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六章 背水一战的鬼婴
    说真的,那又长又诡异的身躯,加上那颗依旧很是令人生不起一丝好感的婴儿头颅,让我看了后,心里有一种发毛的感觉,身上隐隐约约有股寒意直冒。

    而它忽然对着我笑了,对眼前的燕长弓三人却视而不见,然后竟然缓缓的朝我爬来。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我身边的鬼婴却已经害怕地想跑,嘴里一直在那里不断地念叨着:“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看上去,他已经近乎于崩溃的边缘了。

    我看着也很是心酸,不过为了保证我的安全,也同样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便很是严肃的低吼道:“不要跑,跑你妹啊,相信燕长弓说的话,他说这个阴阳八卦阵有用,那就一定有用,你若是现在将计划破坏,恐怕你不仅活不了,还要被那个鬼婴给吞噬的连一点渣子都剩不下,甚至还要拖累我们,你自私我不怪你,但至少,也要对你有利再自私好吗?”

    这个小鬼头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的,这才肯安分下来,不过还是很惊恐地看着和他身为同类的鬼婴。

    这个时候,鬼婴已经走到我面前,停在阴阳八卦阵外,看上去似乎有些犹豫不决,进进退退了好几次,都没有向我发起进攻,很显然这个阴阳八卦阵的确有一定的作用。

    我心里一喜,看了看燕长弓,发现他们燕家三雄此时很是安详静谧的站在一旁,那鼻孔朝天,傲视天下的模样,给我一种似乎并不把鬼婴当一回事的高冷。

    看到燕长弓他们三的态度,我自然便放心了,这说明燕长弓根本就不惧于鬼婴,他一定有收拾鬼婴的办法。

    之前我们也商量了一些应对的方法,每个人都需要发挥出各自最为擅长的方面,虽然说现在和之前说的和排练的并不一样,再加上我看到他们淡然到近乎于淡漠的表情。更是隐隐约约有些不怎么放心,但是看在阴阳八卦阵的面子上,我还是对他们保持着基本的信任。

    果不其然,鬼婴有点害怕地看着阴阳八卦阵。并不敢走进来,他看着眼前有些摇摇欲坠,似乎一口气就能吹灭不少的蜡烛,却显得很是迟疑,就好像遇见了一道很是困难的题目。就这样僵持在蜡烛面前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试着低下头去吹灭一根蜡烛。

    也不知为何,平日里很容易就能吹灭的蜡烛,现在即使他用阴气鼓动起了很大一阵凛冽的阴风却都没有将任何一根蜡烛给吹灭。又过了一小段时间,鬼婴连嘴里的血,都吹出来了不少,废很了大力气才吹灭一根,我见此状况,心中没来头一阵狂喜,不慌不忙地之前砸在燕长弓脑袋上反弹回来的zippo打火机。很是轻松的将那根蜡烛再次点上了。

    鬼婴虽然个子小,长得也比较丑,性子也不讨喜,但不可否认,脑子还是很聪明的,吹了半天也只吹灭了一根不说,又被我一瞬间给恢复了原状,就算不用太多的脑子,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再与我周旋了,毕竟他的执念每时每刻都在消散的。可经不起这样无意义的挥霍,于是他并没有想多久,就转过头,将目标放在了其他人身上。

    只见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朝着燕大慢慢走去……

    燕大并不是我,他的经验比我丰富,身手也比我好的多,就是脑子没我好使,再加上他手上还提着那把被磨出了刀刃的桃木剑,外在加内在。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害怕这个鬼婴……才对!

    可当鬼婴在靠近他之后,燕大忽然并没有立刻举起桃木剑,而是一脸都挂着很是诡异的笑,在这很是诡异的氛围中,更为诡异的张开了自己健硕的臂膀,而诡异到爆的是,他居然对着鬼婴很是亲昵的,就要抱下去。

    而那个一脸享受和向往的模样,就好像站在他的面前的不是鬼婴,而是他最爱最爱的那个人!

    我心一紧,再次扫视了一下燕长弓三人,从他们的面部表情上显露的那份不合时宜的温馨和浪漫,让我的心里一下子冒出了一个极其荒诞,但是却是唯一能够解释眼前这一幕的结论:

    他们在鬼婴进门的那一刻就被他给鬼迷心窍了!

    怪不得之前的表现会那么的怪异!

    我艹,多大的三个人了,都被他鬼迷心窍了一次了,居然都还会上当,就算你们有当猪队友的天赋,也不至于当的那么尽责吧!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信任!

    我做到了对你们绝对的信任,而你们呢,绝逼是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了不止一枪,不过也好在我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留了一点黑狗血。

    眼见的燕大即将要抱着那个快将长满锋利的堪比刀片的指甲插入他心脏的鬼婴,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拧开装有黑狗血的矿泉水瓶,就往燕大丢去。

    我的准头并不是太准,狠狠的装在了燕大的头上,在他的头顶留下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包,而一大摊黑狗血瞬间淋了他一个激灵,他一抖瞬间,双眼恢复了晴明,看到眼前和他近在咫尺,快要给他来一个黑虎掏心的鬼婴,魂差点都要吓掉了。

    不过被黑狗血一淋,从鬼迷心窍里面挣脱了出来,恢复了清醒的他,反应速度并不算太慢,狠狠一脚揣在鬼婴的肚子上,堪堪躲过了那锋利的指甲,然后手腕一翻,攥紧了桃木剑,快速地朝着鬼婴劈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呜……”

    鬼婴被桃木剑一劈中,立刻发出一声尖叫,身上顿时多了一条深不可测的伤痕,还在那不断地腐蚀开来,不过却很是诡异的没有流出一滴鲜血,看那架势似乎是被蒸发亦或是那把木剑给吸收了,总之燕大那把桃木剑绝对不简单。

    不过在这一击之间,燕大也被鬼婴的反击给震退了好几步,身上也染上了些许的血污。

    这一次交手,虽说双方都没有分出什么高下,仅仅算是试探罢了,不过和鬼婴的交战,终于算是开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