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交战
    燕大见一击的得手,便得理不饶人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就朝着鬼婴追赶去,不过除了第一击有效果外,其余的劈砍,都被鬼婴那长到和他的身体比例来说,有些夸张甚至离谱的手脚忽然就往地上一用力,使得鬼婴一下子往后跃迁了好几米的过程中,成功躲开燕大的攻击。

    而燕大并不慌乱,很是沉着的应对着,而在他们僵持的时候,我还是想了一些办法勉强将燕长弓和燕若飞从鬼迷心窍中解脱了出来。

    被以为燕长弓被我接触了鬼迷心窍后,便会很快的结束这个战局,毕竟他手中那把刀,比起燕大手中那把,可以说只强不弱,关键还特么的是铁做的。

    不过让我很惊讶的是,燕长弓一开始捏着手中那把刀,慌了一小会儿的神,然后又恢复了常态,还是一动也不动,就和在鬼迷心窍那会儿没有什么不同。

    一开始,我是有一点觉得燕长弓的做法有些不可思议,但仔细观察了战局之后,我才注意到,我们四人现在相对位置有点类似于一个三角形。

    我,燕若飞,燕大在三角形的各三点,而燕长弓就游移在三角形的内部。

    所以说,以目前的战局来看,虽说我们占优势,但反而我们还有些略显被动,所以我们更不能轻举妄动,因为现在燕长弓虽说可以做到快速支援三方,可一旦我,燕大,燕若飞三人的相对位置被打乱,他就没法保护好任何一个人。

    而鬼婴应该是看出了我们的这个微妙的关系,所以就直接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还是不按常理的走的正门。

    现在的场景,就好像我们在瓮中捉鳖,原本捉的是他,最后我们到成为了鳖了!

    而他和燕大你来我往,僵持课好一会儿之后。似乎是觉得燕大很难缠,索性不再找燕大的麻烦,而是绕了个圈,快速的朝着我们四人中。最弱的燕若飞窜去。

    因为这时候的路程变化太过于突然,即便是以鬼婴的那极其敏捷的身手还是在那转瞬即逝的方向转换中,狠狠地撞到了之前燕长弓圈起来的墨斗线。

    这一幕让我们所有人都是一喜,因为那墨斗线上面有着好几张被燕长弓绑上去的替身符箓。

    按照常理来说,墨斗线对几乎所有的鬼都有一定程度的压制。在配合那几张符箓,至少可以让鬼婴茫然很长一段时间,然而鬼婴特么的并不按常理出牌。

    因为这个鬼婴在碰到墨斗线的一刹那,他居然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甚至还冲着我尤其狰狞的笑了笑,似乎是根本不把这个缠绕了近乎于大半个房间的墨斗线和其上的替身符箓当一回事。

    说简单点,这鬼婴并不怕这墨斗线和替身符箓!

    我深深感到了鬼婴的可怕,这个时候,就连我也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鬼婴留不得。一旦长大了,他就会祸害一方,不管他曾经有多么可怜,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有着高智商和有着异于常鬼的超强杀伤力的杀戮机器,所以必须将其消灭。

    这个房间他是出不得了!

    鬼婴越发狰狞地笑着,然后朝燕若飞走去。

    燕若飞的实力可以说是我们四个人中最低的,她这个时候有一些慌乱很正常,毕竟她是个女人不说,还是一个智商不怎么高的傻女人,而且平时她处理的事务和借取的任务也跟我们不一样。都是些道兵才回去做的任务,即便是这样了她都没有完成几个,所以她这几年连三百块钱的佣金都没有得到过,要不是燕长弓是她的父亲。早就不知道饿死了多久了。

    只见燕若飞慌忙拿出自己的桃木剑,冲着鬼婴的躯体就狠狠地戳了过去,这倒把鬼婴弄得有些猝不及防,一条手臂转眼间就被那桃木剑给戳中了,在那条手臂上留下了一个很是不显眼的小洞。

    照理说,这么小一个洞是不会对鬼婴造成很大的伤害的。可我们这一屋子的人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燕若飞自然也在这行列中。

