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四章 布阵
    虽说我不知道,我对符箓为什么那么敏感,但我知道只要你在我面前随意的画上一遍,我就可以凭借我体内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诡异天赋分分钟,将这玩意儿学会,有了这东西,以后保命那些就有着落了。

    “那是自然,我可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说教就必须教。”燕长弓拍了拍我的肩膀,认真地说道。

    我被燕长弓这话给感动的不行,刚想说什么,就被燕长弓的补刀给戳了一个透心凉……

    “要学拿钱来啊——”

    我艹,你这叫哪门子的职业操守,这明明就是奸商的赚钱准则好吗?

    这时候,燕长弓哪里管我在想什么,拿着一团很像墨斗线的东西,在四周的房梁上密密麻麻的缠绕着,顺便在上面贴上了几张替身符箓。

    他看了看周围的才布下的那些类似于天罗地网的东西,很是满意说道:“阿斌,你现在虽说实战经验丰富,但是对道术那些完全是一窍不通,如果也参与战斗的话,说不定会发生一些意外……看什么看,就是拖后腿。”

    我撇了撇嘴,但也无话可说,毕竟他说的的确是事实。

    “所以我决定给你做个法阵,你躲在法阵之中,毛小孝的鬼婴无法近你的身,顺便把你的鬼婴也带进去,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当作诱饵,顺便让那毛孝笑的鬼婴进来之后,无处下手,好让我们的布局更为有力。”

    我心里一阵感动,虽然燕长弓贪财,但对待徒弟那确实是真心好。

    那一百万还真是没白交!

    “我来教你一个很简单的法阵,以后你自己也能用到。”

    说着,燕长弓从背包里拿出一大包黑色蜡烛,之所以是黑色的原因,多半也是因为浸润过尸油的原因,然后他将蜡烛都放在地上点燃。被燕长弓摆出一个简简单单,依稀可以看出来的八卦阵图形。

    他让我站在广义上的阳面,让鬼婴站在广义上的阴面,随后说道:“记住了。人要在阳面,鬼要在阴面,绝对不能乱走……这虽然只是阴阳八卦阵的简单版,但是还是有阴阳相生的作用,所以只要你们两在这个阵法里面躲着不出来。那个鬼婴就没有可能从外界走进来,至于完整版的话,就等你以后有时间,在我的事务所里面有相应的价格,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绝对实惠,物超所值,支持支付宝银行卡……”

    “我呸,老头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捣鼓你的主业,你到底是奸商还是道士啊,先把重点给说清楚好不好……”

    他丢给我一个加满油的zippo的打火机,认真地嘱咐道:“如果那鬼婴要伤害你,它必须吹灭差不多一半以上的蜡烛才能强行破阵,而且他只能一根一根的吹,你到时候切记不要惊慌,以免不小心自己弄灭蜡烛,只要谨慎地将他吹灭的蜡烛点燃就行。”

    我用力地点点头,然后疑惑地说道:“如果它吹的是阴面。也就是鬼所在的那一边的蜡烛,那我该怎么办,坐着等死吗?”

    “阴面的蜡烛它吹不灭,因为阴生阳。阴面阳气反而是最浓的,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勉强能吹灭阳面的蜡烛,所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事情准备差不多了。等待鬼婴过来送死吧。”

    燕长弓淡淡说了一声,便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对周围的一切顿时漠不关心起来。

    围绕房屋四周的水墨线线,贴在房梁上的八卦镜,被燕长弓放在桌上装着鬼奶混尸油的矿泉水瓶子……咳咳咳,这个死一边去。

    再加上,我和鬼婴所处的这个简易的八卦阵,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忽然就觉得非常兴奋和激动,明明就有鬼婴要来害我们性命,但这时候我已经深深陷入道术的狂热之中,因为这次捉鬼给我的感觉,再不像以往那般像一个野蛮人一样,去舞刀弄枪,自以为自己很有血性,很是敢拼,其实说白了,就是什么都不会,靠一股子挥之不去的血性来壮壮胆罢了……

    眼前这一切让我真真正正第一次产生了对道术狂热的迷恋,原来捉鬼是一件可以事先经过规划的事,可以做到这么简单……

    中华五千年的文化里面,流传着五大大主要的宗教,诸如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道教……

    但只有道教才是我们老祖宗真真正正流传下来的瑰宝,五千年的沉淀,这才是值得我们发扬和珍视一辈子的东西!

    “咚……咚……咚……”

    别墅的挂钟已经响了十二声,在这经过焦急的等待,终于来临,尤为的关键的时刻,我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倒不是因为紧张,而是一种难以预料结果的兴奋。

    回头看看我身边的燕大和燕若飞,从表情来看,他们似乎我和此刻的感受差不了多少。

    而燕长弓已经在哪里闭目养神,似乎已经睡着了。

    “呜……呜……”

    外面传来的阵阵狂风,狠狠地刮过了我的脸颊,显得尤为的渗人,而我知道就在一分钟前,外面还是风平浪静,所以……这是鬼遮眼,这个时候可不能惊慌。

    “啪嗒……”

    燕长弓这时候从沙发上摔了下来,牙齿差点就摔掉了,才睁开眼的他,看见我们都是衣一副很是郑重的表情,这才很是尴尬站起身,把桌子上的那瓶鬼奶分给我们喝了之后,那股恶心的感觉,让我们暂时忘记了他的囧样。

    而他这时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一把弯刀。

    这是一把非常漂亮的短刀,刀柄被一条条很是厚重的布块一条一条的缠绕着,刀刃通体黝黑,看上去散发着些微的寒意,看上去隐隐约约有一些交错着的裂纹,似乎是跟着燕长弓经历了一些很是惨烈的战斗,上面雕刻着莫名其妙的符文,也让我有些沉迷于其中。

    “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燕长弓点燃了一根烟,似乎是还在为中午的事情愤怒,脸上有一些狰狞的笑容,“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是如何将那个小杂种给碎尸万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