不止一次了吧,毛小孝似乎不止坑了你一次吧,总得说来,他们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打算放过他们,如果是我,非要要把他们抓回来,看着他们狗咬狗不可。”

    我想到之前经历过的那一切,心绪突然有些飘忽不定,甚至差点就被燕长弓的话给弄动摇了,但在最后一刻,还是死死的咬着牙,开口拒绝了他的提议:“别人的良心被狗吃了,那是他们自己乐意,我管不着,他们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良心喂狗,这是他们的自由,难不成就因为我被他们欺骗伤害了后,就得学他们,以不要自己的良心为代价,反过来以同样的方式,去报复他们,那我与这些人有什么区别……

    我之所以在看不起他们的情况下,还会试着相信他们,试着和他们合作,因为我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这样坚持我的立场,不为了别的,就为了我不想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

    所以,我拒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