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救援
    来不及了!

    再这样一个危机的关头,我的神经一下的绷的很紧很紧,但越是这样,我就越紧张,反而在这个时候,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我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不久前燕长弓和那些鬼影的战斗场景,他也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而且他对付的鬼影远远比我现在要多很多倍。

    而他那个时候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我快速的活动着我的思维,这才回忆起他战斗的点点滴滴,他那个时候,似乎是抽出了一张替身符箓,贴在了其中一个鬼魂身上,转移了在短时间内吸引了那些鬼魂的注意力,从而进行了绞杀!

    而我在这个时刻虽然没有替身符箓,但同样也没有那么多的鬼魂,并且我只是对付一个鬼魂罢了……

    我的手上还有着的几张散阴符,仅仅只是对付一个鬼魂,散阴符的效果应该不会比替身符箓差,若是像燕长弓那样好好的利用,效果只会更好。

    而现在的情景与之前是差不多的,而且我的身体比燕长弓还要自由一点,因为我并不需要时时刻刻地方鬼婴对被保护的人的伺机偷袭!

    这个时候,那个怨鬼和我已经近在咫尺了,我把手中的散阴符快速的抹在斩鬼剑上,就要刺出去,可是就在我挥动着斩鬼剑的一刹那,怨鬼呼啸而来时,夹杂着的阴风,让我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竟然使得我的斩鬼剑的施展方向,一下子对准了地面!

    不好,失败了!

    危险!

    我只来得及在脑海里面闪现出这样的一个念头,那怨鬼已经扑在了我身上,我顿时感到身体一阵冰凉还有……一阵彻骨的刺痛。

    可谓痛彻心扉!

    她一口狠狠咬向我的脖颈,我条件反射的一躲闪,虽说躲过了要害,但还是被咬重了肩膀,顿时鲜血喷了出来。我痛苦地叫了一声,随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连斩鬼剑都被甩了出去。

    我能够抗击这个怨鬼的东西除了斩鬼剑之外,还有散阴符。但是在刚才那猛烈的冲击中,仅存的几张散阴符,已经散落在了地面,一时间难以将它捡起来。

    此时我心里十分后悔,真不该在那个紧要的关头。做出那样的决定,虽说我的之前的那些条件要比燕长弓要好上很多,但是我也忽略了一个可以足以致命的地方,那就是我在那之前就受了很重的伤,而燕长弓并没有,他时时刻刻的保持着自己最为巅峰的状态。

    可恶……

    我好不甘心!

    怨鬼这一口咬得很大,之前的打算似乎是要将我的脖子给咬断,但是在转移了受力部位后,我整个肩膀依旧是被咬的生疼,幸亏平时有锻炼。肌肉还是比较多的,起到了一定的防护作用,这才堪堪逃过了被咬碎骨头的命运。

    我拼命的想要挣扎开来,但是那个怨鬼却死咬着不放,但也可能是我有一定的气运加深吧,再这样来回不断,却很是短暂的撕扯中,一张散阴符被扑腾着,被我压在了身下,我一喜。急忙将散阴符贴在了她的身上,虽然上面的血液已经干了,我也来不及再激活它了,但散阴符本来就有的效果。还是让这个怨鬼痛苦一小会儿,我则趁势一脚将她踹飞了老远后,也顾不上站起来了,扑腾了几下,就后退了好几步。

    这一后退在发现,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斩鬼剑这时候还在我前方好几米远的地方静静地躺着。以我的位置还有速度,估计没有十秒钟是那拿不到的,而仅剩的几个鬼魂明显已经看中了我的这个失误,全部都朝我冲了过来。

    这篓子捅大了!

    我艹,我要死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正在我焦急的时候,我的身后那边忽然发出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巨响,这音浪在我和这些怨鬼进行交战的战场传的很是悠远和响亮,其中蕴含着的震慑意味,很是明显,不只是我被愣住了,就连即将把我撕成碎片的怨鬼们,也愣了一小会儿,都情不自禁的朝身后看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只见一个尤其魁梧,也将上衣脱掉了地男子,正用手抓着一个怨鬼的脑袋,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那股令人牙酸的重力,让地面竟然多出了一个小坑,而那怨鬼的脑袋更是血肉模糊。

    这人是……

    燕大!

    再回首他身后的道路上,早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残肢断骸,毫不夸张的说,他来到这里,真的是杀开了一条血路!

    他将地上的那个鬼魂踹到一边,抓起了别在衣服上那柄已经开了锋的木剑,贴上了一张散阴符之后,很是戏谑的看着我,说道:“阿斌,师父估计你是秒射,我猜测你是三分钟,而你居然还这么的持久啊!”

    我尴尬一笑:“看来就只有我和燕若飞对我的能力,有极高的评价啊。”

    “噗嗤,燕若飞的原话是,你应该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燕大在言语间,极速的向我冲来,任何一个妄图靠近他亦或是想对我下杀手的鬼魂,立即就被他斩碎了头颅。

    “我艹,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之前就护送我离开,还弄得这么麻烦,要是你之前和我一起走,我会至于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走出去,你们这样不是白费事儿吗?”

    看着燕大行云流水一般的将周围的鬼魂给清了一空,我摸着自己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伤口,缓缓的站了起来。

    燕大也没有多说,将我把衣服穿好后,点上了一根烟:“我还以为你会说,为什么老头子没有来帮助你……”

    “我正想问呢!”

    燕大缓缓的吐出了一个烟圈,看了看我疑惑的表情,很是爽朗的笑了起来:“你仔细想想,把你离开了那间别墅后和离开那间别墅之前仔细做一个比较,再回顾一下从那间别墅走到这里的历程,看看你较之前究竟是多了些什么。”

    我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回想了起来,许久之后,我才震撼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身后那条满是残肢断臂,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路,一下子明白了……

    燕长弓并不是没有帮助我,他在那间别墅里面就给予了我这一路上最为关键的保护……

    因为他在潜意识里,激发出了我内心里面的血性!

    而那条血路,并不是燕大杀出来了的。

    而是我……

    一个之前连一个怨鬼都收拾不了的人,硬生生的杀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