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临时任务
    “呜呜呜……求求你……放了我——”

    鬼婴似乎是被燕长弓平淡的语气下所掩盖着的肃杀给吓的胆都破了,居然开口向燕长弓求起了饶来,不过燕长弓只是呵呵的笑了笑,随后,他便用短刀划过鬼婴的咽喉,顿时鬼婴也发出一声比之前更加凄惨的叫声,然后化为比之前那些鬼影被抹杀后的黑气总量,还要庞大好几倍的黑气,被这短刀来者不拒一般的吸收。

    短刀吸收了这股磅礴的黑气之后,闪烁着极其欢快的银光,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在其间不断发出的颤动声,似乎极其满意。

    而燕长弓就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般慢慢地将之前甩在地上的衣服拾了起来,重重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再次将其穿在了身上,好一个霸气内敛的收鞘!

    我这时候忽然想起他刚才说的那句话。

    “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是如何将那个小杂种给碎尸万段!”

    虽说他在说这句话之前做出的那一系列的事,让我当时对他所说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当刚刚的那一幕发生之后,我再次细细的品味着那句话,越想越觉得有味道,看来燕长弓的魅力真是深深的折服了我。

    说句实话,我在之前看到的并不是燕长弓捉鬼这么简单,而是亲眼看到一场行云流水一般的饕餮盛宴,比所有的动作电影都要带劲儿不少,当然日本的除外。

    但这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我心中突然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我总觉得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得上燕长弓,这个不算太伟岸,甚至有些佝偻着的背影,在这时总让我觉得分外有安全感,如果这时有再多的敌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都相信燕长弓都能够轻易的摆平。

    不过……

    师父和徒弟的差距那未免也太大了……

    不管是策略也好,还是无心也好。燕大之前做出的那一切,深深的伤害了我对他发自内心的信任,不管以后他怎么弥补,我感觉我也不会再爱了。

    总言之。在我现在的心中,燕大这个人的分量,估计还比不上燕长弓的十分之一,估计在短时间内,我可能会见一次打他一次。直到将我的心里面的伤痕彻底填好为止。

    不知道我和燕大是否有心理感应,当我站起身来,收拾着身边的蜡烛,将阴阳八卦阵拆除的时候,他很是尴尬的冲我呵呵的笑着。

    不过我也懒得搭理,将处在阴面鬼婴叫了过来,就往燕长弓那里走去,因为这个时候他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到他身边来。

    “走快点,别磨蹭了。我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燕长弓丝毫没有大战过后的享受胜利果实那般的从容淡定,而是看着屋外幽幽的夜色,有些无奈的皱着眉头。

    燕大和燕若飞什么话都没说,就好像知道什么一样,只有我被这句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便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燕长弓也没有责怪我,毕竟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指了指窗外,说道:“之前我们和鬼婴交战的时候,尤其是在后面的那段时间里面。鬼婴释放了太多的阴气,而这里本来阴气极度的浓郁,再被他这搅屎棍这样添了一把火,本来不想见到的事。还是发生了,罢了……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

    莫非……

    他说的是百鬼夜行的事?!

    我顿时一惊,当初燕长弓就给我说了,他之所以和我们一起执行这个任务,就是为了预防有极大可能出现的百鬼夜行。

    也正是因为这样燕长弓才这么急着在鬼门打开之前除掉鬼婴,但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不想它来的,还是来了,果真是世事难料,防不胜防。

    不过燕长弓看到了我难看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的脸色之后,只是噗嗤一笑,连带着把燕大他们俩也逗乐了。

    “你们在笑什么,难道百鬼夜行不危险吗?”我很是疑惑说道。

    燕长弓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危险也危险,说不危险也不危险,首先这次的百鬼夜行,并不会太强大,因为以鬼婴的实力,自然是拉不到太多的鬼魂来帮忙的,尤其是比他还要强的,所以有我在这里,这次百鬼夜行到不足为惧。”

    听到燕长弓这样说,我微微的皱起眉头,因为我感觉到燕长弓之后说的话,不仅和我相关,可能还会带着深深的恶意。

    果不其然……

    “至于我提到的危险,就是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单独行动。”

    什么……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很是震惊的看着燕长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燕长弓也不多说话,对我招招手,将一个已经破旧不堪的沙发拖了过来,示意我坐下和他谈,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这才点了一根烟说道:“我也不是要你单独去迎战那些鬼魂,而是要你先从这里离开,去帮我把一件事给完善了,因为那些农民工是被他给控制了的,还有些阴气本源残留在他们的身上,变相的说,就是鬼婴还有一丝残魂存活着,但我因为那些誓言的关系,不能斩杀他们,所以就需要你去一趟鬼婴的出生地,也就是毛小孝家附近,将那鬼婴的一缕残魂给消灭了,鬼婴对你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但是出这个度假山庄对你而言,恐怕有些问题,如果不出意外还好,如果出了意外……”

    我顿时一愣:“出了意外的话,会怎么样?”

    燕长弓一脚将我从沙发上踹了下去:“臭小子,你明明已经猜到了却不肯说出来,快求我,说不定我可以在关键时候救你一命。”

    “得了得了,你都安排了我去做什么,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与其说救我一命,还不如说恨不得我好好地吃一次苦头,你最多会派一个鬼仆给我收尸好吗……死老头,我才不会上这些当呢。”我很是坦荡荡的冲着他说道。

    燕长弓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把你师父我想得这么坏,真是让我伤碎了心,我一会儿也懒得搭理你,任凭你自生自灭,一会儿百鬼夜行的时候,你就是被剁成肉沫,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不过现在快滚过来,帮我们布置一下战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