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失而复得的血性
    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孱弱大学生。

    因为我的家是农村的,而且还处在一个没有多少人来的荒郊野岭,那里并没有没开发,虽然没有狮子老虎黑熊之类的猛兽,但是狼和野猪还是有的。

    我记得我爸爸是一个会很多东西的人,在我还不是很懂事的时候,他就开始叫我练了很多拳法,那些拳法的名字都很奇怪,诸如八极拳,象形拳,还教会了我用刀用剑,甚至弓箭我都有所涉猎。

    我爸爸是一个很严格的人,在很多地方,只要他不满意,就会打骂指责我,但是唯独学这些东西,我从来没有被打骂过,因为我的学习进程总是能够让他满意。

    我还记得在我十岁那年,山里面冲出来了一头野猪,撞翻了很多人的茅草屋,当时有很多的成年人拿着钩叉去追赶它,却被我的爸爸给制止了。

    他拿了一把铁剑,让我把它杀掉带回来,否则就让我不准回家。

    因为之前很多人追赶的原因,这头野猪受到了惊吓,回到了山林里,我在爸爸的威胁下,提着那把很重的铁剑,哭着走进了山林。

    或许是由于经常锻炼那些拳法的原因吧,我追到那头野猪并不是很费力,但当我真正的面对那头比那时的我要高大不少的野猪的时候,我那时的心里,真的不觉得我能杀掉那头野猪,甚至在那头野猪朝我袭来的时候,我即使拿着那把锋利的铁剑,我也没有反击,就掉头就跑。

    但也不敢回村,爸爸的话向来说到做到,所以我只敢在山林里晃荡,直到被那个野猪逼到了一条山路的尽头。

    而下面就是一条乱石密布的小溪……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因为我那时虽然小,但也怕死,知道如果不杀死这头野猪。恐怕我真的只有死路一条,此刻我的并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我大吼一声,狠狠的将铁剑向野猪刺去,但因为心慌。只刺到了野猪的头皮,一丝丝鲜血流进了野猪的眼睛,让野猪看上去尤其的渗人,自然这些鲜血,也激发了它的血性。以至于它狠狠的朝我冲撞而来。

    在它临近我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这个时候,我如果在不拼一把,我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杀死我的东西,还会活的好好的……

    我那时从心底生出一种名为不甘的情绪,凭什么啊,要死我也得拖着你一起死。

    我提着剑和野猪对着冲过去,在即将对撞的时候。我高高的跳了起来,一剑插在了它的屁股上,疼痛让野猪失去了理智,带着我一起越进了山涧……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爸爸让我吃了一顿舒舒服服的烤野猪肉。

    等我吃完了之后,告诉我,做人就要这样有血性,就算有人一刀砍在了你的身上。你都要拼死砍回去!

    那一天过后,爸爸对我的锻炼教导的越加的精细,而我在接下来的八年里,对刀剑还有弓箭的造诣也越发的深厚。身手也越发的敏捷,完全媲美那些年轻力壮我的猎手,当然对所谓血性的了解也越发的深刻,直到离开山村,进入那所学校读大学。

    到了城市之后,安逸的生活。渐渐的磨平了我的棱角,要不是在偶然间进入了道士这一行当,我可能会顺理成章的在平淡的生活中,渐渐地丧失自我,磨灭所谓的血性。

    我的身手经过了十几年的培养,虽说还赶不上燕长弓,但也差不了太多。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和那些道士相差的只是所谓的道术,所谓的道器,还有所谓的等级。

    但当我在看到了燕大和燕长弓对付鬼,并没有完全依赖于所谓的外物,都是以道器为辅,身手为主,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往无前的去面对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缺的只是一颗充满血性的心!

    是,我的实力是低下,但即便是我这么低下的实力还是完成了很多在我这个等级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每次都是险死还生。

    而燕长弓在我向他拜师了之后,除了给了我一把斩鬼剑,就没有给我任何的道器,甚至连道术都没有教我多少,虽然也有他抠门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想找一个契机,将我已经快要溃散的血性给激发出来。

    就这样,在一路的厮杀中,燕长弓都没来帮我,直到我陷入极大的危机的时候,他才派燕大来救我。

    我看着身后的的那条,换在之前完全不敢想象,我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杀出来的血路,才知道燕长弓对我的良苦用心,他一直没有放弃教导我,而是一直都在我背后默默的注视着我。

    他没有给我过多的教导,也没有给我任何保命的东西,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我遇到任何困境都只能堪堪保命,他从一开始就想让我成为的是一个有血性有担当的强者,而不是一个只会依靠外力的孬种!

    燕大冲我吐了一个烟圈,将我刺激的猛地咳嗽了起来:“喂,在想什么呢?”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将斩鬼剑捡了起来,快速的将上面的血污擦拭干净:“想走啊……”

    “走毛啊,刚才把你救下来你不走,一个重量级的家伙来了,先帮我留下来收拾了他再走……”

    燕大指了指,从不远处朝我们蹒跚的走过来的一个大胖子,努了努嘴。

    “就一个鬼你收拾不了吗?”

    “那个是一个懒鬼,是这里道数最靠前的一个鬼了,虽然他的道数在怨鬼之前,但是对付起来要容易的多。”

    我看着燕大风轻云淡的表情,更加的困惑了:“既然你能对付他,为什么还要拖上我呢,我还有任务要完成呢。”

    “你那任务很快就能完成的,多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要是把这个东西干掉了,一路上也没有什么鬼魂敢拦你了,在这里可比老头子那面轻松多了,你就知足了吧。”

    燕大说的倒有理,我点了点头,就没在多少。

    这鬼还真不辜负懒鬼这个名字,走的极其的缓慢,但由于天色较黑,看不清他的脸,当他好不容易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

    “燕大,你几个意思?”

    “哈哈哈,我就是想要恶心恶心你……”

    燕大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恶心,真特么的恶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