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八章 赌咒
    怎么回事!

    这些农民工突然出现在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我在这次行动之前,就派鬼婴去和这些农民工进行了沟通,明确的告诉了他们,我们是想要帮他们得到解脱……

    可现在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明明是在帮助他们,但他们这时候竟然听从鬼婴的命令,难道他们其实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是心甘情愿的想要和这个鬼婴狼狈为奸,甚至以身饲虎?

    这一幕,弄得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仔细想了想,定然是那个鬼婴在从中捣鬼,肯定是许诺了这些农民工鬼魂什么好处,这些农民工鬼魂思想比较淳朴,性情也比较老实,智商和情商不太高,很容易就被一些蝇头小利给乱了立场,这也不足为奇。

    不过这些农民工鬼魂只来了六个,除去那些已知已经被鬼婴所吞吃的之外,还有许多个农民工的鬼魂却并没又出现。

    这说明并不是所有的农民工鬼魂被鬼婴的威逼利诱所震慑,来的只是一部分,但其他人并没有被打动,他们还是想要得到解脱,原因将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的!

    鬼婴忽然笑得很夸张,但没有笑出声音来。

    他有些挑衅而满意地看着燕长弓,随后朝着燕大爬了过去,手指甲蹭蹭蹭的疯狂生长着,化为了一把把散发着无尽寒光的利刃,浑身的阴气都尽数被鼓动了起来,几乎宛若实质了,他的实力已经尽数的爆发了出来,执念已经开始溃散的他,此刻毫无疑问,开始了彻彻底底的背水一战!

    他是逼迫燕长弓做出选择,要么去保护燕若飞,要么去保护燕大!

    农民工鬼魂离燕若飞越来越近,燕若飞有些害怕地双手紧握桃木剑,面对着四面八方朝她围过去的那些残缺不全的身影。身体都有些颤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周围不仅仅只有四手。而是四六二十四手!

    燕长弓这时候气急败坏,但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样实力下的鬼婴,并不是这个时候的燕大能够应付的……

    沉寂了好一会儿,燕长弓的眼睛里忽然间爬上了密密麻麻的血丝。看上去尤为的渗人,他对着农民工鬼魂怒吼道:“敢伤我女儿,敢动她哪怕一根头发丝,我就叫你们魂飞魄散,我还要用尽一切手段,让你们在魂飞魄散之前彻彻底底都后悔你们来到了这个世界!”

    燕长弓的话很是有气势,让那些来势汹汹的农民工一下子停下了自己的攻势,看了看燕长弓,眼睛里面的神色尤为的复杂,似乎是被燕长弓这一席话给唬的不轻。

    就在燕长弓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个农民工伸出手很是轻易地从燕若飞的头上扯了一缕头发下来,然后退到一边直勾勾的看着燕长弓。

    燕长弓见到这一幕喉头不断的上下游移着,连带着这个屋子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下来……

    “老头子,你这样做是行不通的,看着我来教你!”

    这个时候燕大直接躲开了鬼婴的扑击,和燕长弓站在了一起。

    燕长弓比之前更为尴尬的看了看燕若飞,指了指不远处的我,有些艰难的说道:“你就这样走过来,把我们好不容易保持下来的平衡就这样打破了,你安全了。飞飞也安全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啊。”

    燕大看了看我,也是尴尬的不行,但他就显得要比燕长弓要洒脱的多了。说起话来连脸都不红的:“你那阴阳八卦阵能坚持很久的,他暂时不会出什么事,更何况他是外人,没有飞飞这么重要,就先甭管他了,先把这里处理了再说。你那个老炮儿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看我怎么来处理这件事!”

    我先不管你究竟要做什么,单凭眼前这个讲矛头转向我,疯狂的吹着我的蜡烛,弄得我只能疲于奔命去点蜡烛的鬼婴,我就真的很想一斩鬼剑将他们的脑袋给对穿,这三人绝逼是亲生的啊!

    燕大才不管我现在究竟在想什么,从燕长弓的怀里扯出了一个本子,随意的翻看了几下,忽然指向其中一个农民工的鬼魂,怒吼道:“王大壮,你是不是有一对孤儿寡女在家,我也说亮话,你若再接近我女儿一步,我将你女儿直接卖到比你家还要偏远一万倍的山村,然后把你老婆的眼睛戳瞎,让她看不见,也找不到自己的女儿,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你再走一步的结果!”

    那农民工鬼魂顿时停住了脚步,有点惧怕地看着燕大。

    “张全蛋,你是不是要以前在富士康做质检员,你是不是在那里上班的时候,经常揭露富士康的黑暗,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已经年满七十岁的老母亲全身上下的皮都剥光,然后送给富士康做谢礼?”

    燕大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将这些到场的农民工的名字还有家庭信息全都报一遍,然后一一说出自己最为恶毒的威胁,那些农民工的鬼魂听了燕长弓的话后,都有些唯唯诺诺,不敢再靠近燕若飞一步。

    我还记得当初是燕长弓让燕若飞去调查那些农民工鬼魂的家庭资料,只是为了了解这些鬼魂们的执念,以便超度他们,最后因为眼前的突发状况从而并没有来的及用出来,而燕大却是要拿这些资料来威胁他们,效果反而要好很多。

    高,实在是高!

    鬼婴也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燕大,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却也无可奈何。

    而燕长弓在这时候,用刀将自己的手腕割破,用黄纸蘸着血液画起了符箓,用打火机引燃后,冲着农民工鬼魂们低吼道:“我燕长弓以血为证,以执念起誓,只要你们敢伤我的女儿,哪怕以我这条命都会将我弟子之前说的誓言实现,若是我死在这里,就是变成鬼,我也会将它们完成!”

    农民工鬼魂顿时吓得连连后退,鬼婴愤怒地对他们发出一道道怒吼,似乎是在发布者什么命令,但他们就是不肯前进半分,因为家人们的安危远远比自己这条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这人世间的残魂更为的重要!

    燕若飞满脸都是泪水,紧紧的抱着燕长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燕若飞是燕长弓的逆鳞,所以他就想要用燕若飞来威胁燕长弓,但同样因为是逆鳞,才值得燕长弓用生命去守候!

    鬼婴是一种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感情的鬼,他只知道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来变强大,甚至生母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束缚,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怎么可能会知道什么是爱?

    愤怒的鬼婴面容扭曲,他发出一声尤为愤怒的咆哮,全身涌动起来的阴气,甚至将周围的空气都弄得扭曲了起来。

    而后他更是化为了一道不断闪现的阴影,极速向站在一旁的燕大撞去,似乎是要……

    自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