    这个小洞一出现在鬼婴的手臂上,鬼婴就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喊,听上去甚至比之前燕大砍得那几剑,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噗嗤噗嗤,一阵腐蚀的声音从鬼婴手臂上那个小洞处传来。

    这声音一传来,鬼婴的手简直像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顺着这条手臂,就朝鬼婴身躯的其余部分侵蚀而去,那恐怖的视觉不仅仅让我感到很是惊讶,连鬼婴也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但那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条件反射的将那条手臂齐根断去,就听得砰的一声轻响,那条刚刚还属于他的手臂此刻却很是凄惨的落在了地上,顷刻间就化为了飞灰。

    这就是燕若飞慌乱中挥舞出去的一剑,这如斯的威力,居然让这鬼婴断腕了!

    但这很明显不是燕若飞自身的实力,要是她真有那么厉害,也不至于过得像之前那般的悲惨,我们也不会这样担忧她的安慰了。

    所以我一眼就看出她的桃木剑有问题!

    与我的斩鬼剑截然不同,我的斩鬼剑虽说名字很是霸气,什么盘古开天辟地斩鬼剑都来了,但和燕若飞的桃木剑比起来,我的斩鬼剑就逊色了不少,她的非常漂亮在夜晚的时候显得很有一番仙风道骨,上面还满满雕刻着我看不懂的符咒,上面还镶嵌了两块不知名的宝石。

    无疑问,这肯定是燕长弓为了保护燕若飞所别用心铸造的武器,即便是不懂道术的人一看都知道这应该是一把武器,而不是看到我拿着剑,就默认我是打太极的。

    这才是道器啊,看了一小会儿后,我眼睛都因为嫉妒而有些发红。

    不管是人还是鬼,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欺软怕硬的。

    果不其然,在看见这把桃木剑,以及被这把桃木剑轻轻一戳,就给弄断了一条手臂后,毛小孝的鬼婴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在思索攻击继续进行下去的胜算。

    而我那鬼婴看到这把桃木剑出来之后,脸上也露出惧色,身体隐隐还有一丝丝的发抖,就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在看看我手中那把斩鬼剑,顿时这个人感到很委屈,但我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都发生了这样的事了,在我此刻的心里最为合理的设想便是,那鬼婴应该不敢再找燕若飞的麻烦了吧,毕竟要是再被她给戳上一戳,可真不是那么好玩的。

    但是我又忘记了一个几近熟悉的反常识性现象……

    命运是多变的,牌也不是按照常理来出的。

    我现在才明白人不该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别人想法,鬼婴在见到燕若飞的桃木剑后虽然愣了一下,但还是狞笑着朝燕若飞走去,一来即使是这样了,鬼婴还是觉得她比较好欺负,二来,刚才那一剑仅仅是因为他比较大意,才被燕若飞这样瞎猫撞到死耗子一般的戳中了一剑。

    不仅仅是鬼婴这样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你的武器再好,也要看使用者是谁,因为要是你一剑都戳不中敌人,那又有什么用了,还不是只能坐以待毙。

    燕若飞被吓得浑身发抖,毕竟这鬼婴的可怕,她也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燕长弓的脚步忍不住动了一下,让自己面朝王铭怡的方向,但他并没有意气用事,没有轻举妄动,因为鬼婴这样做很可能是调虎离山,一旦燕长弓被忽悠了,我和燕大就有麻烦了。

    这个动作被我们所有人看见了,也十分的心急,情况演变的越来越对我们不利了……

    而就在我们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鬼婴忽然停住脚步,他转头看向燕长弓,冲着燕长弓做了一个近乎于嘲讽的鬼脸后,那张异常丑陋的脸上,不知为何挂上了很是一个诡异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意味深长。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忽然间,一阵重重的撞击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期间还夹杂着猛烈里震感和剧烈的摇晃,我们下意识朝门口看去,却发现整个别墅的墙面突然倒塌了,化为一块又一块很是不规则的碎石,而那弥漫着的烟尘间,几个农民工的鬼魂拿着那些重型的工器具,站在那废墟间,很是蹒跚的进入了房间,然后挥舞着工具朝着燕若飞缓缓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