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冤魂为伥
    不过燕大也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他极为冷静,在见到鬼婴扑过来的一刹那,他很镇定地后退两步,将一张替身符箓贴在鬼婴的身上的同时,把手中那把已经磨出了刀刃的桃木剑狠狠的劈向了鬼婴。

    替身符箓很及时地阻止了鬼婴的自爆,而随后的这一剑,正好就重重的砍中了鬼婴!

    鬼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被砸在一边的砖石上,随后它借着惯性更是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的悲鸣。

    而他的身边就站着那些之前对他百依百顺的农民工,可这时那些农民工一改之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说,甚至连看都不敢看那个鬼婴一眼,兴许是之前燕大和燕长弓的话让他们潜意识里已经彻底斩断了和鬼婴藕断丝连的关系。

    毕竟这就是爱,而那鬼婴可能到魂飞魄散都不会明白。

    说实话,如果不包括道器还有各式各样的道具,鬼婴的实力可以轻易地将燕大甩开个几条街,但是可惜的是,燕大不仅有武器不说,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保命玩意儿,更何况活生生的智商压制就摆在眼前,弄得两个实力原本差距很大的人,到头来居然隐隐称得上不分伯仲。

    再说了,强者交战,最为关键的还是心态,谁若是先失去镇定谁就会输,鬼婴输就输在,他要过于迷信所谓的丛林法则,从潜意识里面就认定暴力可以决定一切,所以农民工的临阵倒戈,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燕大并不是一个绝顶的强者,而他确实因为古井无波的心态,成功反击了鬼婴。

    躺在地上的鬼婴凶狠地对停在门口的那几个农民工鬼魂大吼,似乎是在命令那些农民工些什么,虽说我不怎么听得懂鬼话,但从他的表情大致可以猜到他在以什么后果来进行胁迫。但这些农民工鬼魂那哪里还敢听他的话,都纷纷跑出了别墅,毕竟燕大所说的话,再加上燕长弓发的誓。比那鬼婴所说的那魂飞魄散之类的结果要恐怖的多。

    就在燕大想要痛打落水狗的时候,燕长弓却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将他推到了一边,而他却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短刀。一步一步朝鬼婴走去,不紧也不慢。

    这时候鬼婴的脸上已经有了一番惧怕,他虽然做了很多打算,却没想到燕大的轻飘飘的几句话,导致自己满盘皆输。

    再说了燕若飞手中的那把木剑轻轻的一戳就能给他带来极其严重的伤害,而燕长弓手上这把刀,怎么看都会比燕若飞那把要厉害很多,更何况燕长弓的实力远远不是燕若飞和燕大所能够比拟的,一旦燕长弓铁了心要杀他,他绝对跑不掉。

    而他已经透支了自己的所有的潜能。也没有了那几个农民工作为后应,再也不能对燕长弓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了,现在看来,他之前从大门大摇大摆的举动,似乎有些可笑了。

    他可能也没有想到,强弩之末这个词这么快就会用于形容他的现状。

    求燕长弓放了他?

    道士除了很少数的人,差不多都是慈悲为怀,能超度鬼魂就超度,几乎很少看到会直接对鬼魂下杀手的,自然恶鬼除外。

    但是。这个鬼婴很不幸的是,走到了和燕长弓进行对决的这一刻,因为燕长弓恰恰就是那极少数的人,他没有这么高的品德。从不把节操带在身上,对于他而言,除了燕若飞以外,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了。

    鬼婴这时候声音已经有点类似于恳求,但燕长弓没有理会,他走到鬼婴面前。将他手中的短刀狠狠地刺进了鬼婴的那不规则的骨盆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燕长弓这刀一插入鬼婴的头颅中,已经和外界接壤的别墅里面,忽然传出一声很是凄惨的吼叫声,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鬼婴发出的最后的垂死挣扎声,但下一刻我便很是惊讶的看见鬼婴的嘴巴并没有张开,而是一脸惊惧的看着燕长弓,确切的说是看着燕长弓手中那把短刀。

    而这吼声并不来自于鬼婴,也不来自于燕长弓,甚至不是来自任何的活物,而是来自于那把短刀!

    是的,这短刀忽然就发出一声大吼,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我们有些反应不及。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原本镶嵌在刀身上那两个很是黯淡无光的宝石,其中一颗,突然在这没入鬼婴头中那一刻,很是突兀的变得一片血红,红的是那般的彻底,而红的原因,似乎就好像正在不断地将鬼婴脑袋里面不断涌出来的血液,统统吸进了那里面。

    而鬼婴被短刀刺入头颅后,脸色异常的狰狞恐怖,那我也很是震惊的发现他的面部表情虽说很是令人恐惧的变幻,但是我并没能如愿以偿的在这个时刻看见他的脸上有那怕一丝一毫应有的恐惧。

    在那短刀没入头中头中一秒后,鬼婴突然开始尖叫声不断,但似乎并不是因为疼痛的原因,而是似乎在筹备着什么……

    一句话,很是突兀的从我的脑海里面冒了出来。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这鬼婴居然还有后手!

    下一刻,战局一下子风云变幻起来,那变化之快,让我的视网膜甚至只来得及捕捉到一团团黑气从鬼婴的头颅内跑出来,然后在我们之间居然形成了一道道如鬼魅一般的人影。

    这些人影都面露痛苦之色,我能很是清晰的看他们并不是很心甘情愿的被鬼婴趋势,甚至在他们脸上还显示出对鬼婴的无限愤恨,但是他们在鬼婴不断发出的尖叫下,还是义无反顾的地朝着燕长弓扑去,看那架势似乎是要救下鬼婴。

    就算不用脑子想,我也能看出这些是生前被鬼婴害死的人,他们现在已经化为鬼婴的阴气,犹如他的奴仆一样,完全失去的自由,自然不能投胎,就如同传说中的伥鬼一般。

    这些东西平日里面甚至呆在鬼婴的脑海内,怎么说呢,就和之前在婉儿脑海内的那成千上万的残念一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

    只不过,不知道这鬼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可以在这个时候驱使他们来为他而战。

    我数了一下,发现我们的周围竟然出现了上百个满是黑气的身影,而那数量甚至还在不断的飙升。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

    这鬼婴究竟是害死了多少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