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三章 缠斗(二)
    眼前的这一幕,看得我有些头皮发麻。

    死亡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有些人对于淹死这种死法很是惊恐,有些人却对烧死的这种死法很是惧怕,但反之他们对于其他的死法可能就会有一些免疫力,这也是很多人觉得某些恐怖片很恐怖,有些人觉得看上去很无聊的重要原因,因为是否恐怖,只取决于那些场景,是否触及了你最害怕的一面。

    可对于我而说,这种因为身体破损而死的鬼魂,却很很是容易让我生起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

    这是真心话,特别是被割喉的。

    这或许和我所居住的个地方有关,那里经常会发生出租车司机被割喉的时间,耳濡目染下,只要听说有谁被割喉,或者是在电影里看见了被割喉的鬼魂,我都会下意识觉得脖子一凉,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每个人都有一些特别害怕的事物,而我害怕的就是割喉。

    所以眼前这个并不是太强大的鬼魂让我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就这样僵持了一下会儿之后,我才发现,这个鬼魂除了在不远处冲着我笑之外,就没有了任何的行动,我的心这才一沉。

    这个鬼魂明显在拖延时间!

    我握紧手中的斩鬼剑,然后朝着男鬼快速奔跑而去,因为这个这时候,离我较远的地方,再次多出了一阵很是密集的脚步声,如果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胆子还这么小,再不主动进攻,很快就会被多个鬼魂包围。

    虽说,我并不知道正在向我赶来的鬼魂的具体实力,但与其被他们给围住,而陷入困境,倒不如自己先将眼前这个实力并不是很强大的鬼魂给干掉,然后抓紧时间逃离。

    那男鬼明显没想到我竟然敢主动冲来。他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我便趁此机会直捣黄龙,斩鬼剑狠狠的斩向他看上去极其容易断裂成两半的脖子。

    而他看见了我的目标是他的脖子之后,脸上的慌乱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甚至隐隐约约还爬上了一丝戏谑,这个时候,他忽然放弃了抵挡,任凭我的斩鬼剑刺激进了他的脖子。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并不在向我预料中我的方向发展了,虽说。斩鬼剑一没入他的脖子,这男鬼的创口上,就出现了一阵一阵的黑气,还能听见呲啦呲啦的腐蚀声,可让我脸色一变的是,斩鬼剑就好像被卡住了一般,再也没有办法深入,亦或是移动哪怕一丝一毫。

    这男鬼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双手快速的向自己的脖子伸去,我原本以为他会从我的手中将斩鬼剑夺走。可到头来,却发现,他抓住的却是自己脖子上的那道伤口!

    只见他狠狠的将那道伤口用力的撕开,露出了里面的大动脉,我才知道,我的斩鬼剑之所以不能在移动分毫的原因,是因为被那两条很是粗壮的大动脉给死死的缠住了,而那两条大动脉在此刻竟然在急剧变长,犹如两条灵活的爬虫,突兀的扯过了。斩鬼剑扔到了一旁后,就蠕动着朝我尤为迅猛的席卷开来。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鬼魂难不成还成精了,居然还涌出了这样的攻击手段?

    见到这场景,我心里不由得一沉。仔细想想,估计是这里尤其阴气有关,现在的社会和古时候不大一样了,到处的有人居住,所以导致阴气浓郁的地方都不是很多,鬼魂也只能找阴气较为浓郁的地方居住。可一旦找到了一个阴气极为浓郁的地方,这些鬼魂的实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再说了,这些鬼魂出现的快的原因,也和他们离这里比较近脱不了关系,所以久而久之,他的实力也已经提高了。

    而这时候,那大动脉已经快临近我的面门,这极其快速的攻击手段,让我一下子有种应付不过来的感受,也不管美不美观,脏不脏了,就地一滚,就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不过,那男鬼也不是吃素的,也就是在一瞬间,改变了攻击策略,大动脉一扭转,缠住了我的脚,其上传来的冰冷和巨大的力道让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不过也亏得,我在这之前在我的身上贴了很多有防护作用的符箓,这男鬼一接触到我身上的符箓,就好像被开水烫了一般,快速的松开了我。

    但我身上的符箓毕竟有限,那男鬼也很是聪明,即使被那符箓所伤,也继续向我席卷而来,因为他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快速的斩杀我,而是想要更多的拖延时间,将我困到那个时候,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我被他这个策略给弄得心急如焚,只想快速斩掉这个男鬼,说实话,他的智商还有极其滑溜的攻击手段真的让我非常惊慌恐惧,再加上我很讨厌看见被割喉的伤口不说,斩鬼剑也被这男鬼给扔在了他的身后。

    特么的,不出点奇招,真的要被他给拖死了!

    我深吸一口气,估算了一下那男鬼和我的斩鬼剑之间的距离,顿时我心里有了主意,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直接就朝着男鬼跑去,然后忽然就像平日里跑酷那样,一跃跳起,妄图从男鬼身上跳过去。

    男鬼顿时很是惊慌,急忙用不断晃动着的大动脉来缠住我,但是由于距离的原因,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越过了他的肩膀,同样是因为距离的问题,来不及翻腾了,就像一发炮弹一般迅速的朝地面撞去。

    男鬼反应的速度不可谓说不快,虽说他似乎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选择做出向他冲过去的举动,但并不妨碍他挥舞着大动脉向我抓来,他死死缠住我的腰肋的时候,我的脑袋离地面仅仅只有一厘米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是吓得不轻,但这时候,我的右手死死的抓住了一旁的斩鬼剑,就在这男鬼疯狂发力,想要将我的腰给勒断的时候,我腰部一发力,双脚猛地一踢。

    这一股大力猛的袭来,把男鬼给吓了一条,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我往前一拉,而我则挥舞着手中的斩鬼剑,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重重的刺去……

    这时的我和这个男鬼隔的非常近,甚至能看出他眼中的慌乱,但是他的大动脉已经来不及收缩,更不要是说用力了。

    于是乎,这一刀并没有落空,直接将他的脑袋给砍碎了!

    这个时候,困于我腰部的压力顿时一松,我的身体特缓缓的落在了地上,而眼前的那个男鬼,则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能起来。

    我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道粗重的呼吸声……

    “呵哈……呵哈……呵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