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五章 鬼婴出现
    这个房间里面的气氛……

    怎么说呢?

    显得很是诡异,简直特么的诡异爆了好吗?

    燕长弓那话的其实虽然足,表情也尤其的狰狞吓人,只不过一联想到他之前在沙发上装深沉结果睡着了,起来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门牙摔掉几颗的场景,弄得我怎么都严肃不起来,但一看到燕长弓气愤的都快要喷出火来的模样,我还是很是体贴的收回了我差点就磅礴而出的笑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才真真正正的沉淀了下来,这个时候,就算我不去询问,我也知道燕大和燕若飞现在的心情肯定都非常凝重。

    因为燕长弓的心情,现在看上去绝逼不爽,我也不敢去猜测,他现在的心里恐怕满满的都是愤怒,只见他提着那把不断的闪烁着寒光的刀,死死的盯着门外,看那架势,不管是人是鬼,只要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口,我敢肯定他都一定会将他们砍成渣。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忽然间,本来狂风大作的别墅外面,突然间传出一声声尖叫,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尖叫,听上去似乎是孩子的尖叫。却又显得沙哑凄厉,说是孩子的哭声,里面却又夹杂着异常愤怒的咆哮。

    鬼婴已经来了……

    且不提他发出的那声声尖叫的意味,不知道是为了恐吓我们,还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那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尖叫,虽然能分清是来自于别墅外面,但显得很是的空灵和发散,即使是我竖着耳朵仔细的辨认,却也没有办法得知究竟来自于哪个方向。

    吱嘎嘎嘎……

    忽然间,原本紧闭的大门不知被什么打开……

    对着门站着的我们,整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目不转睛的朝着门口看去,一时间忍不住愣了神,因为门外显得很是空旷,根本没有任何东西的身影。

    燕长弓惊了一下,急忙招呼着我们:“外面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切记不能掉以轻心,很可能这是那个鬼婴的计谋,想要在麻痹了我们之后,进行偷袭!”

    燕长弓说完,燕大和燕若飞很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我顿时感受到我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气的将手中的打火机狠狠朝着燕长弓的脑袋上甩去,听到砰的一声,这才气急败坏的说道:“没有什么东西个毛啊,人家明明就趴在外面,你们是瞎吗?”

    看到他们一脸尴尬的表情,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就我一个人真正的喝了那杯鬼奶?”

    而我的话还没有落,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三人这才慌乱的从一边拿出藏起来了的杯子,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他们再次看向那扇敞开的大门,这才真正的进入了状态……

    我艹,你们要不要那么坑,什么时候了,连这点苦都吃不了,特么的都是些什么队友,我不由得对这次原本很是胸有成竹的行动,感到越发的没底起来。

    此时此刻,那鬼婴正趴在门口,原本黑气滚滚的身体,已经淡的几乎可以说有些几近透明了,似乎也正是这个原因,他的脸色很是狰狞,死死的看着我们看着我们,他的嘴唇在那咬牙切齿的时候,蹦开了一条条血痕,露出了里面显得很尖锐的幼齿,和不断滴下来的血液……

    在他的眼眶上,硕大的眼珠子一直在滴溜溜的转着,以不同的角度死死的盯着我们,时不时还会转动一下,发出呲啦呲啦的刮擦声。

    而与之前看到的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鬼婴看上去似乎较之前长大了不少,这个长大和大部分人所想的长大不同,因为那个长是读二声,而不是三声。

    此刻的鬼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自己手脚一下子拉伸的很长,但他的脑袋还有身躯怎么看,怎么觉得和婴儿没有任何的不同,叫人看上去极其的诡异。

    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做什么?

    是不得不这样,还是刻意而为?

    看着他这副怪异的模样,我求助一般看向了燕长弓,燕长弓面色凝重的说道:“鬼婴的脐带被斩断和烧毁了之后,其实他还是有两种选择的,第一种是彻底斩断进阶的念头,虽说他的实力会因此不能寸进,但至少可以通过吞噬其他的鬼魂,来恢复自身实力,重回巅峰还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种,就是像现在这样,将自己的本源阴气全部用于冲破等级与等级之间的桎梏,这样做有很大的弊端,因为只要走了这条路,执念就会一直的消散,直到溃散,但是效果也很是明显,至少可以将自己的道术一次性提个两三道。”

    这鬼婴居然这么拿的起放的下,即便是自己魂飞魄散,都想要来找我们报仇,真特么的豪迈!

    但一想到,这个鬼婴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一个等级,对我们行动可能会增加到的不稳定因素,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从怀里面摸出了那本厉鬼的分类大全,快速的翻了起来,正准备换算那鬼婴此刻的实力的时候,却发现燕长弓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弧度。

    “我只是不懂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这……有毛用啊!”

    有毛用……

    我在那句话里面,只听到这三个字。

    且不管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酷炫狂拽,是有多么的霸气外露,但我一想到他们爷三之前觉得鬼奶加尸油有些难喝,藏在一边不喝的那一幕,就觉得我对他们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信任了。

    再说了,我不上去,是因为我要和我那鬼婴守在这个阴阳八卦阵里面,那你们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和那个鬼婴四目相对,是在搞毛啊。

    且不提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但此时的我对那个鬼婴的行为依旧感到一阵疑惑。

    为什么他会选择直接从正门进来,这究竟是在玩哪一出?

    对于一般人而言,他们可能会觉得鬼婴毕竟是个孩子,还没有死就已经夭折了,能有多少的智商?

    但实际上,并不是人们惯性思维里想的那样,毕竟这两天,我们已经见识过他的可怕了。

    虽说,我不知道燕长弓他们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但我并不认为鬼婴会傻到直接从正门攻击进来。

    这样硬碰硬对我方法,对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他在这之前可一直都隐藏在暗处,总是想要伺机给我们致命一击。

    那么现在……

    它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究竟是有什么企图?

    还是说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