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章 别了……该死的垃圾
    鬼婴这家伙,果然是害人不浅!

    我心中突然有了浓厚的愧疚感,若不是因为当初我能够在斩杀毛小孝的同时,将他斩杀,或者在那段时间,将这件事情给燕长弓说,让燕长弓早一些时间来处理,那么他就不会害死这么多人了。

    现在想起来,这鬼婴真的可以算的上是为祸不浅。

    亏得我之前还抱有将他超度的念头,若是没有燕长弓,单单是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情的话,恐怕我是怎么栽在这鬼婴手上的都不知道。

    总的来说,还是实力太弱了的原因。

    在这个时间段,鬼婴的脑海里面不断的涌出如潮水一般的人影,早就把燕长弓使劲没入他的头颅中的短刀给顶了出去,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冷冷的看着堆满了整个房间的鬼影,一脸阴鸷,再不敢接近燕长弓。

    虽说这个房间在不久前就被那些农民工给拆的差不多了,但他此刻也出不去了,因为他在重创之下,再不没有之前那般可以无视墨斗线的能力了,就只能担惊受怕的躲在一边,看那架势,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聚集在眼前那些人山人海般的鬼影上了。

    燕大攥着桃木剑就往前走去,试探着对那些鬼影发起了进攻,但没过一会儿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虽说燕大的实力,对付一个鬼影轻而易举,但对付十个就有些疲于奔命,更别说对付几十甚至上百个不顾自己损伤,一个劲儿向前冲的鬼影。

    眼前的情况再次有些难琢磨了……

    而这个时候,挡在我们面前的却是燕长弓,而他此刻的表现简直让我们有些膛目结舌。

    只见他一脸的冷漠,当这些鬼魂向我们扑过来的那一刹那,他仅仅是风轻云淡的将自己的衣服解开,轻飘飘的仍在了一旁,就好像一般的人决斗一般,以免被影响到自己的发挥。

    而他这一系列的发挥,虽然看上去很是痞气。但还是并没有让我联想到所谓的小混混打架,而是突然间给我一种我们的守护者出现了的感觉。

    是的,燕长弓此刻就是我们的守护神!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脑海里会出现这个词,可能是因为看见燕长弓。此刻提着刀的那般宝刀未老的英姿,或者是说他人已经都是一副中老年的模样了,却还是有一身强壮的肌肉,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他面临一两百个鬼魂的那般从容不迫……

    或许他此刻慢慢往前面走去的背影,就是给我们最为坚实的守护!

    当鬼魂们扑来的时候。燕长弓并不慌张,他快速地向前冲去,整个人一下子挡在了我们的前面,将那把抽出鬼婴的头颅的短刀,用力的挥舞了起来。

    在他快速的向前冲锋的时候,燕长弓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也不管周围是否有多少虎视眈眈的鬼魂,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将短刀刺进离自己最近鬼魂的胸膛。

    在短刀刺入那个鬼魂的胸膛的时候,那鬼魂惨叫一声,便化为一团黑气。燕长弓手中的那把短刀另外一颗黯淡无光的宝石,突然变得很是黝黑,黑的几乎可以将我的视线给彻底吸进去……

    然后就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那个鬼魂被刺穿胸膛后,化为的那一团黑气,就如同一阵轻烟一般,直接被燕长弓手中的短刀,确切的说,是被那刀刃上的宝石给全部吸收了进去!

    一点残渣都不剩!

    这把短刀,绝对是一把好刀!

    那宝石绝对也是一个好东西!

    不管我怎么想。燕长弓的发挥还是像一次出手那般的从容和淡定,一如既往的顺利。

    在灭杀这个鬼魂后,燕长弓很快就陷入了大量鬼魂的包围圈,因为这些鬼魂是被强行命令着的。所以他们可谓悍不畏死,就那样前赴后继的朝着燕长弓扑去。

    而燕长弓丝毫没有哪怕一点的慌乱,抬起另一只脚,腰部一个发力,顿时他整个人就在空中以异常极端的速度旋转了起来,将周围的鬼魂给扫开了几米远。而在那些鬼再次呼啸着向燕长弓扑来的时候,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将短刀挥出,腰部再次发力,黑色的短刀散发着一阵诡异的黑光,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黑圈,快速地掠过这周围由于十分密集的原因,围拢过来的十多个鬼魂的身体,顿时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响起,一道道黑雾快速的蔓延开来,如长鲸吸水一般,进入了刀刃上的那块宝石中。

    其余的鬼魂在这个时候已经将燕长弓完全包围了,此时的燕长弓还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臂,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照常理来说,燕长弓在短时间之类,是无法躲避的。

    燕长弓看见鬼魂的袭来,淡定的让我心惊,他居然放弃了收回自己的手,他直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前方一个鬼影的脑袋,将手中的短刃插入它的脑袋,在它还没有化为黑烟之际,借着那个鬼身躯的阻挡,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那鬼魂被燕长弓甩的像一个大风车一般,而此时燕长弓就犹如拿着刀盾的古罗马勇士,进行着无休止的冲锋。

    大量的鬼影就这样化为一道道黑烟,被刀刃所吞噬掉了。

    其余的鬼魂很是愤怒地要扑到燕长弓身上,燕长弓面不改色,他快速地用拿短刀的那只手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替身符箓,燕长弓将替身道符在自己的身上不经意间被那些鬼魂划破的伤口上沾了沾血液,激活了符箓,然后将替身符箓随意的贴在了贴在了一旁的一个鬼魂上,就一脚将他给踹开了。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刹那间,这些鬼魂都不再攻击燕长弓,而是在这一瞬间去攻击那鬼魂。

    替身符箓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只能支撑很是短暂的时间,但这小会儿时间对于燕长弓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燕长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暂时被迷惑住的鬼影统统抹杀掉了,厚重的黑气汇集成一条小河流涌入了燕长弓的短刃中,那把短刃在吸收了这些黑气后,发出了一阵凶猛的咆哮后,其上的黑得尤为深邃的宝石这才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此时的燕长弓与平时的他截然不同,再不复之前那颓废而猥琐的模样,当再次审视这个站在我眼前的老头,我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燕长弓,一个当之无愧的战神!

    燕长弓这时候缓缓的走到那鬼婴面前,鬼婴的用尽最后的执念释放出来的鬼影也相当于他的阴气,都被燕长弓手中的短刃给吞噬的一干二净,自然是实力大减,此时的他傻愣愣地看着燕长弓,脸上的神色满是呆愣。

    而燕长弓很是温柔的拍了拍鬼婴的肩膀,很是轻声的说道:“别了……该死的垃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