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二章 缠斗(一)
    燕长弓这么一说,我顿时很是苦涩,没错……

    百鬼夜行,似乎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当然这也是仅仅对我而言,即使不参战,只是往外逃,在路上都随时有可能遭遇不测。

    而燕长弓哪管我在想什么啊,很是慢悠悠地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会儿温度就会达到一天的最低点,也就是说阴气在那时也会最为的浓郁,就会有百鬼夜行出现,这附近一带的鬼魂应该都会聚集过来,到时候,你的鬼仆是不能出手,必须得留在这里,万一给那鬼婴给吞噬了,恢复了实力,那个时候你才真的死翘翘了,所以一会儿你自己要小心。”

    我问燕长弓为什么不能让燕大和我一起去处理那件事,他是这样解释的,我的实力毕竟不算太高,我一个人就是往外冲,也不会引起太多鬼的注意,而燕大的实力比我强,如果贸然让燕大跟着我一起走,可能会引发不确定因素,比如让更多厉害的鬼魂都转而跟着我们。

    我想想也是,如此看来,我一个人走还要更安全,所以说,一会儿不得不去面对的百鬼夜行,说到底,还要我自己去处理才行,不过我只需要在逃离这个度假山庄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好了,单单凭这一点,我还是要比燕长弓他们要轻松很多。

    “行了,不要浪费时间了,百鬼夜行快开始了,你出去吧……”燕长弓再次点燃了一根烟,冲我挥了挥手,懒洋洋地说道,“这也靠近度假山庄的出口,那里的鬼魂就越不会太强,度假山庄外的富人多,比较迷信,布置了很多东西,你要做的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出去,不要受太重的伤。做得快,记得回事务所吃早饭。”

    我嗯了一声,随后走出屋子,这个路程中。我下意识看看周围,心里还是觉得有阵阵的不安。鬼婴一死,这个阴气浓郁的宝地,就没有了主人了,附近的鬼魂肯定都会忍不住过来想分一杯羹。所以来的鬼魂即使总体实力不会太强,但是数量那些就不好说了。

    临走前,燕长弓叫我和他们在屋子外贴了些符箓,但这只耗费了我极少的时间,因为这个别墅的好几面墙已经被那些农民工给拆了。

    那些符箓贴完之后,我便走了出去,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别墅,才发现燕长弓他们将屋子里面的灯全部打开,盘腿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别墅外黑乎乎的环境。似乎是在焦急的等待着即将发生的百鬼夜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我还没有走出几步,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很是凄凉,在整个度假山庄里飘荡的很是阴森的哭声。

    这些声音刺激的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在快步走动的时候,我的余光不经意间发现,周围漆黑的环境里面,十几个人影突兀的凭空出现,朝着我身后不远的别墅慢悠悠地走去。

    这还仅仅只是我视野里的一面而已,说不定其他的地方都已经有鬼魂再靠近了……

    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毕竟我的任务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非要解决这次的任务不可,不然即使是除掉了鬼婴,这度假山庄还是会闹鬼。我们照样拿不到工钱。

    别墅上所有能贴的部位都被我们贴上了有防护作用的符箓,这些鬼魂肯定不愿意在破除符箓上浪费太多时间,估计都会从其他的方向进入那别墅。

    也就是说,所有的鬼魂,都会从那几面被农民工拆掉的空墙中穿进去,这样燕长弓他们的压力反而要轻上不少。因为就不用担心偷袭之类的问题了。

    而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我能办到毫发无伤的从这个度假山庄走出去吗?

    亦或者是,我能像燕长弓一样,对战众多鬼魂却游刃有余?

    此时此刻,我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斩鬼剑,说来也奇怪,当我紧紧的攥着斩鬼剑的时候,心里那些有些阵阵的慌乱反而渐渐的消散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把斩鬼剑明明就是一把只卖一百块钱的便宜货,据燕若飞所说,最多只能吓吓鬼粮之类的杂鱼,但我却很奇怪的发现,这把剑居然可以斩杀毛小孝这样的怨鬼。

    怨鬼可是在厉鬼分类榜上,占据着第二十七道的鬼魂,虽说没法一击必杀,但也可以证明这把斩鬼剑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也就是说利用这把剑,我至少可以对付得了二十七道以后的鬼魂。

    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次过来的鬼魂能像燕长弓说的那样,只是一些来浑水摸鱼的小角色,不然以我的实力对抗起来还真是麻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鬼魂的哭声渐渐逼近,看样子我还是被鬼魂给盯上了。

    此时我也不慌乱,从包里摸出一张张虽说有些皱巴巴,但还是有辅助功能的符箓死死的贴在身上,以免忽然被迷住了心窍,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似乎是知道了他的行踪已经被我所发现了,周围再次多出一阵很是厚重的脚步声,也几乎是在转瞬间,脚步声离我越来越接近。

    我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鬼魂一般都是踮着脚走的路,而这个鬼魂,走路还有声音,说明穿了鞋子,而且这鞋子发出的声音隐隐约约有些厚实,却不响亮,是穿着皮鞋的鬼魂,是个男鬼。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果然只见一个身穿西装皮鞋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脸色异常惨白,在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那伤口还在不停地流着鲜血。

    他离我已经很近了,我已经来不及翻看那本厉鬼的分类了,这个男鬼精神正常,没有什么暴力倾向,再加上是被割喉而死的,应该死的比较快,来不及产生那么大的怨气,所以实力上估计要排在怨鬼之后。

    所以……这个男鬼我能解决!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不知为何,这个男人忽然发出阵阵笑声,因为他本来就是被割喉而死的,所以脖子上有一道大块异常狰狞的伤口,而他每笑一次,都会有许多鲜血和碎肉从脖子伤口喷出来,在地上黏糊糊的铺上了一大层模糊的血肉。

    恶心,真特么的太恶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