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一章 烧脐带
    “好了好了……”燕若飞将那个杯子给扔到了一边后,挽着燕长弓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老头子,这么多年了,就因为姐姐出的那件事,弄得你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你叫过我女儿了,说真的偶尔听听还是挺不错的。”

    被燕若飞这么一说,燕长弓竟然立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似乎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姐姐,脸上还是冒出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悲伤,然后在燕若飞近乎于撒娇的想让燕长弓再叫声来听听的时候,燕长弓这才将燕若飞推开说道:“我一直就是你的爸爸,又不会跑,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别转移话题,我们还要处理那个该死的鬼婴那一档子破事儿呢。”

    “好吧好吧……那爸爸别在生那么大的气了,我又没有被那个鬼婴给怎么,你至于这样吗,生气伤身,对肾不好,肾不好,你以后还怎样去撩寡妇啊……”

    噗嗤……

    这屋子里面所有的人都笑了出来,特别是燕长弓,都快要被这话给弄窒息了,又不敢笑,生怕一笑,燕若飞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咳咳咳……那现在开始开会。”

    在燕若飞的劝说下,燕长弓原本火爆的脾气立即安稳下来了,他给我和燕大都丢来根烟,然后就开始分析现在的事情。

    我一眼就能看出燕长弓这个人喜欢独断,因为他每次要说话的时候都会给我俩丢来根烟,这其实并不是客气的意思。

    然而燕长弓只是为了堵上我和燕大的嘴,可以看出他在决定事情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插嘴。

    但是由于我并不会抽烟,所以才懒得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独断不独断,是不是想要堵住我的嘴,该说什么还是说,该问什么还是问,弄得燕长弓感受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来自整个装逼界的压制,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过还是不得不说下去。

    “这鬼婴的智商大家已经能看出来,实在是不低,不排除是因为已经吸收很多人阳气的关系……

    而我之前从那个女尸里面拿出这个脐带是有原因的,鬼婴不想继续进化的话,就不会用到这根脐带,但是他只要想继续做出那些类似利用母体汲取能量,用来进化之类的事,就必须得依靠这个脐带……

    而他是不能再换其他的脐带的,因为不是原装的东西用起来就不匹配,就会让他汲取的阴气受到影响,他体内就会有太多浑浊的东西,这就跟换器官一样,不匹配乱换,但这个还要比那个更严格,只能用母体那一根。”

    燕若飞恍然大悟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保管着这条脐带,鬼婴只要想进化,就得自己来取,然后我们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干掉他,哇,老头子,你这么聪明!”

    “不不不……”燕长弓一脸嫌弃的看着燕若飞,本来想开启嘴炮模式,狠狠地展示一下他的嘲讽能力,但可能想到若是嘲讽她,就是在鄙视自己的智商,只能无奈的解释道,“我们应该要烧掉这条脐带,让鬼婴永远不能成长,这样他就会极为愤怒,对我们采取强烈的报复,在这最愤怒的情况下,他自然会容易出错,到时候我们对付起来也容易一些,懂了吗?”

    燕若飞皱眉说道:“容易一些确实是对的,但也会更加危险,会使得我们走在刀尖浪口上。”

    燕长弓哼哼一声,很是无语的看着一脸呆萌和无辜的燕若飞,简直气的要跳脚了:“飞飞啊,我不是说你说话不动脑子,但你说话的时候可不可以稍微灵活的用一下脑子,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啊,再和他这样拖下去,等他恢复过来,借鬼门大开,弄一个百鬼夜行,我们到时候连哭都来不及了。”

    我们都能感受到燕长弓那还没被完全扑灭的愤怒,对于他来说,被鬼婴戏弄就好像一头大象被蚂蚁顺着尿道爬到了前内腺,想把他赶出来做不到,打他呢,又害怕自己的宝贝受到伤害,换做任何人自然会愤怒非常。

    而他还是我们的师父,他说该怎么办,我们自然要怎么办,毕竟除去尊师重道,他的经验可是比我们丰富的太多了。

    燕长弓告诉我们,这栋别墅因为上官紫冷那张符箓的原因,那些鬼魂不能进入这个别墅的状态,大概还能持续个一两天左右,所以现在可以适当的在这里休息一小会儿,等到太阳即将下山,阳气最后一次短暂爆发的时候,再来处理这条脐带。

    他将这话说完了之后,就去房间里睡觉,一边走一边念叨着,一定要把这个鬼婴给弄得魂飞魄散不可!

    我们面面相觑,心想惹到燕长弓这个小心眼,那个鬼婴也真是够倒霉的,算算时间太阳彻底下山,要晚上七点左右,还有几个小时,于是我们也自行休息去了。

    等到时间快到了的时候,燕长弓第一个醒来,把我们都叫醒了,用一种散发着一种奇特味道,据说是加了尸油的黄纸,生了一堆火后,再将脐带用一张很大也很干净的黄纸包裹了起来,用两根手指很是嫌弃的夹着,扔到了那个火堆里面,随着那根脐带的进入,火势顿时凶猛了起来。

    这脐带在被烧之后,竟然发出阵阵婴儿哭声,而且还有鲜红的血液从里面流出来……

    燕若飞叹气说道:“鬼婴也挺可怜,当初无缘无故而死,根本没享受过这个世界的美好。”

    我撇了撇嘴角,以前我也是这个想法,可在那个鬼婴看着我的眼神后,我的心态一下子变了,这鬼婴以前莫名其妙就要置我于死地啊,所以,我总觉得应该杀,魂飞魄散什么的最好了……

    不过我还是得这样说……

    “所以要斩杀他,让他摆脱这个每天都活在怨念之中的世界……”我抱住燕若飞的肩膀,轻声说道,“相信等那时候,他也会感谢我们带他脱离苦海。”

    燕若飞被我以救世主高度的说法给弄的愣愣,就这样看着即将被燃烧的脐带,和感受那一声声慢慢衰弱的婴儿啼哭,在没有之前那种悲天悯人的态度了。

    当这根脐带被那些带着尸油的脐带,彻彻底底的烧成了一丝丝灰烬之后,一声极其恐怖,极其凄惨,也极其愤怒的声响在整个度假山庄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