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暴晒……与追逐!
    在这阵本来不是很温暖,反而显得有些阴冷的阳光下,那句女尸的肚子很是明显上下波动了起来,看上去尤其怪异和令人心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道真的会有分娩这种行为?

    想到这里,我没来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除了半层的女人不想怀,还有半层的女人怀不上,剩余九成的女人都会怀孕生子,这个过程应该是幸福的,虽然在最初的二百八十多天相当于在受罪。

    如果这个女尸真的会生孩子,我都不会感到任何的惊讶,因为生孩子是每个女人,女性,甚至女尸都可以有的权利,但是,这个女尸只是一个被那个鬼婴当作一个继续为祸人间的工具,或者是踏板的话,我真的就觉得有一种使命感,让我无论如何都要除掉这个鬼婴……

    而我现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始终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一来,燕长弓并没有发号施令,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二来,我心里其实有点害怕,虽然是隐隐约约。

    设想如果一个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的鬼婴,连所谓的脐带都没有,就这样在那具女尸的子宫里面,不断地爬来爬去,上上下下,很是疯狂的抓挠着……

    我不得不感到有些瘆的慌……

    恐怕任何人,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感到一种惊悚从心底升起。

    大家的脸色这时候都很凝重,燕长弓也在这个我们之中,我死死地盯着女尸的肚子,死死的咬紧了嘴唇,因为它其实已经有一丁点缩小了,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看上去仅仅只是一时间,极有可能是看花了眼,但是我却知道……这说明鬼婴刚才肯定爬出一丁点,偷偷看了看外面的举动,看来是知道我们会对付他,所以很快又缩了回去,应该是想要再拖一段时间,找寻一下所谓的逃脱之法。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看似过了很久,其实也只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因为现在的阳气浓度对于鬼婴来说确实太高了,被这样持续的散去阴气,他着实吃不消。

    这时鬼婴现在很是不稳定,因为女尸的肚子很是剧烈的晃动着,一下子被撑得很大,一下子又缩得很小,很明显这个鬼婴实在是受不了了,无论怎样都要出来了,这个时候,只是所谓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装装腔作作势罢了。

    “我艹,老头子,那女尸……”

    燕若飞这时候突然叫了一声,我们下意识将目光从女尸的肚子上转移至女尸的整体,顿时都没怎么反应过来。

    原本表情变换莫测的女尸这时候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

    而且那眼睛还闪烁着和正常人一样的光芒,与此同时她的嘴唇甚至还在一开一合,似乎是在说……救救我!

    “她居然还活着?!!”

    燕大很是惊讶,就往那个女尸走去:“那我们得救她!”

    “我艹,你们被骗了,真是胆子不小,还敢在这个时候用鬼迷心窍,尼玛逼!”

    燕长弓大吼一声,将燕大弄懵在了当场,而这一瞬间,女尸的肚子却突然变得一平如洗……

    那鬼婴出来了!

    我艹!

    “阿斌,准备!”

    我点了点头紧紧的攥着我的裤袋,而这个时候,燕长弓也抓住了之前撒了一些黑狗血,还剩下的半桶,干脆利落的将手中的黑狗血狠狠地朝那个女尸泼去。

    顿时黑狗血犹如圆圈一样将女尸包围,而如同一团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鬼婴也恰到好处的困在了这周围。

    我直接抓住了那张符箓,撕掉上面的一个类似于封条之类的东西,就重重的朝那鬼婴贴去。

    但这个时候,鬼婴却忽然往下一缩,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躲到了女尸的底下,丝毫没有在意那里是不是已经被黑狗血所浸润了……

    顿时,那张散阴符都贴在了女尸的身上,女尸的表面在这张符箓粘在上面之后,就浮现出了一股股黑烟,直接从一个类似于血肉之躯的东西,化为了一个彻底没有生命特征的干尸,因为它的阴气已被那张散阴符给彻彻底底的散掉了……

    这散阴符,太霸道了。

    不过却用错了目标,浪费了!

    我艹!

    而这个时候,本来已经和干尸没有任何区别的女尸,突然很是突兀的鼓了起来,那剧烈的程度简直比之前那场景都还要夸张。

    燕长弓见此状况,大吼一声不好,但散阴符已经用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将这个鬼婴给一瞬间秒杀了。

    而这个时候,鬼婴从女尸底下窜了出来,直接就趴在黑狗血上,任凭那些黑狗血在他的身上肆意的流淌,散发出如同被浓硫酸腐蚀的侵蚀后产生的烟,张着满是獠牙的嘴,就朝着一个方向,狠狠的冲去,似乎是想要借机逃出我们的包围圈。

    而他想要冲出去的方向,就是我们四人中,实力最为地位的燕若飞所在的方向!

    黑狗血对他现在已经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散阴符也只有一张,意思是我们现在的所有手段,对此刻鬼婴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

    因为根本就不能秒杀他!

    “我艹,你这个挨千刀的小杂种,敢动老子的女儿,老子本来不想这么快展现出老子的实力,不要逼我,艹你玛逼!”

    燕若飞是他的女儿,我心里一惊,完全没有想到,不过仔细想想还是能找到那些微的端倪的,比如两人相似的智商……

    而燕长弓愤怒地大吼了一句话后,把自己衣服一脱,露出了很是精壮的肌肉,还很是诡异都掉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

    这一瞬间,我们的周围一下子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听,燕长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随便抄了一样家伙,就朝鬼婴追去。

    兴许是感受到燕长弓的愤怒和看到了燕长弓手上那个类似于震动棒的东西后,满身都是黑狗血的鬼婴似乎是受到了很严重的惊吓,并没有攻击燕若飞,而是直接绕过燕若飞,随后来到了一个被农民工敲开的下水道旁边,就要往里面钻去。

    他居然要以这种方式逃跑?

    钻下水道?

    特么的熊孩子的思维方式真特么的牛!