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诡异状况
    看着燕大匆匆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感动,想必他们那边的出现的鬼魂,无论是数量还是强度,恐怕都不是我这里能够与之比拟的。

    虽说他那边有燕长弓,但他能赶来救我,我心里也就知足了,不然我被这些鬼给弄死了之后,背一个逃跑都死了的恶名,那就哔了哮天犬了。

    在走向度假山庄大门的路途上,还是有密密麻麻的鬼魂从各种阴暗的角落,亦或是从别墅的窗口里向我投来看上去就觉得不怀好意的眼神,不过让我感到很奇怪的是,即便是他们鬼多示众,却也没有仗势欺人,甚至每当我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隐隐还有一种退却的趋势,这又是在玩哪一出?

    我捏着斩鬼剑,一边走,一边拍打着就快要凝结在我身上的脓血,说来也很是奇怪,每当我在身上拍打的时候,身边就传来一阵极其凄惨的哀鸣声,最开始,我还以为那些鬼终于忍不住了,想要朝我进攻。

    但当我顺着声音望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些鬼脸上原本的狰狞,已经统统演变成了一种惊骇欲绝的简直要死了妈的表情,又试探了几次后,我才仔仔细细的看着我身上那堆脓血,再回想起燕大之前所说的话……

    “你有了这个懒鬼脓血的气味,那些低等级的鬼魂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快去完成老头子给你的任务……”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但结合现在的诡异情况,我才一下子醒悟了过来,毕竟我和燕大刚才杀死了那个懒鬼,身上有还沾染了他独特的气味,就好像说一个杀过狗的人,无论再凶猛的狗,只要见到他,即使战胜他,都还会有一种恐惧感,说简单点,人害怕杀人犯就是这个道理。

    更别说现在我们杀的还是这些烧死鬼和怨鬼的老大,没有那个懒鬼的命令,这个小鬼头们怎么可能再去找能把他们老大都击杀的人的麻烦?

    所以在这通往出口的路上出现的这诡异的一幕,就是这样子来的。

    再想起燕大之前硬要拖着我一同去击杀那个懒鬼,口口声声的宣传要恶心死我的那个贱样,我不由扑哧一笑,燕家的人都是这样明明做了好事都还要装出一副贱样,和他们呆久了,恐怕我的世界观都会被颠覆。

    也亏得毛小孝的家离这个度假山庄并不远,走路也就十多二十分钟路程,想必那鬼婴占据这个度假山庄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不过这也不是说鬼婴念及亲情之类的,而是因为鬼婴这东西最喜好的就是吞噬自己的亲人,之前的相安无事,仅仅是因为鬼婴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但一旦他陷入了困境,就如同沦落到了现在这个境地,他便会再次回到那个他还没有来得及降临的那个家……

    这也是为什么说,家是在外的游子最想要回到的地方,尤其是落魄的游子,但对于鬼婴而言,就是再次强大自己的契机,所以说,他一定会回到那里!

    虽然说我并不知道毛小孝的家在哪里,燕长弓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在我走之前就将鬼婴已经烧成灰烬的脐带装在一个小布包里面,让我随身携带,只要鬼婴在我十米的范围内就有感应,虽说十米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就可以借此感应鬼婴的存在,做好预防。

    据燕长弓所说,这脐带虽然已经烧成灰了,但是对鬼婴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所以只要我进入到毛小孝的家所在的那个区域,他就会盯上我,我只要等他出现,然后把他干掉就好了。

    燕长弓还说,这鬼婴现在的实力十不存一,要是我还不能收拾他,就可以直接死在那里不用回来了。

    说是这样说,在和燕大并肩作战的时候,我还是向他讨要了一张替身符箓,以防万一。

    我本以为我到达了那个小山村的时候,会出现什么阴气极为浓郁,以至于稍不注意就会陷入鬼迷心窍的恐怖场景,然后却很失望的发现预料之中的危险重重,并没有出现,这里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山村罢了,除了较平时要黑一点……废话,现在才凌晨两点,不黑那就真的奇怪了!

    毛小孝的家很好找。

    因为这个小村庄并不太不大,我就快速的绕着走了一圈,才发现这个村子里面就只有几户人家,而且每间房子的门上都挂着自家的户主的名牌,一圈下来,我走到了一个姓毛的户主的屋子前。

    毛小孝的家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状况,现在都凌晨两点了,里面都还是灯火通明的,门缝和窗户间可以看见一道道人影在其中来回不断的踱步,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里面传出的争论声。

    我摸了摸衬衣的口袋,发现那个装有脐带灰的布包,并没有任何的反应,想必这鬼婴暂时不在这里,与其在外面漫无目的的游荡,寄希望于鬼婴突然出现在我我周围十米的范围内,倒不如进到毛小孝的屋子里守株待兔,要来的方便一些。

    我正要去敲门,脚下突然踩到了一个软绵绵黏糊糊的东西,弄得我踩在那东西上的腿差点都软了,毕竟不久前才经历的那些事情,让我至今都还有一些后怕。

    我低下头看了看,才发现我踩到的居然是一只黑猫,不过这个黑猫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且死的很是凄惨,不仅肚子被剖开了,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不说,连脑袋都被硬生生的扯成了两半,只不过里面的脑子却很是诡异的消失了……

    我被这眼前的一幕,弄得有些闹心了,跳到了一边,对着那个黑猫连吐了几口唾沫,直道晦气,毕竟对于道士而言,遇见黑猫是好事,但遇见死去的黑猫尸体,那就是大凶之兆了。

    等等……

    黑猫的大脑不见了?

    我仔细的回忆起一些从燕大口中套来的道术知识,似乎黑猫通灵,所以黑猫的大脑可以温养残魂……

    也就是说……

    那鬼婴已经来过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