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三章 狸猫换太子
    那男人被我这样一打,一下子懵了,但反应也算快,一拳也招呼到我的身上来了,一见他明知道自己做错了,都还这么理直气壮,我也是气得不行,就和他扭打了起来。

    在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姑娘和那中年妇女一看打起来了,一下子也慌了,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劝架,好一会儿才把我们分别拉到了一边。

    那个中年男子,被拉到一旁坐下之后,很是气愤,越想越想不过,跳起来就冲我吼道:“你这个人是有病吧,讲不讲理啊,说着说着就动手。”

    我也是气的不行,这一家人莫非是本质上就有问题吧:“你让你的女儿凌晨四点走到毛小孝死的那个地方,让她去送你,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吗?”

    这做父亲还有母亲的人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一下,但还是无可奈何的说道:“难不成不按照那个道士所说的做,还要让我们一家人跟着去送死不成。”

    我被他们理所当然的话,给气的反而笑了出来:“你们难道没有觉得那个道士有问题吗?”

    “什么?”屋内的三人一下子很是震惊的看着我,“你怎么能说大师的话有问题呢,之前要不是有大师的帮忙,我们早就被那个鬼孩子给害死了,更何况大师交给我们的方法的的确确很管用啊。”

    我看到他们压根就不相信我的话的模样,冷笑了一声:“对,他说的话,如果都对的话,为什么不让你们办理这个地方,如果他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话,即使是搬离这里有问题,他也可以解决啊,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你们的话,为什么还要让你们每天晚上都要给那个鬼婴献祭恢复实力的黑猫脑髓?!”

    那个女孩和中年妇女都被我说的话震撼到了,毕竟那个男人才是一家之主,很多事情都是他决定的,女孩和女人就只有听从的命,我就不相信,那个鬼婴经常来这里吸收他们的阳气,他们会感受不到?

    他们在每天晚上往屋外扔黑猫尸体之后,第二天就会没有什么精神,这种情况肯定会发生,因为阳气流逝了,毕竟可是一个人精气神的根本,只要有损耗,就会对精神状况有所影响。

    现代人的普遍阳气程度并不高,一天两天精神状态不正常,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每天都不对,而且又处在这个闹鬼的地方,只要是脑子正常一点的人,都会觉得不对劲儿。

    只是这三个人,一来男主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太重,不敢承认还存在这样的事,二来有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道士给他们壮胆,一时间能忍也就忍了,毕竟这块地马上面临着拆迁,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现在撤了,多划不来啊。

    为了是他们信服,我从他们家里一个角落处摸出了几张,准备用来给他们这个女儿出殡时用的黄纸,借着他们家的一根毛笔,沾了点朱砂,叫那男人给我找了点黑狗血,画了几张简易的生阳符,贴在了他们身上,让他们正确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这才开始对下一步进行起了谋划。

    我从这三人的嘴里面了解到,他们开始感觉到精神不振持续不振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差不多快一个多月了。

    这样看来,那个鬼婴并不是在今天受了致命伤才回到这里,一次性吸取了他们这么大量的阳气,而是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吸取,也就是说,他之前并不是想要一下就杀了他们,而是和母鸡下蛋有些类似,每天抽取一部分,再等他们慢慢恢复,在进行抽取,等到以后遇到什么致命性的打击后,也好将他们轻易的吞噬。

    那这么看来,那个所谓给他们雪中送炭的道士,极其有可能是被鬼婴操控后,来替鬼婴传达消息的人,甚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鬼婴对他们进行了鬼迷心窍!

    说实在的,我对毛小孝一家人都没有什么好感,要不是因为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将那个鬼婴给除掉的话,我恨不得他们死的越快越惨。

    但换个角度来想,要是真的眼睁睁看着这个女孩穿着寿衣去那个地方送死,我也做不到那个地步,更何况,光是凭借我衬衣口袋里面的那点脐带灰或让鬼婴主动来找我,就可以干掉鬼婴也不现实,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既不让这个女孩去送死,又可以顺道将这件事情解决呢?

    若是计划成功,我这样就是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我看着坐在一旁一边看着不断缩短的时间,一边摸出烟也不抽,而是扯得稀巴烂,满脸焦虑的男主人,叹了一口气,主动提出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这三人听到了我的话,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有些狐疑,但是又看了看彼此身上,还在不断的起着作用的生阳符,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不过很快还是同意我的提议,毕竟我告诉他们是由我去替代这个女孩,去进行那个所谓的献祭仪式。

    自己的女儿不用死了,有一个二傻子主动去送死,遇到这样的好事,他们不同意才有鬼,反正他们此刻的表情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我心里想,要是我没有必胜的把握,我才懒得帮你,你们死了活该。

    我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我身上还有一张替身符箓的存在,我也看见过燕长弓的使用过,只要这替身符箓的使用方法,也在和燕大分离开来的时候,问清楚了注意事项,应付眼前的问题,简直手到擒来。

    那个道士,也就是鬼婴告诉他们,让这个女孩在四点前走到毛小孝以前出事的地方就可以化解这个危机,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四点,我便和那姑娘讲解了一下这个注意事项和要点。

    这一席话,加上回答完这姑娘的问题后,时间已经走到了三点五十了,我把替身符箓拿给她,让她挤出点血在那张符箓上后,直接贴在了我的背上,回头看着她有些游移不定的眼神,有些不放心,再次嘱咐到:“记住我与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要说话,千万要和我保持十米以内的距离。”

    看到那个女孩点了头,我冲那对夫妇示意了一下,就带着这个女孩向毛小孝出事的地方走去,看着眼前那条,悠长的山道,我总觉着这看似简单的除鬼行动,恐怕不会像我想的那般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