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后准备
    我看着他有些落寞的身影,也是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想不到本来看上去很是简单的事情,因为时间的不充裕,竟然会演变得如此惨烈。

    不过当我想到要不是燕长弓非要在空闲的时候,吃饭睡觉打麻将,心里也是窝了一堆火,虽然他说的那些话都很有道理,但若是他能够充分的把那些缓冲时间,想办法利用起来,也不至于会做出不得不让鬼婴去做诱饵的决定。

    照这么看来,再过一会儿,若不是毛小孝的鬼婴死,那我们中很可能就有人会死。

    想再多,也于事无补,而这个时候燕大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递给了燕长弓,只见里面装着满满的一瓶又黑又粘稠的胶装液体,燕长弓接过矿泉水瓶,似乎是看到了我近乎于快要呕吐了的脸色,冲我摇一摇,轻笑着说道:“这个东西说到头,还跟你有关系,自从我了解到这件事很有可能和那个鬼婴有关的时候,我就让上官兄妹在进那个学校里面去救你的时候,顺带把那个毛小孝的尸体给弄了出来。

    因为那个学校里面的尸体保存设施还是比较好,虽然废了一点手段,但还是从毛小孝的尸体上弄了一点鬼奶出来,我又将那个具尸体敞放了一段时间,收集了一些尸油,用这鬼奶和尸油混合存放,让这个鬼奶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有了通灵的能力。”

    光是那个颜色和状态,就让我有些敬而远之了,但我这时候自然顾不上这么多了,很是好奇地询问着燕长弓:“那为什么这东西会变成黑色……这么恶心的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说了这么一席话后,我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燕长弓有些皮笑肉不笑,不过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脸上写满了嘲讽:“变成黑色是因为这鬼奶将这些尸气全部吸收了,自然而然变成了黑色……至于你问我的,有些什么用嘛,很明显。这奶自然是拿来喝的,经过了和尸油的融合,鬼奶就和我说的那样,有通灵效果。喝下去后我们一方面能提神,因为鬼奶是阴气凝聚出来的精华,所以相当于和喝了……”

    说到这里,燕长弓突然戏谑的看了我一眼,把我弄得有些脸红。那东西我还是喝过的,有什么效果我自然是知道的:“再来,可以极大的降低我们的阳气浓度,即使是在大白天我们都能看见鬼魂了,至于效果可能会持续个一天左右。”

    我一听玩燕长弓的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使劲儿的吞了口唾沫,先不管这玩意儿的效果究竟如果,但这么恶心的东西,竟然要我们喝下去,还没喝我的胃就有些受不了了。

    而一旁的燕大和燕若飞就显得很是冷静了。他们看到我表现出这幅模样,接连不断的补起刀来,一个说,以前燕长弓派她去一个闹鬼的地方调查,为了不泄露气息,竟然让他将死人的牙齿含在舌头下整整一个小时,另一个说,他以前才做道士的时候,阳气浓度实在是太高了,对执行任务极其的不利。所以燕长弓居然叫他每天用盲人的眼球来泡水喝……

    总之,他们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像我证明一点,对于道士而言。贝爷这种被恭维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战五渣……

    不过,我还是没能从他们的话中,收获到一丝一毫的鼓励,本来和他们想比,就有些娇嫩的胃,一下子抽搐了起来。泛出了一股股刺鼻的酸水。

    燕长弓皱了皱眉头,将这个瓶子收了回去,反正又不是非要现在喝不可,毕竟,再多刺激一会儿,被我吐一个一身都是,那才是得不偿失。

    “咳咳咳……好了好了,接下来看仔细了……”看我恢复的差不多了,燕长弓这次亲自从自己的衣服内袋里拿出一叠贴身放好的黄纸,很是认真地看着我说道,“接下来,就是传统道术最重要的一点--画符!”

    我心底一颤,在农村也是有电视的,而且平日里最大的消遣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看僵尸片,从小就看到了所谓的道符的强大,那种见鬼杀鬼的霸气,让那时我的小心肝都羡慕的一颤一颤的。

    再加上之前上官兄妹施展符箓的装逼范更是刺激的我不能自己,虽说我会画几种我都不知道全部的作用的符,而且还是比较简单的那几类。

    不用脑子都可以猜到现在燕长弓要施展出来的符箓,肯定不是那些小打小闹的符箓可以比的,再说了……

    燕长弓居然教人不收费,这样堪比太阳从西边升起的情况,今天终于要发生了么?

    光想一想就觉得好带劲儿!

    燕长弓将一张还没有动笔的黄纸放在茶几上,他又拿来一些黑狗血,只见他用毛笔沾了血,认真地说道:“这画符一定不能画错,越精准越好,虽然说在一般的情况下,即使画的差不多就有相应的效果了,但是有一些符箓,差之毫厘,就达不到他们应有的结果,比如说,我们马上就要用到的一个重要的符咒——替身符箓……有替身符箓的话,鬼魂会暂时认不出你的模样,会把那张符箓当做你本尊……”

    这么神奇?

    而就在燕长弓即将动笔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旁的桌子上有一大堆画过的符箓,他拿起来一看,一拍脑门,大声说道:“瞧我这记性,我之前来的时候,就已经画好了,差点就做了无用功了。”

    “既然已经有了,那就节省了我不少功夫,下次再教大家画符吧……”燕长弓将黄纸毛笔黑狗血都收了起来,将那一叠替身符箓平分给我们,在一旁一脸庆幸的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不过看到他的表情,我的心里顿时就觉得很是不爽。

    我拿着替身道符箓,越是把玩,越是察觉到这符箓的强大,很是不甘心地说道:“老头子,你下次还有会教我们画这个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