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失败
    这鬼婴看见我拿出一瓶东西就往眼皮上摸,有些狐疑的看着我:“小雅,你又在干什么,你涂的这个东西,我似乎觉得有点熟悉……”

    我呵呵呵笑了笑:“那么多喜欢你的女人,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往你身边凑,我还是不得不化点妆,不然到时候让那些妖精把你拐走了,我还不得后悔死啊。”

    这鬼婴听到我奉承的话后,得意的呵呵直笑,没有那个男人会拒绝女人的夸赞,越丑的男人听到这些越会变得飘飘然。

    而那之前不知道是负责出殡还是负责迎亲的四个人,此时此刻却一动不动,就如同木头人一般,静静地看着我和鬼婴两个进行着表里不一的谈话,双方都在考虑该如何将对方给干掉,只是我稍微要主动一点,因为他暂时还并不知道我的身份。

    唯一还在做着机械的运动的,只有最前面的那人,时不时洒出一些纸钱,寂静的山道上不要说一个人,就连一个鬼影都没有,这不断随着一股子阴风,不断地呈螺旋装上升的纸钱,在我眼前显得尤其的诡异,不由得让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那哗哗的纸钱飘动声,不断的在我们周边响起着。

    而那鬼婴现在还以为他目前在我眼里的形象还是一个风流倜傥的道士,自顾自的摆着自以为很是潇洒的姿势,欣赏着那哗啦啦的钱币飘荡声的同时,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就好像在带着心爱的人,听着尤其高端的音乐会。

    那股如痴如醉的表情,配合他此刻的丑脸,让我简直想要吐了。

    此时的鬼婴,对我已经完全的解除了戒备,多半他已经把我当成了案板上,可以任意宰割鱼肉了,而我已经不动声色的抽出了一只手,悄悄的解开之前对斩鬼剑布下的束缚。看着这个鬼婴丝毫没有发现我的神情,我整个心神都开始慢慢的绷紧了起来,只要再过一小会儿,我就能将斩鬼剑从寿衣里面抽了抽出来。然后只要我准确无比地把斩鬼剑重重的插入鬼婴的头颅,到那时候他肯定逃不脱魂飞魄散的结果。

    这把斩鬼剑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以斩掉二十七道以后鬼魂,这个鬼婴的实力虽然算下来理应排在二十七道之前,但这实力也必须要他处于全盛的时刻。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了,只要时机把握的准,一剑,最多一剑,我就能要他魂飞魄散!

    此时我已经把斩鬼剑取了出来,只不过还是用寿衣遮挡着,我壮起胆子,强忍着心中那股昧着良心的恶心感,笑吟吟地说道:“话说,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了。挺想念你的,以前的事还真的得谢谢你,毕竟今天就要成亲了,早晚要做那事了,可我现在还没有亲过你,你闭上眼睛,让我亲下你好吗?”

    这鬼婴果真没有什么脑子,听后居然想都不没有想,顺从地将脸凑过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十厘米都不到。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每块可以让我恶心吐的腐肉。

    我抓准机会,也没有迟疑,抖出斩鬼剑就朝着鬼婴的脑袋刺去,还没有接近他的面门。我看见鬼婴忽然变了脸色。

    他怒吼道:“是你,我都没有再找你们计较那回事儿了,你这么还这样死缠烂打!”

    说话间,他的反应丝毫不慢,赶在我刺出这一足以让他彻底死翘翘的一剑之前,将身体往旁边一躲。我这一预谋已久,甚至付出了牺牲色相为代价的攻势顿时白忙活了。

    怎么回事!?

    他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就算他看到了我拿着斩鬼剑,也不会直接识破我的身份啊,我身上毕竟贴着替身符箓,此刻的身份明明是哪个跟在我身后的那个姑娘才对啊。

    等等……

    莫非?!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很是惊慌地回头看去,即使我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件事被暴露的原因,却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现实却将我最后的祈求给硬生生的击溃,然后狠狠的给我一巴掌,让我学会认清什么叫做世态炎凉。

    回首望去,发现哪里还有那个姑娘的身影,那姑娘估计是看见我要和那鬼婴交手了,再加上她是见识过那道士也就是那鬼婴的能力,压根就不相信我能够对付他,就怕我失败后,她被人抓住,真的去结这个阴婚,就这样,在那个万分关键的致胜点,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超出了十米!

    替身符箓失效了!

    我艹,都是一些什么玩意儿啊!

    这个鬼婴一把抓住我紧紧捏着斩鬼剑的那只手的手腕,让那我短时间使不上劲儿,更别说砍他的脑袋了。

    只见他很是愤怒地吼了出来:“特么的,你们之前基本上把我也弄得魂飞魄散了,我都已经认栽,都没有打算再来找你的麻烦了,更何况我都已经变成这幅模样了,你还要来杀我,特么的还要不要脸啊,老子给你拼了!”

    这个鬼婴吸收了毛小孝一家人大量的阳气,也吞吃了不知道多少黑猫的脑髓,这力量大的惊人,燕长弓之前说的所谓的十不存一,恐怕在这个时候又顺理成章的变成胡扯了!

    没办法了,只能硬拼了!

    我咬紧牙关,尽全力一脚冲着他踹去,迫使他放开捏住我手腕的手之后,狠狠的一剑朝他戳去,但因为我们现在距离很接近,这一剑的准心反而有些难以控制,又戳偏了不说,力道还没有保证。

    不过鬼婴还是痛叫一声,发出了一声吼叫,将我一放之后,整个身体就朝一旁轻飘飘地飘去,和我拉开了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鬼婴冲我周围的那四个迎亲人员吼了一声,我身边的这四个人齐刷刷的向我扑来。

    我心里一惊,也不敢再去追逐鬼婴,转而迎战这四人,近距离观察我才发现他们肤色白得吓人,眼睛漆黑漆黑的,嘴唇还涂抹得如鲜血一般红艳。

    他们的动作尤为迅速,近乎于一个呼吸间,就冲上了我的面门,我暗骂了一声,捏紧斩鬼剑,用力旋转了一圈后,只听了呲啦呲啦的四声撕纸声传来,这四人应声而倒。

    这么弱?

    我再次朝他们看去,才发现这哪里是真正的人,就是几个用白纸扎出来的纸人。

    我艹,又被骗了,我艹,我就这么好骗?

    此时纵观全场,毛小孝的妹妹已经跑得不见踪影,鬼婴捂着自己被斩鬼剑戳出来的伤口朝一旁的山路窜去,在即将消失的时候时,他转过头,对我怒吼道:“你给老子等着,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说着,他就不见了,只听得他凄厉的声音,在周围的小路上回荡着,甚是吓人。

    我一听他的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一下子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倒不是因为害怕他的报复,而是他一走,这次行动就彻底宣告失败了,本来对我很是有利的局面顿时荡然无存。

    我危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